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栖心
凤凰栖心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二十四章 留在昭王府好不好

须臾,秦君歌奋力睁开禁锢,像只受惊的小鹿蹭一下跳起,脚步慌乱跑出暖阁,涨的彤红的小脸,胜比晚霞绚丽。

她倚着树干,大口喘息着,凝滞片刻的心脏被寒风唤醒,猝然猛烈跃动,像是要从口腔冲出一般。秦君歌紧紧捂着心脏,倚着树干缓缓滑落,坐到地上,极力抑制澎湃汹涌的心跳和呼吸……

“秦姑娘?”身侧的男声带着些许疑虑,又透着几分担忧,“秦姑娘?”

“嗯。”秦君歌极力调整呼吸,尽力平复,堪堪回过头,原来是旬邑。

旬邑颇怪异的打量着眼前神情含媚,眼波氤氲的娇羞女子,“你当真是秦姑娘?”

“轰!”一声在脑中炸开,秦君歌猝然清醒,心中涟漪停漾,目色清明,“旬邑公子觉得呢?”清冷的声音透着惯有的果决,眸光疏离,只是那微微红肿如樱桃的双唇,怎么看,怎么怪异。

“你可还好?”旬邑狐疑的追问。

“很好。”秦君歌站起身,低垂眼睫,不由分说的匆匆离去。

旬邑望着略带慌乱,匆忙离去的背影,心中狐疑更甚,今日的秦姑娘,当真是怪异!

沉夜暗笼,寂寂无声。秦君歌飞一般回到自己的房间,“啪!”一声关上房门。烛光微醺,镜中人眼波沉静如常,只是那水晶晶的泛红微肿的双唇,透着几分诱人的水波,分外醒目。

“哼!墨朗玄这个流氓登徒子!她非扒了他的皮不可!”一抹身影冲门而出,徒留一屋寒意。

此时,暖阁床榻上的昭王爷眉梢飞扬,眼角含笑,嘴角微扬,整个人如眼光明媚,与平日里的他判若两人,“因人制宜?甚有道理!”昭王爷喜上眉梢,眸子愈发和煦明亮,“软软糯糯的小嘴唇,味道似乎也还不错……”

隐匿在暗处里的两名暗卫,瞧着躺在床上呵呵傻笑,一副傻样的自家主子不由一阵狂汗,“主子莫不是又中毒了?”

“面色红润,明眸粉唇,看着不像。”另一个轻轻摇了摇头。

两人相视,狠狠揉了揉眼睛,一定是他们看错了……

“嘭!”一声,一个怒气冲冲的身影冲了进来。

墨朗玄和两名暗卫皆是脸色一变。

“混蛋!”两名暗卫还未来及出手,秦君歌已然欺身而上,咬牙切齿的掐住墨朗玄的脖颈,杀意滔滔。

两名暗卫欲出手,却被墨朗玄一个手势制止。

“想杀我?”墨朗玄扫了一眼扼在脖颈上的手,神情倨傲,“怎么不动手?”

秦君歌怒哼一声,“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你敢吗?”墨朗玄戏谑的注视着亮晶晶的怒气冲冲的星眸,在眼波的深潭,他清晰地看到自己,墨朗玄不由一怔。

秦君歌看着墨朗玄一动不动的凝视着自己,心中一颤,深眸如潜渊,不由自主的想要沉溺下去,待她察觉时,她已扑在墨朗玄怀中,抵鼻相贴。而那双灼热的大手,不知何时已扶上她的腰肢,将将她牢牢桎梏。

隐身暗处的两名暗卫,早已大惊失色,捂着双眼小心翼翼潜出房间。

两个人守在屋顶上,望着皎洁的月光长长舒了口气,二人相视一笑,意味深长。

屋子里,秦君歌挣扎着欲从灼热的怀抱中挣脱,然墨朗玄怎会轻易叫她得逞,一只手禁锢着她脑袋,尖尖的牙轻轻撕咬着她的唇,冷眸缓和。

“哼!”墨朗玄猝然睁开眼,怀中的人儿早已逃脱,冰冷的眸不悦的打量着他,“昭王爷,我有一万种方式杀你,今日只是教训!”

墨朗玄愤怒的攥起拳头,恨恨的望着已经关闭的房门,这个该死的女人!她刚刚做了什么!他清晰感觉到下体传来的痛意。

一夜无眠,秦君歌按着酸痛的双目,心底一阵烦躁。

“王妃,我伺候你洗漱。”听到屋外的声音,秦君歌疑惑的打开门,只见一个穿着翠色小扇的小丫鬟端着热水,规规矩矩的朝她躬身施礼,“奴婢宁秀见过王妃。”

“王妃?”秦君歌怔了怔,错愕的望着宁秀,不由恼怒,“我不是什么王妃,你回去吧!”说完转身进屋,狠狠关上门。

宁秀看着紧闭的房门,轻轻叹息,她就知道会这样。这位秦姑娘受伤时都那般难伺候,如今只怕是更难了!

简单用过早膳,秦君歌来到冥酉的院中,远远看着正在大快朵颐的小老头,心里一痛。“医不自医”即使医术高超如冥酉,也无法医治愈加糊涂的自己……

“小徒儿你来了?”冥酉叼着一块蛋黄酥,笑嘻嘻的看着她,将手里的梅花糕塞到她手里,“小徒儿,昭王府的点心真好吃,以后我们就留在这儿好不好?”

“好!”秦君歌抑着哽咽应道。

苏谦过来时,秦君歌正陪着冥酉下棋,远远便听到冥酉的声音,“乖徒儿,你就让为师下这里好不好?乖徒儿……”

“好。”秦君歌无奈应着,收起刚落下的棋子。

“哈哈哈,乖徒儿,你又输了!”冥酉开心大笑,秦君歌故作沮丧的低眉颔首。

“乖徒儿。”冥酉笑嘻嘻的倾身向前,撅起嘴巴,“你的嘴巴为什么会这样?你说,你是不是背着为师干坏事了?”

嗡一声,秦君歌眼底一丝慌乱,忙否认,“师父,你看错了。”

“啪!”一声,冥酉一掌生生将石桌从中间拍裂开,怒声吼道,“说!是谁?是哪个不知好歹的臭小子敢欺负我徒儿?”

“没有,师父,你误会了。我们继续下棋。”秦君歌急忙劝慰,“师父,城南有一家桂花米酒味道极美,我去买给你好不好?”

冥酉登时欢喜,催着秦君歌快去买桂花米酒,然而二人回身,只见站在树下的苏谦,笑眯眯的尴尬的望着他们,“小子见过鬼医大人。”

冥酉笑嘻嘻的点了点头,恍然似是想起什么,一步窜到苏谦面前,目光森冷,“欺负我徒儿的莫不是你?”

“啊?”苏谦只觉身子一轻,而后重重坠落在地上,谁能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