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诊断书
恋爱诊断书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17 师父颜玖吃早餐

再度回忆起不堪回首的记忆,是折磨人的事,颜玖还是醒了。脖子因为姿势不对疼得她觉得更加疲惫,时间已经显示到了四点,“手术中”的灯依然亮起。

手机快没电了,她的充电器放在赵霁诚办公室,只好先回去一趟,一路上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脑海里控制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她许是觉得不快,表情凝重了些,正当停下来揉眼睛,突然在经过急诊大厅时被段青叫了声名字。

凌晨四点,人少,安静的时候,一声“颜玖”伴随着推车车轮和人员跑动声,一下子让她清醒了些。

她连忙转脸看过去,估计是段青需要人手帮忙按住疼得要打滚的患者,于是赶紧跑了过去,遵循指令按住了他的手臂。

刚一送进抢救室,男护士围了上来,接替颜玖时,病床上的人疼得一个反手,给了颜玖脸不轻的一下。

“啪!”

带着血印子和飞溅出来的零星血滴让颜玖瞬间有点懵了,患者不是故意的,她身体下意识迅速往后撤了一步,然后就愣在了那里。

“没事儿吧?”

段青听到刚才的声音,又看到颜玖发木地站在原地,估摸着她被打得有点痛了,赶忙问一句。

“哦,哦,没事的,我去擦一下就好了!你忙,不用管我。”

她朝段青摆了摆手,轻触了下自己脸边,有点疼,但也不是很严重,她直接回了办公室,从包里掏出了张湿纸巾,将那最明显的血印子就着手机屏幕反光擦掉,而后一个人,因为之前那些无法控制的记忆和刚被莫名其妙挨了一下的痛感,显得有些颓然地坐在位子上,安安静静地,目光失神于一个点,思绪已经走了很远的距离,不知飘到哪里,末了,她又倦了,干脆头一歪,又睡了过去。

赵霁诚他们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早晨六点了。

天刚蒙蒙亮,比天色更亮的是那位患者家属们的眼神,毕竟,手术成功了。

虽然只是手术成功,后续患者能否成功度过危险期仍是未知数,但一场规模之大、伤情之严重的手术,患者能活着下手术台,已经是奇迹了。

骨科的主任和家属简单说完,倒是转过头来夸了赵霁诚一句,早就耳闻这位年轻有为的大夫,今日在台上一看,名不虚传,跟他见过的很多人比,速度和准确度都很好,不愧是当初老院长最得意的弟子之一。

段青忙完那边估摸着自己师父就要出来,刚要迎已经脱下手术服洗好手消了毒的赵霁诚回去好好吃个早饭,那位青年就迎了过来,一脸感激地朝他道:

“谢谢赵大夫!谢谢你们!一定要亲口跟您说一声!”

赵霁诚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刚熬了个大夜还一直保持精神高度集中状态的人,依然神采奕奕的,生人勿近的气场还加持着,听到道谢,他微微点头示意,随后道:

“不用客气,应该做的,提醒一句,进了EICU也不要掉以轻心。”

青年忙点头,他刚要走开,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补充道:

“赵医生,您女朋友人真的很好,她在这儿等你等到后半夜,又安慰我,回头麻烦也帮我谢谢她!”

段青立刻反应过来青年搞错了人,本想开口指证下青年对人物身份判定的失误,却注意到他师父眉眼间闪过一丝疑惑的痕迹,下意识补充道:

“哦,说的是颜玖,她一直没走。后来被我叫去帮忙了,脸不小心挨了一下,好像不是很严重,现在不知道在哪儿休息呢。”

随后还不待赵霁诚出声,朝那青年开口道:

“你误会了,她不——诶诶诶?师父?你等等我啊!”

他也来不及解释,赶紧快步跟上赵霁诚,嘟嘟囔囔道:

“干嘛不让我解释完嘛,走那么着急。”

赵霁诚听到了,步速倒也没有多快,只是他比段青高些,步距大,段青步幅又小,当然觉得他……比平时好像着急些,可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

“你那么喜欢跟人解释这种无聊的误会,不如多去分诊台帮忙。”

段青无奈地撇了撇嘴,却看赵霁诚走的方向不是食堂那边,出言不解道:

“哎?师父去哪儿啊?不去食堂吃早饭了?”

