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奥首席阴阳师
大奥首席阴阳师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三十章 阴阳少属

身后突然传来的问话声把侍卫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把信封抚平,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转了过去。

送信的侍卫因为经常出入大奥的各个地方,自然认识的各位大人也就多一些,而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正是阴阳寮的四部官中主典一职的副主典、阴阳少属——井上幸生。

身着黑底银花的主典官服的井上手里拿着长长的笏板,上面不知道是写着要向将军汇报的东西、还是作为副主典被要求记录的东西。乌黑的长发随意系在脑后,有几缕像是逃脱了辫绳的束缚,略显凌乱地从脸颊两侧垂下来。苍白的脸颊上一双发着金光的琥珀瞳死死地盯着面前的人。

“井、井上大人……”

“我都听见了哦,”井上露出一个诡谲的微笑,一口尖利的牙齿像鲨鱼一样看着瘆人,井上接着威逼利诱起来,“别担心,我不会说出去的,也不会阻止你继续看别人的信件,只要让我看一眼你手里的那封就行……”

“是、是……”

如果被说出去了的话,不仅自己会丢工作,丢了性命都是很有可能的事情,毕竟之前看过的那么多信件里也有不少写了些什么小秘密的,就算自己说忘记了估计也不会被相信……

这么想着,侍卫颤抖着双手把信件递了上去,井上收起笑容伸手将信抽了过来。

“过来,偷看也不知道躲起来。”

井上拿着信踱步到几个别院之间的一条小巷中,环顾四周无人这才稍稍安心,数落了一番侍卫之后,听着对方连连称是不觉有些自满,回神又想起手里有正事要办,嗔怪了下侍卫,待其噤声这才准备拆信。

纤长的手指在封口处划了几下,信封成功打开,井上勾了勾唇角,取出信纸。

我洋洋洒洒写了两大页,就是为了更好的迷惑想对我下手的人。

井上也有些疑惑,求救信要写这么多的吗?

“这家伙……害怕成这样了啊……呵呵。”井上打开信纸,还没看就先下了定论,搞得侍卫一头雾水。

然而在看到信上写的东西时,井上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两页读完,井上愤然甩手把信纸扔到地上,哼了一声就头也不回地迈步离开了。侍卫匆忙捡起被阴阳少属扔下的上条妄也的信读起来,想知道是什么让这位大人这么生气。

“我在成功被将军选上了!现在是新人,过得很好~”

“还有专属侍从和别院什么的,以前完全没想过呢。”

“总之非常开心,也没有发生什么要紧的事,不用担心我~”

这……侍卫挠了挠头,这不是事实吗?不应该这么写吗?井上大人为什么会生气呢?

虽然搞不清楚这其中的原委,但侍卫还是赶紧把信件收了起来封好,匆匆忙忙地小跑着前去准备送信了。

他知道在大奥里——

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

-

琥珀色的瞳孔散发的光芒变得有些暗淡,井上跪坐在一旁向旁边抚摸着怀里的猫又的阴阳师请罪。

那个阴阳师虽然随意地坐着,但还是能看出身材高大,并且穿着狩衣。身旁的次元裂缝突然无招自开地裂出一个缝隙,一个飞头蛮的头滚落出来,从开着的拉门处飞了出去。

“对不起!穗村大人!没想到,他居然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这种事情我早就猜到了,他当然是在装傻,不过没想到他还挺聪明的就对了。不愧是那个人的徒弟。”

“既然如此,他一定知道那些事,为什么还要将他留在大奥?”井上有些不解。

“当然是因为大奥是我们可以控制的范围,也是我们阴阳寮的活动范围。要将播磨流的能力也收为己有,自然要好好打算。”

穗村抬手举起茶杯抿了一口,然后手腕先翻再抖将略带苦涩的茶倾杯泼洒在面前的榻榻米上,猫又吓得从人怀里蹦出去,榻榻米上的茶渍冒出淡淡的青烟。

“该死,次元裂缝的不稳定性又严重了,”穗村沉下脸,“有些客人不请自来了呢……”

井上一惊,立即反应过来穗村在说什么,但又有些地方想不明白,为难地开口问道:“能自由地让妖怪出入不是我们的目的吗?怎么……?”

“那也得是让属于我们的妖怪自由出入,”穗村瞥了井上一眼便起身,“对立或中立、都要解决掉。”

“……是。”

被说得哑口无言的井上也跟着起身,在刚刚被人瞥到的时候脊背发凉,他深知跟着这个男人做事不仅要看个人能力还要看对方的心情,但是他仍旧义无反顾,因为他们要探究的、是超越阴阳寮的,更强的阴阳道。

力量从来不嫌多。

-

两人匆匆往有妖气的地方赶去,虽然他们心怀鬼胎,不过在大奥里既然以阴阳寮的阴阳师的身份示人,也就没有人会怀疑他们,而且这次本来也是去捉妖的。

“感受出来是什么妖气了吗?”穗村边走边问,连视线都没有移动。

井上虽然有些不满,但还是毕恭毕敬地回答:“是鬼。”

“呵,没想到阴阳少属的感知力也可以啊。”穗村歪头斜视了井上一下,“果然我选中的人都不会有错,谁说主典就只会文事的。……不过,现任主典确实思想顽固,我试试看怎么能让你这个副主典晋升一下好了。”

现任主典因为不肯参与他们的计划,所以一直被穗村视为眼中钉,而井上也确实想取代现任主典,拜托副主典的职位。所以穗村既然这么说,井上自然是很高兴。

两人快步走着,前面突然出现一个浮在空中的物体,朝着他们的方向飘来。

井上愣了一下,随即看清那是穗村的飞头蛮……的头。

飞头蛮飘到穗村身边,穗村的脚步依旧没有放慢,只是开口:“看见是什么妖怪了吗?”

“看到了大人,”飞头蛮喜滋滋地跟人邀功,“是——鬼一口。”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