山河书
山河书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17章

陆府是中西合璧的楼房,光鲜明亮,却也保留了南方的青砖白瓦,文雅大气。

陆老夫人住惯了老宅,陆家在建造修葺宅子时,便留下了后院的一处老宅,专供老夫人颐养天年。

老宅的房中多了份沉重感,却也是一份宁静。

陆老夫人坐在椅子上歇着,往里屋一指,对陆沅说:“阿沅,这几日你也没过来,先去上一柱香吧。”

“是,奶奶。”

陆沅去了里屋,跪在团蒲上,持香恭恭敬敬拜了两拜,将香插入小香炉中。

香炉后有一牌位,檀木黑漆,赫然写着——陆天香之位。

陆老夫人膝下有两子一女,长子陆天德,次女陆天香,三子陆天卓。

而里屋供奉的牌位正是陆家二小姐陆天香,未曾婚配,按习俗不得发丧、不得入祠堂,陆老夫人心里挂念,也只能供奉在这里。

陆天香的确不曾婚配,但却生有一子。

当年陆天香跟着陆老夫人去了北方的佛庙参拜,不到一年,陆老夫人回云江城,陆天香却没能回来,只有老夫人抱回个出生没多久的小娃娃,交由了尚无子嗣的陆天德夫妇养育,对外便说是他们的孩子,取名——陆沅。

陆天德的原配夫人身子抱病,在陆沅不足两岁时便离世了,陆天德已将陆沅看做自己的孩子,只是自夫人离世,他又要顾着整个陆家的生意,终究做得没那么细致。

陆老夫人生怕旁人亏待了陆沅,便把陆沅带在身边,亲自养着,恨不得将心肝挖出来了。

陆沅上香后,陆老夫人连声招呼着他:“阿沅,过来,让奶奶看看,老婆子我就你这一个孙子,瞧着就欢喜。”

陆老夫人欢喜的握着陆沅的手在他脸上看了看,怎么瞧都觉得瘦了,脸上不由蒙上一层忧色。

“奶奶,我好着呢,爹应该是被我气着了。”陆沅讪讪吐了吐舌。

陆老夫人也放下了端庄威严的架子,像个孩子般撇撇嘴:“他生什么气,丢的是我的钗子,我都不说什么,他管得倒挺宽。”

说罢,陆老夫人又问了一句:“你跟奶奶说句实话,你真把钗子掉进云江了?”

“嗯,应该是……”

陆沅回答得含含糊糊,陆老夫人也就不打算再追问了。

“罢了,一支钗子而已,奶奶相信阿沅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陆家迟早都是要你接手的,何必斤斤计较这一支钗。”

听此,陆沅心里一热,其实奶奶都是相信他明白对错的,至于接手陆家就是另一回事了。

“奶奶,爹和三叔都还年轻着呢,保不准何时给您添个孙子,陆家也并非一定要我接手。”

话音刚落,陆老夫人轻轻拍了下陆沅的手,嗔怪道:“你是陆家嫡孙,以后便要担起整个陆家,莫不是阿沅长大了,要抛下陆家,抛下我这老婆子了?”

陆沅赶紧摇摇头:“没有没有,奶奶我一定会好好孝敬您的。”

陆老夫人哈哈一笑:“奶奶不逗你了,知道我家阿沅是个孝顺孩子。”

一提到孩子,还是引得陆老夫人不由一阵叹息。

“老大不愿再娶,老三又是那个性子,指望他们俩,还不如指望我的阿沅何时找个孙媳妇儿,也好让我抱抱曾孙子。”

陆沅寻思了一下确实如此,爹对娘念念不忘,没有再娶妻的打算,三叔生性淡薄,凡事看得太透彻,跟成了佛似的看破红尘,根本没那种心思。

祖孙俩正聊着,陆沅一抬眼见有一人从房门前溜了过去。

“奶奶,您刚回来,累了吧,赶紧歇着吧,我就不打扰您了。”

陆沅说罢,就急匆匆跑了出去,陆老夫人知这年纪的孩子的玩性大,便由着他去了。

陆沅喊三宝一起回房间。

陆沅一回房趴在床上就彻底没了力气,浑身都是汗,粘腻的感觉甚是恼人,可他不想动弹了。

“三宝,帮我脱下衣裳。”

三宝听话的替他脱下的衣裳,却看到那后背上有好几处凸出的红痕,几处还殷出了些血珠,仅是衣服布料摩擦到伤处就痛痒难忍,更是碰不得。

他与那群混混缠斗时伤到了后背,当时只觉得后背火辣辣的疼,拿不上力,扯着后背就疼。

三宝有些惊着了:“少爷,这……”

“行了,别说话,赶紧给我用清水擦一下就行了。”陆沅累了一天了,实在没力气说话了,都是喉咙里发出的气音。

“小少爷,这这这……得好好处理伤口……”三宝一时紧张得手足无措,他没见小少爷受过几次伤,心里只想着赶紧禀告大老爷,万不能耽误了小少爷的伤势。

“行啦行啦,不过就是皮外伤,别惊动他们了。”

陆沅将脑袋闷在枕头里,一扭脸,说,“奶奶刚回来,别让她再操心了,我说没事就没事,敢告诉别人就撕了你的嘴,听到没。”

三宝委屈巴巴地点点头:“小少爷我知道了,我这就去给您打清水擦一下。”

三宝胆子小,打来清水,拿了湿毛巾,怎么也不敢下水,拿着毛巾对着陆沅的后背比划了半天也没下手。

倒是陆沅,等得都快睡着了。

陆沅一抬头,三宝还搁哪儿愣着呢。

“三宝,你干什么呢,让你给我擦个背,你搁哪儿想什么呢。”

三宝胆子真的小,陆沅这么一说,三宝心里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儿,眼泪扑簌簌就掉下来了。

“唉唉唉,我还没死呢,哭什么哭!”陆沅上去没好气儿的对着他的脑袋就拍了一巴掌。

三宝委屈地撇着嘴,带着哭腔,说:“我、我……就是看着…小少爷……”

“是我受伤,我说你哭个什么劲儿!”陆沅勉强起都快身,拧住三宝的耳朵,“赶紧给我擦擦,快点!疼死我了……”

“哦哦。”三宝赶紧拧干毛巾,一点一点擦拭起来。

三宝手笨,下手没个轻重,陆沅忍了好半天,才清理干净后背的伤。

陆沅早就乏了,让三宝给盖上被子就这么趴着睡了。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