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灯火伴薇开
蓦然灯火伴薇开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五十二章 帮忙

好不容易吃完了一顿煎熬的晚餐,我十分自觉地站起来收拾碗筷,也顺便借着这个机会躲一下肖晋——实在是受不了他看我的目光了。

我这才刚要动手,肖晋就跟着站了起来,然后把我手机的碗筷抢走,嘴上还说:“我来就好了,你刚刚吃完饭,多休息一会儿吧。”

“你别这样。”我皱着眉,想要抢回自己的活。

肖晋这次却作风强硬,硬生生地夺过我收拾碗筷的活,还怕我抢着干,风驰电掣地收拾完后就冲去了厨房。

我心中无语极了,插不上手,便只得坐会原地,和养父面面相觑。

对视了几秒,养父咋巴了嘴里的烟卷,瞅了我几眼,然后说:“小肖他……”

草木皆兵的感觉驱使我急忙打断了养父的话,迅速地辩驳,“没什么!安乐叔您别乱想!他可能就是吃饱了撑着!”

等我说完,对上了养父有些迷茫的双眼,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个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人。

叹了口气,我向养父确认一下答案:“您刚刚想说什么?”

“哦,小肖他做的菜还挺好吃的,是个不错的孩子。”养父把他刚刚想说的话说完了。

好吧,的确是我多想了。

我挫败地叹了口气,心里有些烦躁。

我觉得我必须得跟肖晋说清楚,他现在的行为和态度都太让我无法应对了。

让我感觉自己的情绪都不受控制,这种感觉太难受了,我不想要。

等肖晋洗完碗筷,我就直接把他叫了出来,肖晋听到我单独叫他出来的时候眼睛瞬间就亮了。

那满怀期待的样子看着我心里有点难受,我甚至都无法想象我把残忍的话说出来他还有多难受。

难受归难受,但是有些事情我还得跟他说清楚,让他认清我是不可能做她女朋友的事实,把他心里存在的侥幸消除。

所以我索性就转身在他前头走。看不到他的样子就不难受了。

我把沉铭带到了外面,我转过身面对着他,刚叫了一句:“肖晋。”

还没把下面的话说出来,沉铭的突然出现就直接把我的计划打乱了。

沉铭虽然气喘吁吁,但还是有余力腾出一只手抓住我的肩膀。

不知道是因为肖晋在前,还是别的我也不知道的心态,他的手还没在我的肩膀上停留超过一分钟,我就从他的手掌下挣脱,解放了自己的肩膀。

泰然自若地站到一边,我提醒道:“有话说话,别动手动脚。”

我这么不客气,沉铭却难得地没有计较,只是等气喘顺了,才说:“凌薇,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凌薇这名字听得我一愣,短暂的愣神之际,肖晋就先替我做了回答,十分果断地拒绝了:“不行。”

沉铭看着一点都不把肖晋的话当回事,反而还说:“我问的是凌薇,不是你。”

短短一句话,沉铭的语气跟平时也没两样,可我愣是觉得不对。

我看了看沉铭,又看了看肖晋,终于知道这个不对劲来源于沉铭和肖晋两个人。

他们俩不再像是一样那副哥俩好的样子,怎么看都有种无形之中的剑拔弩张。

而我则是头顶着无数个问号,讶异于男人之间的友情难道也是塑料?

由于他们俩的氛围实在是太怪了,为了防止在我家门口发生打架斗殴这等不良行为,我在肖晋要回复的时候打断了他。

我看着沉铭,问他:“你想让我帮什么?”

上次他叫我帮的忙我还心有余悸。

可是沉铭却还是回答我:“暂时不能告诉你,但是我可以保证你绝对不会有危险。”

这种一笔带过的话我当场就想拒绝他的请求,可当我正想说出口的时候,我余光瞥到了肖晋。

他目光沉沉地看着肖晋,心情似乎很不好。

我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让肖晋死心的好办法——那就是做让他不开心的事情。

所以我把拒绝地回答换成了答应。

“烟春!”肖晋听到我的回答,顿时就变了脸色,紧紧地抓住我的手腕,语气还有些冲:“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

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的目的就是要激怒肖晋,让他讨厌我。

这些话我当然不可能说,所以我什么也没跟他说,只是想把自己的手腕从他手里解救下来。

抓得真的很疼啊!

我是没有成功解救出来,还是沉铭像是等得不耐烦了,粗暴地将肖晋拉着我的手分开,让我将我扯到他的身后。

他毫无畏惧地对上肖晋近乎可以称得上是死亡凝视的目光,然后语气还有些挑衅:“她答应我了,你没有资格阻挠。”

丢下这么一句话,他也没有顾及肖晋难看的脸色拉着我扬长而去。

至此,我可以总结,男人之间的友情也是塑料。

沉铭带着我上车,一路上他都没跟我说话,我也没问他到底要干什么。

直到车子慢慢停在了到了一个我十分熟悉的地方——沉铭的高中。

大晚上校园没有一个人,他一路畅通无阻地带着我来到了学校的操场。

原本朴素的田径场被打扮的花枝招展,司令台左右两边还架起了粉红色的气球桥,上面贴着分别贴着的LOVE四个字母既老土又鲜艳。

这一切都看着有些不正常,一个答案潜伏在我的心里呼之欲出。

直到现在,我才终于忍不住问他:“你带我来这里是干什么?”

毕竟这个学校还有学校里的人给我的回忆实在是不算好。

我已经开始有些后悔答应他了,从刚刚踏进这个学校开始,我的心里隐隐约约就有种不好的感觉。

尤其是到了操场,这种不安和心慌的感觉达到了顶峰。

这次,沉铭也终于不吝啬回答我的问题,手里拿着一个袋子,目光温柔地看着布置的场景,轻声说道:“我要求婚。”

这四个明明轻飘飘的字,落在我的心里却像是有着巨大杀伤力的炸弹。

它们在我的心里轰然炸开,从心脏直冲脑门,让我满是惊愕的同时也目瞪口呆。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