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分公子
精分公子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十二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小石头,今天怎么又没有看到小林子?她去哪了?”小林子是这些小乞丐中的一个,是个女孩子,因为没有名字,李墨只能叫她小林子。

李墨之所以会注意到她,是因为她生的有黑又瘦的,却有着十分坚韧的眼神。

每次李墨给吃的或者铜板的时候她都不争不抢,只等到最后一个来到李墨的身边。

李墨曾问她这是为何,她答:“只为可以多瞧上李墨哥哥一眼。”

话罢,小林子便羞涩的离开了。

当时的李墨并没有放在意上,他只是觉得这是一个孩子对自己的崇拜罢了。

被叫做小石头的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儿,他手里拿着李墨给的碎银子,学着大人的模样在上面咬了一口,这才放心的揣在怀里。

小石头用自己的衣袖抹了一把脸上的鼻涕,表情严肃的看着李墨,“听说小林子的爹爹给她寻了一门亲事,她这几天就要出嫁了。”

“什么?现在就嫁人?”李墨颇为吃惊,他看小林子不过也就是十一二岁的样子,而东泽国就是最早的成婚年纪也是要及笄才可以的。

不过对于那些穷苦人家来说,嫁人或许是好的,最起码可以每天吃上饱饭了。

李墨本以为自己可以放心下来了,可另外一个站乞丐的话又让她感觉揪心。

“才不是呢,小林子是被卖了,被卖到那种地方去了。”小乞丐左右看了一眼,小声李墨说到。年幼的他都知道那不是什么好地方,更何况是李墨呢。

“卖了?堂堂的东泽国,还有没有王法了?”李墨气急败坏的说道,那种地方他自然知道是什么地方,也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是啊。”小乞丐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他从来没有见过李墨发这么大的火气。

“我知道了,你们早些回家吧。”

嘱咐完那些小乞丐回家,李墨就转身向将军府走去。李墨大踏步往前走着,根本就顾不上身后的小短腿能不能跟上。

当然,桂宝也已经不在乎了,现在的他还沉浸在悲伤之中。

到了将军府门口,李墨就气冲冲的往里走,却不巧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哪个不长眼的?敢档本将军的路?我……”李墨似乎感觉到来自一个长者的凝视,待他看清楚来人,脸上的怒意也忽然消失,换上的是一个极其讨好的嘴脸。

李墨面前站着的是一个双十年华的少女,她生的高挑美丽,肌肤胜雪,吹弹可破。

女孩穿着浅蓝色的衣衫,高高盘起的发髻上簪着镶嵌着蓝宝石的步摇,看上去雍容华贵。眉心那一点红让她看上去更是娇艳,只是略施粉黛,就可说是倾国倾城之貌了。

女孩儿看着李墨笑着,脸上不带一丝怒意,“少将军,您这是去哪了?有没有撞伤你啊?要不要我叫郎中给瞧瞧啊?”

说这话的时候,女孩对李墨步步紧逼。

“长姐说笑了,我这皮糙肉厚的,撞一下无妨的。”李墨自知理亏,就只能步步后退,一直到他的背碰到身后的大门,退无可退了,这才停了下来。

李墨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魔王,最怕的就是自己这个大姐,可以说将军府是这个大姐说了算的。

老将军平日里不在家,大小事务全部由这个长女代劳。老将军溺爱这个独子从来舍不得打骂,但是长姐可不会,别看她生的斯文,可把李墨打趴下,从来没有超过三招。

有时候这个长姐发起火来,连老将军都怕,所以老将军就劝李墨不要惹事。

可就算是长姐严厉,但对李墨也是极好的,毕竟,李墨是她一手带大的,这将军府里除了将军,就只有这位大小姐知道李墨的真实身份了。

就算现在她已经嫁为人妇,还是不忘成天往将军府跑,为的就是自己这个不可救药的弟弟。

“元白,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我给你布置的功课都做了么?爹爹这才离开一天,你就无法无天了是吧?”

刚才还雍容华贵的贵妇,下一刻就变成了骂街的泼妇了。

对此,李墨也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就是爹爹在京里,也没有你严厉啊。”

李墨小声嘀咕,不在意的做着小动作。

“你说什么?”李琅厉声问道。

“没有啊,我说,长姐说的对,如果不是今天学堂的功课太多,我早就回来了。”李墨装的若无其事的,他肯定是不敢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姐姐的。

“是么?”李琅眯眼问道。

“自然,自然。”李琅说着,看了一眼大街上,示意姐姐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自己堂堂将军府的少将军,还是要面子的。

“先回去再说吧。”

这时,李琅注意到身后一项欢实的桂宝,现在竟然少言寡语了,就问:“这个小子是怎么了?”

“他啊?没事,过几天就好了。”

这时桂宝追上来,很不识趣的说:“少爷,今晚的饭我要求加个鸡腿,你对那些小乞丐比对桂宝都好,还要帮他们找……”

桂宝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李墨捂住了嘴巴。

两个人的异常被李琅察觉,她冷艳的脸上最后一丝微笑也逐渐消失,“说,你们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事没事,就是几个小孩子闹着玩呢。”李墨捂着桂宝的嘴巴,嬉皮笑脸的对李琅说着。

“是么?”李琅微微一笑,缓步走向李墨,一把揪住他的耳朵。

“哎呀,姐,疼!…”

见李琅把李墨揪着近了将军府,桂宝下意识的摸了把自己的耳朵。

威严宏伟的相府里,已经时至深夜,苏夫人还没有放过云棠的意思,云棠顶着一双熊猫眼,坐在灯下绣着锦帕。

“嘶……”云棠疼的撕牙,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针扎到手了,从小没有见过针线的她,哪里做过这样细作的活,就连针线她都很少见的,可苏夫人这一送就是一百条锦帕,还要让她在三日内绣好了。

她想到苏晴会报复自己了,可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听外面的打更的喊着,云棠知道已经是三更天了,她没有睡着,看她的婆子倒是熬不住了。

云棠打了个哈切,顺势趴在桌子上就准备睡觉,可刚一眯眼,就感觉有人揪着她的耳朵,随之耳朵上传来火辣辣的疼。

“小姐,您可别为难看奴,看奴也是身不由己的。”婆子寒着脸,不苟言笑的看着云棠。

“王妈妈,我真的好困啊,你让我睡一小会,就一小会,好不好?”见这是个妇人,云棠就猜想她可能是个自己娘亲一样有孩子的人,就可怜巴巴的求着她。

“小姐就别为难老奴了,若是三日之内小姐绣不好的话,老奴可是要吃板子的。”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