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棺
河棺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28章 无奈反村

为了做这个记号,我花了很长时间,首先把埋着盒子的那棵树根部的树皮全都扒了,然后用另外的尖细的树枝在上面刻了一个符号。

做完这一切,我才觉得自己不会把这棵树的位置弄错了,只要记得树的位置,那么盒子也就可以准确无误的找到。

但是没过一会儿,我的疑心病又犯了,因为我走远一点看,发现这个记号也还是很清晰。况且我刚才扒树皮的时候太用力了,拔掉了很大一块。

树的根部露出白白的一块,那是和周围截然不同的一段颜色,这本来就很引人注目了,况且我还在上面画了一个叉。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保不齐,某些眼睛稍微尖一点的人看见了,就过来刨根问底,到时候把我的盒子给翻出来了,那我做这一切,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那还不如不要做记号,就把盒子拿在手里,跟着自己安全一些呢。

我用力晃了晃头。想了半天也只能重新把盒子挖出来,又找了一棵不起眼的小树。

这棵树虽然不起眼,但是位置却是我精心挑选的,这一次我不用在上面做记号,也能够毫不费力的认出来了。

因为这棵小树的四个方向都有一棵大树,而且这四棵树长得几乎一样高,一样粗壮,这在林子里也是挺少有的。

我在其中一棵大树上做了记号,这样即使别人看见了,也不会想到我做的这个记号,只是为了方便找到那棵小树而已。

做完这一切,我终于小心翼翼的将盒子藏好,又在上面铺了一层树叶,这一次我铺的很轻薄,不会让任何人看出来这样自然的伪装,才能够骗过其他人。

做好这一切之后,我迅速拍了拍手上的尘土,然后站起身来,向四周环顾了一圈,再次确定周围是不可能有人的,这才放心。

我靠在旁边那颗做过记号的大树下休息。这可大树还挺粗壮的,估计已经有好几十年了吧,背靠在后面都可以感觉到它的茁壮和沉稳。

我在等着天慢慢暗下来,然后可以去村子里面拿东西,可是这段时间实在太难熬了,我只能够在心里默默数数,可是没数到几十就放弃了。

因为我抱有的目的心太强烈了,即使从一数到20,我都觉得焦躁不堪,十分不耐烦,所以最后我还是放弃了,不为难自己。

这个时候想睡也睡不着,闭上眼睛,这几天出现的一幕幕,全都会在脑海中回放,不停的接着。我又蓦然睁开了眼睛,还是呆呆的看着天空,比较清静。

也不知就这样呆呆的看了多久,我感觉天色终于有些暗下来了,我算好了时间从林子里偷偷摸回村里,估计那个时候时机刚刚好。

于是我终于站起身,拍拍自己的衣服,有些急不可耐的向村子里走去。

走出一段路后,我又不放心的回头看了一眼。经过了这些事情后,那个盒子可以说是比我的生命还要重要,已经成了爷爷对我的一种寄托,若不是万般无奈,我才不会将它留在这里。

默默看了一会儿,又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我放盒子的位置,以及这几棵树的位置,我狠狠心扭过头,继续往村子的方向走。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出真相,或者说让自己在这个林子里能够安全生存。

陈远平那个人就像是一颗不定时的炸弹,不定时的东西才可怕,因为算不准它什么时候会发疯。

周遭一个人也没有,现在连风都停了,所以连风吹树叶的声音都听不见了,只有我一个人静静的走在林子里,唯一能听见的声音也只有脚踩在树枝和树叶上,不轻不重的响声。

还好有这些树叶发出的声音,否则我一个人该有多孤寂多可怕。

大约走了将近20分钟,我终于看见村子外面的土墙了。我收住了脚步。远远看去,并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只不过仔细想一想,以前每到这个时候,一定家家户户升起炊烟,飘出饭香。村口也是人来人往,因为外出种田的人或者是干活的人全都回来了,他们都会很热情地和对方打招呼,邀请别人去自己家做客。

但是此时此刻,一切景象都不复存在了。

这时候只有夕阳的余晖洒遍村子的角角落落,可是还是驱赶不走那种从内而外散发出的孤独与寂寞。有些死气沉沉的,我忽然就有些不想进去了。

这几天每次进村子全都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会不会这次进去又会发生什么呢?我真的不确定。我也不想再看见这些事情的发生了,那都是一条条鲜活的人命啊,无缘无故不知不觉就这样死了。而且全都是惨死。

但是不进去的话,我几乎都活不下去,所以我必须得进去!我咬了咬牙,狠狠心伏着身子就往村子里走。

还是和之前一样,我一直贴着泥墙走,就是为了不让人发现,也许我这种担心是多余的,毕竟村子里早就已经一个人都看不见了,剩下的那几个人也可能全都死于自相残杀。

但我此时此刻就是一只惊弓之鸟。我已经承受不起任何意外了,所以只能够小心再小心。

我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到自己家拿东西,因为陈远平没有死的话,很有可能就在那里埋伏,等着我。

而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确定他到底有没有死,是不是还在世上?于是我只能够从他发现我的地方去找找线索,虽然我很不情愿回到那个地方。

我所目击的,他就已经杀死了三个人,我不想再对着那些尸体。可是我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

不一会儿我就摸到了那个地方,还是从我逃出来的缺口进去。一闪身进去,就看见地上七七八八的躺着很多尸体。那鲜血已经将地上的泥土都浸湿了。

而且已经过了大半天,地上的血液已经开始微微发黑,又和我之前看见的那幅图像很像。从数量上看,似乎所有人都死了。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