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从良手册
渣男从良手册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十九章 有意装病引矛盾

江勋一双如鹰目的眼眸朝着赵瑾瑜射出冷厉的光,“宣王殿下虽是天生贵胄,可我的琉璃亦是我的掌上明珠。殿下轻视她,不肯给她个正经名分我也不计较,然而我竟不知殿下竟然对琉璃含了杀意,害得她如今性命垂危,已然了无生气,宣王,若我女儿能转危为安便也就罢了,但若是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宰相府必不会善罢甘休。“

说罢,江勋便也不等赵瑾瑜回应,直接便由着身侧的清芷指路,他们带着一种丫鬟奴仆,浩浩荡荡的便朝着江琉璃所居住的流盈轩而去。

赵瑾瑜被江勋一同怒骂的脸色微沉,自觉心里不快,他本是等着江勋插手苏家贪污案的好消息,不料好消息没等来,倒是等到了江勋的一通警告,现下他算是看明白了,敢情让是女回娘家递话,递的并非是帮助自己之言,反倒是跑过去告状的。

现下向来,怕是刚刚清芷手中的那封书信,不是请求查案,而是怨怼自己之言。

被江琉璃这么耍上一通,赵瑾瑜心里不太舒服,然而疑惑却是更甚,怎的江琉璃就莫名其妙的就开始气息奄奄了?昨夜不瞧着她还活蹦乱跳的,怎的一夜工夫就病重了。

这其中的猫腻,他是必须得一探究竟不可。

思及此,赵瑾瑜先是同白致远告别,这才急匆匆的往着流盈轩而去,他刚一到门口,便见着两个从江府来的小厮正从外抬着个空担架进院子里来。

赵瑾瑜问:“这是做什么?”

小厮抬头看到是赵瑾瑜在问话,便停下脚步,老实回复说是江琉璃虚弱不能行走,故而江丞相才让他们去找了副担架过来,说是要带江琉璃回江府去医治。

赵瑾瑜闻言面色更沉,他大步由走进了房内,自外堂走进内室,只见得江琉璃的床边围了一圈人,什么郎中、丫鬟、婆子之类的人物兼有,而江勋正坐在床边搁置的凳子上面坐着,目光正焦灼忧虑的朝着床上人看来。

因着人群将床上人围的密不透风,赵瑾瑜一时间不好看江琉璃的神态,他当即有意的加重了前行的脚步,众人听闻声响,回头看到是他过来了,当下便一个个屈身行礼,因着在场人众多,江勋不得不也顾及礼数,便也跟着站起来,冷冷淡淡的对赵瑾瑜说了句‘拜见宣王’的话。

赵瑾瑜随意的往上抬了抬手,示意众人起身,随后便一步步的走至床边,而众人也随着他的走近自动的放开了一条道路。

待赵瑾瑜一看到此刻江琉璃的面色,只觉惊诧不已,眼前的江琉璃面色苍白到可怕,脸上的颧骨泛着一抹不正常的潮红,她的额间亦是虚汗不止,包扎在她额间的白色纱布已然被虚汗所打湿,隐隐可见额间的伤口血色,而她两鬓的长发亦是湿漉漉的,正有气无力的贴在她的脑门间,她整个人瞧着似是毫无生气,有日薄西山之兆。

本赵瑾瑜是怀疑江琉璃是有意装病的,现如今亲眼瞧着她虚弱模样,原本的十分疑心降到了六分,纵然她看着着实可怜,他却总觉得她这病的莫名其妙。

“这是怎么了?”

看他发问,江琉璃虚弱抬起身子回:“回殿下话,自昨日我……咳咳咳。”

她的话才说了几个字,身子像是实在支撑不住,又是立马的倒在了枕榻间,接下来便是一阵的咳嗽不止,她的身子因咳嗽而在床边微微颤着,看起来似是痛苦不堪。

江勋心疼,忙开口让江琉璃别再多言,又嘱咐下人拿开水过来给她润喉。

赵瑾瑜看着床上的江琉璃正由着侍女搀扶起身喝水,而江勋也是正眼都不朝着他看一眼,他索性便指着一侧站立的清芷,命令道:“你来说。”

“是。”

清芷站出来,忙回复道:“昨夜小姐回府后便头痛难忍,半晌后又身子发热,奴婢本想去请郎中,但是小姐不允,说是殿下本是疑心她居心叵测,且小姐额间的伤口又为殿下所伤,小姐不愿意多生事端,便也就硬生生的给忍了下来。今早还强打精神来还书信一封,她说是要替殿下办事,便急忙的要我出府去拿给老爷过目,不料待老爷过来,小姐便已经……呜呜呜……”

清芷一开始还在好好说话,不料这话越是说到后面越是哽咽,最后像是实在忍不下去,便是啼哭不止,显得极为悲拗。

赵瑾瑜听清芷所言皱眉,这侍女的话里话外都在怨怼自己,弄得跟他把江琉璃给弄成这样似的,什么叫做头痛难忍,还不是自个儿昨夜拉江琉璃自床榻下来,所以让她的额头磕了个伤口么?那伤口虽是见了血,却也只是擦破了点皮,只是皮肉之伤罢了,哪里还能害得她头疼整夜,赵瑾瑜瞧着一侧的江勋恨不得要立马生吃了他的表情,当真是觉得此刻真正头疼的是自己才对。

赵瑾瑜就不相信江琉璃还当真是病的如此严重,不过面上并不是他表现出疑虑的时候,他刻意的在脸上表现出满心的愧疚,随即便对着江勋请罪。

“岳父,此事着实是我的错,昨儿个我与琉璃有所争执,这才错手伤了她。不过岳父您放心,我府中的梓暮郎中师从神医鬼谷子,其医术天下无人可出其右,有他替琉璃医治,必能使得她转危为安。”

说罢,他一边指着身后的白泽去请梓暮来,一边又带着几分疼惜的轻斥江琉璃不爱惜身体,身体不舒服了自是要及时就诊,病情哪是能拖延得了的。

赵瑾瑜一边说,一边踱步自床边,正欲坐在床边在对着她说两句亲近话的时候,他猛地瞧见床榻边上湿了一片,也不知是什么水迹,该不会是江琉璃流下来的虚汗染湿的吧?

想到这里,赵瑾瑜忙不迭的便又站直身体,因着他有洁癖,便只好是站着同江琉璃继续讲话,面上的神情依旧是关切的。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