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子弹
玫瑰子弹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三十八 自由飞翔吧星尘

然而真等到魏玛满十八岁赶回青安,妈妈却没办法履行自己的诺言,陪她去青海湖了,因为,她已经躺倒在了重症监护室。

蹲坐在重症监护室门外的那一夜,是魏玛人生中最为漫长的一夜,那个时候的她,已是一无所有,除了一门之隔危险如风中烛火的妈妈。

她可以没有陆乘风,没有学业,没有前途,没有光辉灿烂的一切,但她不可以没有妈妈。

连被人揪着头发赤条条从酒店床上拖下来都没有哭的魏玛,十八年来第一次领会什么叫绝望。

所幸第二天,手术成功的妈妈便被转回了普通病房,见到妈妈的那一刻,魏玛连哭都不敢哭,只能紧紧复紧紧的抓住妈妈的手,唯恐一个眨眼间,就再也见不到妈妈。

倒是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的妈妈非常之健气,一点也没有刚动完手术的虚弱感,立马便嚷嚷着肚子饿,叫魏玛给她煮她最拿手的酱油饭,还特别要求了多腊肉多土豆。

魏玛虽然不想离开妈妈半步,但又怕当真饿着她,只得在医院外面临时买了电饭锅和食材,在病房里煮了起来,煮好之后香得掏心挖肺,要不是被主治医生拦着,妈妈差点把一整锅都磕了。看到她这生龙活虎的模样,魏玛悬着的一颗心才终于放了下来。至于学校里发生的一切,她哪敢告诉妈妈,也不想分心去管,干脆把两个人的手机都关掉了。

吃了两天魏玛给她煮的饭之后,妈妈回了一点血,能下地走动了。魏玛扶着她到住院部后面的小花园里散步时,妈妈突然跟魏玛提起了一个让她惊愕不已的话题,“星尘,你想见见你的亲生母亲吗?”

说实话,在三观很正的妈妈的教养之下,魏玛豁达乐观心很大,对丢弃她的亲生父母并无心结,有过一些好奇心,但从未想过他们会真正出现在她的人生里。她仔细捕捉着妈妈脸上的细微神情,“干吗突然这么问?你不会打算不要我了吧?”

妈妈并没有像往常那样跟魏玛贫嘴,反倒显得有些踯躅,“在我生病之前,你亲生母亲找来了……”

魏玛大惊失色,“你到底在说什么……不行,我得去找你的主治大夫,叫他还我一个正常的妈妈!”

妈妈打了一下她的手,“别贫了!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只是我当时没想好该不该让你见她,所以没告诉你……”

魏玛扶着妈妈在木条椅上坐下,“那你就该一直不告诉我。”

葳蕤的草木侧畔,胖少女垂下眼帘,脸上的笑容有些黯然,纵使再豁达,也不是完全没有哀伤的。

妈妈抚了抚她乌黑油亮的头发,浅浅叹了口气,“一眨眼十八年过去了,你从那么丁丁大一坨肉肉,被我养成这么一个庞然大物……”

魏玛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严正抗议道:“妈,现在不是该追忆往事抱头痛哭吗!你怎么又跳戏了!”

妈妈缩回自己的手,“好好好,重新来过……你长大了,我也老了,特别是这次病了以后,我更加深刻的体会到,万一我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亲人也没有了,那可怎么办啊……”

魏玛没有想到,这种苦情戏码,压根不是她一个肉体凡胎能够承受得住的,守在重症监护室那一晚的绝望与恐惧陡然回到了身体里,在眼泪即将夺眶而出的一刹那,她狠狠睁大眼睛逼了回去,愤怒的瞪着妈妈,“你胡说什么!我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我们回病房!”

妈妈伸手捏了捏她气鼓鼓的脸颊,温柔的眯起了眼睛,“你呀,还是小时候那只一言不合就炸毛的肉丸暴君……就算妈妈一直活到一百岁,可你多一个妈妈,多出很多亲人不也很好吗?就我们两个人,你不觉得太孤单了吗?”

魏玛紧紧抱住妈妈,像只鸵鸟一样栽在妈妈单薄的怀抱里拼命摇头,泪水大颗大颗濡湿了她的病号服,“不,一点也不孤单,我和你在一起,就是一个圆满的世界。”

妈妈也哽咽落泪了,“可我不这么想。过了这么多年,你的亲生母亲都能找到我们,她这些年一定找你找得很辛苦,当年也一定是有什么苦衷才跟你分开的。你外婆在世时常说,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她这个时候找来,或许就是上天的安排,让她为当年的过错赎罪,也说明你们之间的缘分未尽,所以,你还是去见她一面,了却心愿吧。”

魏玛的态度很坚决,“不,你现在病着,我哪也不去,一步也不会离开你。”

妈妈叹了一口气,“可是你不去,这件事情一直梗在我心里,我根本没办法好好养病啊!”