赵霁诚眸色微微一沉,随即朝楼梯间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

“你先去,我随后就来。”

当赵霁诚一个人打开办公室的门时,颜玖还在睡着。

她坐着他的位置,脑袋靠在窗边那堵白色的墙面上,天色微亮,透进来的光白得剔透,她半面隐隐约约在光色下,眉眼略显焦灼的、好似还在梦中与什么挣扎着。

颜玖的呼吸很轻很轻,身上什么也没盖,可能是因为睡得有些冷,下意识摩挲着自己的双臂取暖,弯曲抱紧自己一些。

脸侧红色的指印子明显,这让赵霁诚以为她的表情是因为疼。

他的步伐很轻很轻,眼神一直落在她的脸上,看着她皱起的眉头和紧闭的眼睛。

不知自己怎么了,魔怔了似的,手从兜里掏出来,指尖轻轻地触上了她脸颊红肿的地方。用的是指腹,力度轻柔地如若无骨,只一下,颜玖微微一动,让他如触电般收回了手。

意识到了自己刚才做了什么,赵霁诚感觉到了自己耳根处有些发热,他一向平稳无波澜的眼神因为些许慌乱而左偏一下右挪一下,再回来时,对上了颜玖刚刚睁开、些许迷蒙的眸光。

“嗯……?”

颜玖还以为自己在做梦,赵霁诚就这样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咳。”

他干咳了一声,然后面上的表情迅速恢复过来,他刚才前倾的身子略微往后收了一收,手插进兜里觉得突兀,又拿了出来,垂在身旁,“去不去……吃早饭?”

颜玖伸了个小懒腰,坐在椅子上,抬眸看着赵霁诚,似乎还没从梦境和站在自己面前这个人正在邀请她的现实中清醒过来,她注意到了赵霁诚那停放位置怎么看都怎么不对劲的手,却没有深想,直接点头答应了。

毕竟他与外“患”斗了一晚,她与内“忧”执了一夜。

累了也饿了。

……

段青眼巴巴地等了师父半天,还是没忍住,先把饭给打了,刚才下了手术的护士大夫们一下让早晨还略显空荡荡的食堂多了些人声儿,没进刚才那场手术的人想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不停地发问,一时间,热闹了起来。

他低头喝了两口豆浆的功夫,突然听到了一阵熟悉的高跟鞋踩地节奏,这且不提,刚才为首答疑的男大夫声音响度提高了几分,他不用回头,就知道——

小“女神”来了。

冼鸢端着餐盘,非常自然地加入了进来,段青不得不说,在座的要不是因为熬了大夜,面泛土色,此时此刻衬托得她真的还挺好看。

美女医生的加入仿佛是一场讨论的催化剂,一个简单的早餐变成一场饭局似的,气氛一下热烈了起来,让段青一下子仿佛置身于上大学时候的研讨课中。

嗨——也怪不得大家,毕竟这种病例难得,能救回来更难得。

可聊着聊着,冼鸢的目光突然凝视在了远处,很快,周围人的表情出现了些微变化,段青是感受不到这些气氛的,刚多喝了口豆浆,被身边的护士用胳膊肘一顶,差点儿没喷出来:

“嘿!你干嘛顶我——!”

他着急地一抹嘴,这才注意到了大家目光聚集在自己身后,扭头一看。

哎!那不是自己师父和颜玖吗?!

一起来吃饭了啊?

颜玖空着手老老实实地跟在赵霁诚后面,他端的餐盘里放着两人份的食物,正在找地方坐。

“诶师父师父!这边儿这边儿!”他“蹭”地一下就站了起来,抡圆了手臂朝赵霁诚招呼着。

谁知后者老远瞄了他一眼,接着……

在远处的窗边儿坐下了。

算了,反正赵霁诚不给他面子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他坐下,当做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刚端起刚才那碗豆浆,才意识到自己险些给师父下绊子!冼鸢也在这儿,怎么能让师父过来送人头?!于是小声嘟囔道:

“还好没过……”

“你说什么?”

冼鸢不知耳朵怎么那么灵,表情一下子有些没控制住,看到赵霁诚和那个颜玖一起来吃饭就已经让她有点心里不爽了,一桌人都知道她求而不得赵霁诚这事儿又让她很折面子,现在段青邀请他来坐被拒,谁都难免不往她身上找原因。

“啊?!啊!我说,我说还好没过早餐时间,不然师父辛苦了一晚上,饭都没得吃,我心疼得很咧!”

段青龇牙咧嘴一笑,试图将气氛调剂一下,同桌的顺水推舟迎合了几句,重点再次落在了学术讨论上。

远处,颜玖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豆浆碗从餐盘中挪出来,悄悄抬眉瞅了一眼赵霁诚,又用余光瞄了眼那边,问道:

“你不过去吗?”

香气钻进鼻腔,代替了手术室内的消毒和血腥气息,让赵霁诚的神经放松了下来,他轻轻用勺子翻搅了下白玉色的豆浆道:

“吵,人多,还远,过去做什么。”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