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该叫你老婆还是老公?
我该叫你老婆还是老公?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六十一章 新的生活

到达C市的时候,慕青很迷茫。

C市是一座小城市,是慕青从来没有来过的地方。之所以会来这里,是因为慕青去火车站的时候,正好只有去C市的票卖了。

先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一家小旅馆安顿下,慕青打开旅馆里的电脑搜索C市的招聘信息。

现在自己全身上下就只有朋友赞助的几千块,现在这个社会,几千块很快就花完了。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一份工作做着。

“前台......老板助理......餐厅收银员,蛋糕店采购员......”慕青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脑屏幕,同时把自己的求职信息发在这些店铺的招聘帖子下面。

大学的专业学的是个好专业,可惜C市太小了,小城市比A市自然会落后很多。消费结构等等的差异,造成在C市慕青根本找不到什么专业对口的工作。

再加上被囚禁的那三年,慕青已经与社会脱节了。即使自己逃出生天之后疯狂恶补了一段时间,但面对着飞速发展的潮流,慕青还是觉得有些力不从心。

就连自己的专业领域,也已经经过了好几轮的更新换代。

慕青没办法,只好先找一些门槛低的工作,做着,把生活安顿好了再考虑别的。

忙活了几个小时,天都黑了。慕青打了个哈欠,看看自己的邮箱,还没有人给自己发邮件。他从行李箱里摸出一个廉价的面包,就着小旅馆里提供的免费水,糊弄完了今天的晚餐。

慕青打开行李箱,从里面取出一张床单铺在床上,躺了上去,把自己的衣服盖在身上。这是彤彤教他的,说是碰到一些看上去不太靠谱的小旅馆,出于卫生的需求,这样做会比较好。

躺着想了一会儿谭牧,慕青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黑漆漆的房间里,正对着慕青床的一个电插座孔里,有一道红光一闪一闪。

旅馆的另一个房间里,刚才在前台给慕青登记入住的老板紧紧盯着一个屏幕。屋里没有开灯,屏幕的光亮照亮了他的脸。

屏幕上正是慕青的房间。眼看着慕青睡熟了,老板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蹑手蹑脚地打开门,经过走廊,老板左右看看,无人出门。他从衣兜里拿出一叠房卡,从中找到慕青房间对应的那张,轻轻放在门上的感应器上,门便悄无声息地开了。

老板轻手轻脚地走进房间,打开那个连密码锁都没有的小行李箱,把里面的一叠钱抽了出来。在黑暗中点了点钱,老板无声地骂了一句:“穷鬼。”便又走出了房间,把房门恢复原样了。

第二天早上,慕青醒过来。他用手掌挡了一下窗户透进来的阳光,略微有些不适地眯起了眼睛。

起床用旅馆里的一次性牙刷牙膏刷了牙,又洗了一把脸,慕青打开电脑翻翻邮箱。

邮箱里还是没有信件。慕青叹了口气,收拾好了行李,准备去店里直接应聘,成功率可能会大一点。退了房,慕青拿着在火车站买的城市地图,很勉强地找了几家店,但是无一例外都被拒绝了。又到了晚上,慕青摸了摸空空的肚子,找了一家小店坐下,点了一份炒饭。

等炒饭的时候,慕青随意看了几眼店里的电视。没想到,这一看,竟然看到了一个熟人。

陆明深。

“A市警方跨省追捕,成功在我市抓到了潜逃中的犯人陆某。据悉,陆某犯了绑架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等罪名,现在已归案,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审判。”

慕青看着电视,一时看得出神了。

陆明深被抓了?慕青心里,一时不知是喜是悲。自己和谭牧的人生已经毁了,抓住陆明深也不能把失去的追回来了。

忘记这些事情把,现在的自己已经身在C市,是时候开始一段新的人生了。慕青想着。

“先生?先生?你炒饭好了!”

“嗯?”慕青回过神来,看到面前有一个戴着围裙的青年,嘴里叼着烟。桌子上是一盘看上去并不怎么有卖相的炒饭。

“啊,谢谢。”慕青道谢。

青年一边嘟囔着一边回厨房。“抓个人有啥好看的,都快钻到电视里了。”

慕青尴尬地笑笑,从桌上的筷筒中取出筷子来开始吃饭。为了省钱,他今天只吃了这一顿饭。没想到的是,这炒饭虽然看上去不怎么样,吃起来还挺好吃的。

等到吃完了饭,结账的时候,慕青才发现自己的钱不见了。

“我的钱呢?我的钱呢?”慕青站在收银台,翻找着行李箱。青年一脸不耐地看着他。

慕青找了半天还没有找到,急得干脆把衣服、床单等等东西都倒在桌上,可是还是没有找到钱的踪影。就连和钱放在一起的五百万支票也不见了踪影。

慕青不死心地翻找着,眼里出现了泪花。

那些可是自己的好朋友们给自己凑的钱,他们本身生活也不富裕,这些钱已经很多了。

谭牧给自己的那张支票,也算是两个人爱情的最后纪念了。

此刻却全都没了。

看着快要急哭的慕青,青年脸上露出了很纳闷的表情。青年说:“不至于吧,哥们,为了赖掉一份炒饭的钱,你犯得着演的这么逼真吗?”

慕青带着哭腔解释道:“我没演戏,我的钱真的没了,我......”

青年也是个无所谓的性格。他翻了个白眼,继续着手里的游戏,对慕青说道:“行了行了,不要再演了。不想付账的话,去后厨给我把锅碗刷了吧。”

说完,青年就继续沉浸在游戏中了。慕青在原地傻站了半天,终于接受了丢钱这个事实。抹了抹眼泪,他默默走到后厨,挽起袖子开始刷碗。

慕青哪里干过这种活?生怕把碗摔了,慕青小心翼翼地拿着碗,仔细地刷洗着,眼泪一滴滴落在洗碗池里。

刷完之后,慕青看到那个青年还在打游戏,而且明显入了迷,也没敢打扰他。就坐在他旁边看他打游戏。

青年打到快晚上十点钟才打完,一抬头看到慕青坐在旁边,奇怪地问:“你怎么还没走?”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