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丝带的柔情
绿丝带的柔情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chapter15故意

抿着双唇,兮浅有些心疼的看着月茗说道“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强拉着你去花园。你的伤口就不会裂开了!”

正在一旁与医生说完话的桂锦雯听到兮浅的话,有些生气的说道“你还知道茗茗的伤口没好!”

“你这次太鲁莽了!”

桂锦雯还要再说什么,月茗直接开口说道“干妈,这跟兮浅没关系。是我自己不小心牵动了伤口,本来我也想出去透透气的。”

听到月茗这般说,桂锦雯并没有再说兮浅什么。而是无奈的的看着月茗说道“从小到大,只要是兮浅一有错。你就拼命的维护她,不知道人还以为你们是亲姐妹呢。”

“真不知你们上辈子做了什么事,这辈子要互相偿还!”

桂锦雯摇摇头叹息的说道“你就在这陪着茗茗,花园的那些人我就先让他们散了!”

“谢谢妈!”

等到桂锦雯离开后,兮浅面无表情的看着月茗。或许是第一次看到兮浅这般严肃的表情,月茗动了动身体看着兮浅疑惑的问道“怎么这么看着我?”

“难道我生病了,脸上还长出话来了不成?”

“月茗你实话跟我说,是不是华庭对你做了什么?”

“以你的性格是不可能出手那么重的,更加不可能在生病的情况下让一个不熟悉的人送你回来。除非是你经历了什么事情,让你变得不再相信你身边的人......”

定定的看那分析的头头是道的兮浅,月茗终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傻丫头,你不去写小说还真是浪费你这份天赋了。”

傻傻的额看着月茗说道“我说的不对吗?”

笑的牵扯到伤口又开疼起来,月茗一边捂着肚子一边说道“你这也有点太过离谱了吧!”

不想就这样草草了事的兮浅,板着脸说道“那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月茗无奈只好向想兮浅将华庭与自己单独相处时,所发生的事情对兮浅讲了一遍。兮浅听后虽然没有说什么,但眼中的寒气却是那般的凝重。

“你可不要做什么啥事,要知道华庭与华峰可是华家的最看重的人!”

听到月茗的话,兮浅明白为什么月茗会这般说。但这次华庭做得太过分了,不管怎么样,她都要给华庭一个教训。

拍拍月茗的手说道“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做什么的!”

虽然兮浅已经对自己保证过了,但是月茗还是很担心。想要说什么,却已经陷入了沉睡。想到之前兮浅递给自己的水,这才想起,医生走之前说会留下止痛药还有安眠药。从新缝合的伤口再加上有些发炎,怕月茗疼得厉害,睡不着。

她没想到的是兮浅这丫头竟然给自己喝了带安眠药的水,这丫头真的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看着睡着的月茗,兮浅楠楠自语到“月茗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你白受苦的!”

月茗想要拉入兮浅,但手上并没有多少力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兮浅离开。

深深看了眼半昏迷的月茗,兮浅将门关上。交代保姆将其看好,莫要出什么事。

来到花园,正看到桂锦雯正与今天来的人说着什么。

那些人中正好有华庭与华峰俩人,兮浅眼神暗了暗。悄悄的走到不远处的花圃边,偷听着他们讲话。

“今天真是不好意思,让大家白跑一趟。月茗过几天就回去学校上学,各位不用担心!”

“华庭,华峰你们等一下,我有事情问你们。”

正准备离开的众人听到华庭与华峰被留下,虽并未看向俩人。但心中明白俩人是被什么事情留下的,有些不知道俩人身份背景的人不免有些幸灾乐祸。正准备说些什么,却被身旁之人及时制止住。

桂锦雯并未理会那些人异样的目光,看着华庭与华峰说道“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月茗是月家的二小姐,是我的干女儿。而我一直将月茗当成我的女儿,既然是我的女儿,那我就不能看着她被人欺负了我还默不作声!”

“华家的小子,上次的事情我本不打算追究。也是月茗真的生病了,也怪我没有照顾好她。”

“但这次是怎么回事?”

“我可是听说是你与月茗单独相处的时候月茗的伤口才开裂的!”

“你是不是应该给我解释一下!”

桂锦雯语气坚定地看着华峰与华庭说道,虽然她很欣赏这俩人。对于华峰喜欢兮浅也看在眼中,更加知道华庭喜欢月茗。但看起来是无缘的,按照现在月茗与兮浅的身体状况来看。谁也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毕竟谁也不知道她们的身体还能坚持多久......

“阿姨,阿姨!”

华庭叫了好几声,桂锦雯这才回过神看着俩人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让你们见笑了。我有些走神!”

“阿姨是在担心月茗的身体吗?”

华庭微微低沉说道“我看到月茗走的时候紧紧地捂着肚子,是不是那个时候她的伤口就已经裂开了?”

桂锦雯看着满是担忧的华庭,无奈的摇摇头说道“你们不要嫌阿姨说话重,毕竟月茗是女孩家。你也不知道让着她点,本来伤口就快好了,这下又要从新缝合。并且从新缝合的伤口还有可能会发炎......”

“那,那我,那我能留下照顾月茗吗?”

华庭最终鼓足勇气对着桂锦雯说道。

看着满是希翼的华庭,桂锦雯只好点头同意说道“一会儿我会让人带你去月茗的房间,医生走的时候说月茗后半夜会发烧。你到时候注意点!”

“谢谢阿姨!”

“我跟月茗单独相处的时候,我只是跟她开了一个玩笑。我不知道她的伤口会裂开,要是我知道的话,我绝对不会跟她开玩笑的!”

桂锦雯看着一瘸一拐离开的华庭心中满是无奈,她又何曾不知道月茗是故意的。她的第二重人格啊,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岁月的长河一念一嗔之间便是永恒,流传哀婉的凄苦。悲鸣着心中的悲鸣,一啄一饮便是荒芜。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