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欲动:小妻亲亲爱
男神欲动:小妻亲亲爱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六章舒爽来了

似足足过了有十余秒之久,鲁曦曦才将眼角的泪珠压了回去,谦卑的转过身道:“对不起,对不起学长,我这就重新来过。”

一声学长,勾起了沈长泽很多回忆,大学的时候,他是鲁曦曦的学长,这个新来的小学妹从大一开始就吸引了很多男生的注意,她善良热情,为人活泼又开朗,笑起来仿佛太阳一样,能将阴霾的心情照亮。

那时候,他们一起去福利院做义工,为了小朋友们能得到更好的生活,他和鲁曦曦所在的社团每个月都会组织募捐活动,他刚好和鲁曦曦一组。

每天,鲁曦曦都在他身后唤着:“学长、学长!”

虽说是同一个称呼,可是语境却大不相同,再次见到鲁曦曦,好像一具换了灵魂的驱壳一般,生生的改变了他之前对她的印象。

要真如舒爽所说,鲁曦曦如今摆出这幅可怜兮兮的样子,就是为了勾引男人,他可真是要对这位小学妹刮目相看了。

只是,沈长泽隐隐觉得鲁曦曦不是这样的人,可在这件事上,他选择相信舒爽。

鲁曦曦此刻正蹲在地上用手去捡咖啡杯的碎片,她慌的要命,整个手掌都在不住的发抖,陶瓷碎片在她手上割出无数个细碎的口子。

“我,我先出去了。”

她捧着杯子的碎片,懦弱的不敢看沈长泽的表情,得到一声冷漠的应允之后,整个人逃也似的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茶水间内,她将水龙头调到声音最小的流速,让冰冷的清水冲干净自己沾满伤痕的手,一滴清丽的眼泪划过脸颊,落入手上,合着水流一起消失在排水口中。

为什么?

为什么她连在他身边煮一杯的资格都没有,为什么大学时候一直仰视倾慕的学长变成了如今这幅冷漠的模样。

难道都是因为舒爽的诽谤么?

她多想冲过去告诉沈长泽舒爽的所作所为,多想冲出去告诉他她爱他。

可她不能,因为在沈长泽心里,她更信任的是大学时就跟她在一起的舒爽,她说的话没有十足的证据时,沈长泽是不会信的。

冰冷的清水缓解了她手上酥麻的疼痛,本就不是什么要紧的伤口,这时她才感觉到脚踝炙辣辣的灼痛。

飞溅起来的咖啡依然带着滚烫的温度,落在她脚踝处留下一片红肿。

还好,只是有些灼痛,并不会气泡留疤。

她顺手从柜子里拿出紧急医药箱,拿出药膏涂抹了上去。

三年前,她还在上大学的时候,社团活动在外面野炊BBQ的时候,不幸被烧红的碳火烫伤,仿佛也是同一个位置。

那时候,都是大家还都是学生,大家看到她烫的变色的脚踝纷纷乱了阵脚,只剩下沈长泽与众不同,他冷静的拿出急救包帮她处理伤口,在外面的这两天,细心照料她的伤口,才让她没有落下丑陋的疤痕。

回忆点点,如细流一样涌现在鲁曦曦的脑海里,她不能放弃,她一定要坚持守在他的身边。

心里那团火本来都被沈长泽的误解浇灭,可一想到两人曾经的种种,这团火很快又点燃了起来。

“你在这啊!我还到处找你呢!”噔噔的高跟鞋声打断了她的回忆,舒爽声音的突然出现让他心头一震,紧了起来。

“你找我有事?”

看到她这张得胜姿态的脸,鲁曦曦就会不自觉地想起那夜险些被轮的事情,整个人就不自觉的发抖。

“听说,你连咖啡都煮不好,我作为老同学,自然是要义无反顾的来教教你。”

教这个字被舒爽加的很重,鲁曦曦知道这一次她一样不会放过她。

“不用麻烦了,你还是陪学长吧……”

“学长……”舒爽眸色瞬间冷了起来,语气充满了厌恶:“叫的可真亲昵啊!”

大学时候,鲁曦曦总是和沈长泽分在一组,每天跟个苍蝇一样冲着沈长泽媚笑,舒爽看她就觉得恶心。

当然,这些说穿了都是她心里肮脏的嫉妒罢了。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她并不想跟舒爽纠缠下去,两人的梁子早在当初那场乌龙就结下了,无论她做什么,都会让舒爽不满,与其这样不如躲开算了。

“走去哪?勾引你心心念念的学长么?鲁曦曦当初真没看出来,你还真是不要脸。”

舒爽伸手拉住了鲁曦曦的胳膊,用力之大,让鲁曦曦整个人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舒爽,尊重都是相互的!”

鲁曦曦重新站稳脚,再也忍不住了。

“从我成为沈长泽女朋友那天起,你就不配跟我谈什么尊重,身份高低都摆在这了,你不过就是个生活助理,说白了我好歹也是你半个老板不是么?在旧社会就是奴隶!仆人!懂么?”

舒爽扬手,就像抽在鲁曦曦那张姣好的脸上,可她悬在空中的手,突然转了方向,直接拿起鲁曦曦没来得及收走的碎片,用力的割伤了自己的小臂。

那碎片,随后就被塞进了鲁曦曦的手里,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让鲁曦曦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猩红的血液顺着白皙的胳膊而下,鲁曦曦整个人都慌在了那里,再抬头却看到了舒爽已经满脸泪痕。

“怎么了?”那个熟悉的男声在鲁曦曦身后响起,激起了她层层的冷汗。

“不是……”

“长泽,鲁曦曦说我配不上你,还说要刮花我的脸,我用胳膊一挡,就成了这幅样子。”

沾着血的碎片还留在鲁曦曦的手里,舒爽胳膊上的伤痕也的确像是抵挡攻击留下的。

鲁曦曦苦笑着,攥紧了手里的碎片,比起险些被几个人侮辱,这点污蔑已经阻碍不了她的心神了。

一边的舒爽早就借机扑向了沈长泽的怀里,哭了个梨花带雨。

“不是我,我没做过,这是栽赃!”鲁曦曦鼓起勇气,抬起头,坚定的看着沈长泽。

“鲁曦曦,摆正你自己的位置!舒爽是我的未婚妻!”刚迎上鲁曦曦的目光,沈长泽就立刻将焦点放到了舒爽的伤口上,拉着她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接过齐轩递过来的医药箱,亲自给舒爽的伤口消毒。

那般认真的样子,鲁曦曦也是见过的,三年前他也是这样帮自己处理烫伤的。

“长泽,曦曦也是一时糊涂,你就别怪她了,毕竟我们都是同窗,情谊与别人不同。”舒爽抽抽搭搭的跟沈长泽求情,仿佛生怕鲁曦曦受到苛责一样。

演技真好!鲁曦曦一直在一旁冷眼旁观,这一切倒是如电视上演的妃子们争宠的现场一般。

可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