魏玛没再理她,一言不发从她怀里钻出来,把她架回了病房。

接下来的时间,妈妈每天在魏玛耳边唠叨个不停,魏玛装听不见,她便干脆以拒绝吃药拒绝吃饭来威胁,气得主治医生把她们两个骂得狗血淋头,魏玛最终被公主病复发的老公主逼得没办法,只得答应了下来。

准备去见亲生母亲的那天早晨,魏玛给妈妈煮了一大碗木耳肉丝面,卧了两只荷包蛋,或许因为头几天太作死把自己饿坏了的缘故,妈妈居然吃得连汤都没剩,她砸吧着嘴巴感叹,“跟你亲妈好好处,要是你亲妈那边情况好,对你也好,你不回来也没什么的……只是可惜再吃不到这么美味的面条了……”

魏玛面冷如铁的盯着她,“我不去了。”

妈妈慌忙狗腿的给她赔小心,“我这不是随便说说嘛,你不回来怎么行呢,那我不会饿死吗……”

魏玛脸色稍霁,正准备起身往外走,老公主又开始嘴贱了,“但是你可以多陪她几天再回来,我也恢复得差不多了,这里还请着护工的,你不用担心……”

魏玛转过身,敦敦实实的坐牢了,老公主这才拉住她肉呼呼的手摇晃着撒娇,“当我没说过……没说过……”

帮妈妈安排好一切之后,魏玛像叮嘱小孩子一样叮嘱她,“乖乖听医生的话,我最迟今晚就回来。”

妈妈捧着本九把刀新出的《猎命师》,笑得无比灿烂,“快去吧!我正好清静一天追完刀大的新书!”

看着妈妈的笑脸,魏玛心下一动,俯身揽住她的肩头趴了好一阵子,才在她的催促下去赴约。时至今日,魏玛都仍然遗憾,那一个夏日的清晨,为什么不在她肩头趴久一点,再久一点。

魏玛按照妈妈给的地址,敲开了青安县城规格最高那家酒店的套房门,虽然是妈妈使尽浑身解数让她来的,但要说她一点也不期待一点也不紧张,那自然是假的,毕竟套房里那个人的身上,带有她来到这个世界的所有原始密码。

门开了,迎出来的却是一个中年男人,穿着样式普通但质地考究的T恤,大夏天也把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这在青安很少见,一看就知是外地人。魏玛细细打量着他的五官,想要从那里面找到有关自己的蛛丝马迹,对方似是猜透了她的想法,微笑道:“您一定是魏小姐吧?姜女士她有急事先走了,留下我在这里等您,您果然来了。”

魏玛顿时明白过来,对方口中的姜女士,便是自己的生身母亲,而这个人,也一定不是她的父亲。魏玛心里涌起一股难辨的酸涩,口口声声说想见自己,却连几天都等不得,她真的像妈妈所说的那样这些年找她找得很辛苦吗?

魏玛唇角浮起一丝嘲讽的笑容,“既然这样,那我就回去了,我妈还在病床上躺着呢,我不像你们以为的那么有时间。”

见魏玛变了脸色,对方不动声色却又迅疾的微微调整了自己的站位,堪堪堵住了魏玛的去路,稍有社会经验的人一看就知他是专业人士,可惜那时候的魏玛涉世未深,心里又是五味杂陈,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中年男人诚恳的看着魏玛,语气中很是着急,“魏小姐请留步,姜女士找您找得非常辛苦,要不是真有人命关天的急事,她一定会留在这里等您,根本不可能这个节骨眼儿上离开。”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表现出来的样子特别值得信赖,魏玛甚至隐隐有些为姜女士担心起来,轻声嘀咕道:“什么事这么急……”

中年男人是察言观色的好手,一见魏玛已经动摇,立马打蛇随棍上,用更诚恳的语气说道:“请相信我,姜女士现在的处境非常艰难,正是最需要您的时刻,所以,求求您跟我一起去趟北京,姜女士在那里等您,到那里您就会明白一切了。”

魏玛吓了一大跳,“什么?跟你去北京!怎么可能!我说了我妈还在病床上躺着呢!我还答应了她今晚回去陪她睡觉呢!”

中年男人沉稳的抬起腕表看了看,“现在才八点半,我们即刻上路,到北京也不过三个小时路程,您跟姜女士见上一面,吃个午饭,我再送您回来,跟您原来的计划并不冲突。”

刚才说过的,这个人莫名其妙就给人一种特别值得信赖的感觉,于是,魏玛从即将暴走的状态里又平静了下来,仔细思索起他的建议,发现他说的完全在理。当然,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妈妈这几天翻来覆去唠叨得最多的一句话是,“你不知道你亲妈长得有多年轻多漂亮多有气质,堪称我有生以来见过的第一美人!你不去见简直是暴殄天物!”

这样的美人,魏玛还是有点想去见的,特别是,那还是她的生母。

她犹疑片刻,终于还是给妈妈打了电话,看《猎命师》看得已入佳境的妈妈一叠声表示赞同,“去!必须去!说不定跟你亲妈见面那一刹那就是你的命格觉醒之时!自由飞翔吧星尘!不要为我担心!”

摊上这么中二的老妈,魏玛无话可说,唯有苦笑着挂了电话。

她怎么会想到,乌鸦嘴的妈妈,竟然会一语成谶。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