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栖心
凤凰栖心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二十八章 赐婚

是夜,月朗星稀,灯火万千。

窗外偶有寒风呼啸,上官南希独坐镜子前,静静梳理着头发。柔心千转忧愁千缕,想起白天邱夫人咄咄逼人的架势,眉头更甚紧蹙。

窗下声音微动,似风不似风,紧接着,门被轻轻推开,上官南希随即握起手边的珠钗,屏息凝视,一个熟悉的身影蓦然窜入视线,一身黑衣的墨朗逸稳稳关上房门,柔声唤道:“希儿。”

手里的珠钗落在桌旁,上官南希疾步走到墨朗逸身前,难以置信的再三打量,“逸哥哥!”

“希儿。”墨朗逸一把将眼前的人儿拉入怀中,盈腰不足一握,柔软无骨,紧紧揉入怀中。

千言万语,化作一个灼热的拥抱,炽烈的吻……

“逸哥哥,我以为你不会再来了……”温柔的声线哽咽微颤,万千愁与思,一滴千行泪。

墨朗逸轻轻吻了吻上官南希的头顶,伏在耳边低声轻唤:“傻丫头。”

“逸哥哥,再过几日你便要和公主成亲,以后还是不要再来了。”忍着心痛,说出思虑了多日的话,本以为会泪流满面,然却平静如止水。

墨朗逸心中一惊,瞬间脸白如纸,僵硬的嘴唇欲言又止,静静注视着眼前绝情的人儿,“希儿,你知道的,我心属意的人一直都是你,北冥柔是父皇赐婚,由不得我。希儿,只要你肯嫁我,我这一生只对你好。”

“逸哥哥,你要我做你的妾室吗?”上官南希清澈的眸一动不动的凝视着墨朗逸,柔声犹自含力,字字灼心。

“希儿,难道身份地位对你而言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墨朗逸深感无力,他要如何说服南希,他深知南希外表看似柔弱,内里却是个有主见的有些强势的主,要她做妾,太难,但他还是怀抱一丝希望,希望南希能看在他们多年情分,能为他退一步。

上官南希错愕的看着墨朗逸,久久无法言语,眸子渐渐清冷,“逸哥哥,身份地位对我很重要。你我情分至此,日后再无关系,你走吧。”

“南希,你一定要这样绝情吗?我们还可以想别的办法不是吗?”墨朗逸匆忙拉住上官南希的手,焦灼的语气带着一丝恳求,他知道他不能再试探她的底线,“这件事交给我,我一定风风光光娶你入府,做我的皇子妃,我一定会!”

寒风裹冷,静默须臾,才听柔声徐徐而语,“逸哥哥,我让你为难了。”

“没有,希儿,我早已承诺与你,今生吾妻唯你,我不会辜负你。”墨朗逸拥着上官南希深深入怀。

只是未等他们行动,两道圣旨将他们打了个措手不及:“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三子墨朗赫俊秀笃学,英才兼备。今册封皇三子墨朗赫,为南昭贤王,特赐贤王府邸,黄金万两,粮千单。爵位可世袭罔替,钦此!册封大典将于三月初十举行。”

“……兹闻上官南希,丞相上官晔之长女,形容端方,温良敦厚朕躬闻之甚悦。今贤王已及弱冠,适婚娶之时,当选贤女与配。值上官南希待字闺中,与贤王天造地设,成佳人之美。特将上官南希许配贤王为贤王妃。一切礼仪交由礼部操办,择吉日完婚。”

两道圣旨同时颁发,打了个众人措手不及。

丞相府内,听完圣旨的上官南希愣在原地,接了圣旨后,上官晔匆匆进宫,求见皇后,却只得皇后午休,无暇接见的答复,败兴而归。

大皇子府内,墨朗逸大发雷霆,摔碎了好些个古玩茶具和桌椅。

永春宫里,淑妃悲喜参半,心情复杂的看着即将出宫立府的墨朗赫,“赫儿,雷霆雨露皆是君恩,日后你更要小心行事才是。如今你父皇之意已然明了,上官南希那丫头但愿是个知理的。”

“母妃尽管放心,儿臣自当谨慎行事。”墨朗赫,皇三子,淑妃之子。

当日,喜讯传遍南昭皇都。

“皇弟,皇弟,父皇终于让我出宫立府了,日后你我走动可是方便多了。”墨朗赫兴奋的走进暖阁。

墨朗玄在冥酉的调理下已能下地,只是毒尚未解,仍然僵硬,“恭喜皇兄,贺喜皇兄,今日你我不醉不归。”

墨朗赫拍了拍墨朗玄的肩膀,目光复杂,“父皇何意你又不是不知,如今你我怕是更要小心才好。唉,父皇竟毫无预兆将那上官晔的长女赐婚于我,当真是狠。”

“如今大皇子大婚在即,他做出这样的举动实属意料之中,只是没想到,他选中的竟是你。”墨朗玄若有所思,将清茶递给墨朗赫,“你我日后见面,怕是要防备一些了。”

“嗯。”郁声沉沉,两人陷入沉思。

立春后,阳光渐好。

“姐姐,今日阳光正好不如我们去逛街?”自昨日后,上官南希便郁郁寡欢,更甚沉默。

“不想去。”上官南希轻声叹息,满心都在想她要嫁给墨朗赫的事。

“姐姐,不如我们去找姑姑,姑姑一定有办法。”

“没用的,爹爹昨日去了。”上官南希望着窗外湛蓝的天空,心入湖底,眸子更甚黯淡。

上官南霜沮丧的坐在椅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玩着茶杯,清透的眸子望着屋外阳光下的萧瑟情景,“姐姐,不如我们去找逸哥哥?”

上官南希沉默的摇了摇头,如今圣旨已下她已是贤王妃,不说身份有异,只怕此时的他也不好过吧。

“母后,难道真的要让希儿嫁给墨朗赫?求求你,帮帮儿臣。”墨朗逸跪在地上,布满红血丝的双目隐隐发黑,一边哭一边苦苦哀求着上官芸萱。

上官芸萱看着自己儿子的颓废模样,倒是有些庆幸皇上的赐婚,情至深则志弱,若真是叫南希嫁给她儿子,只怕是她儿子离荒废不远了,这南希就是一场祸水。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哪里还有半分皇子模样!”上官芸萱狠狠斥责道,“不过是个女人,哪里值得你这样!若是叫你父皇看到,你可知道会有怎样的后果!”

“母后!”一声凄厉的哀嚎绝望的回响在中宫上空。

没过几日,大皇子病重的消息传出。

自入宫后,北冥柔就经常被皇后传去中宫说话,日子一日一日过去,大皇子的大婚之日,便在三日之后。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