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遇见
如果,遇见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二章 一指流沙

风动梨花

淡烟软月

翩翩归来的

是红尘梦影里的一点幽心

化作梨花落入你手心

一别如斯啊

常常别过一次

就错了今年微凉的岁月里

水色如烟

分不清哪一朵是时光

哪一朵是忧伤

徒留给我一指流沙的温柔

——《一指流沙》佚名

阳光透过窗棂照射而来,阳春四月微凉的清风,伴着依稀馥郁的花香悠然而来。岁月是绕指而过的一阵风沙,苍老是一段被记忆遗忘的年华。

三月结束,四月伊始,我们距离开学,已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在这一个多月里,我们结束了重要的快慢分班,并且在老师和同学的共同努力下,结束了三月的月底模考。

“铃……”上课铃声逐渐被拉长,在同学们热烈讨论声下,班主任冷杉老师踩着7厘米高跟鞋敲门而进的身影。

“安静啦同学们。”款款而来的老师抱着一沓试卷走上了讲台。“嗯……经过前几天的模底考试,相信同学们都非常疲惫了,所以今天我给大家宣布三个事情。”

“第一个事情,相信大家也都知道,就是四月二十号,是我们束水中学建校一百周年的庆典,也就是同学们期待的艺术节,到时候咱们班要表演的节目,就交由文艺委员林浠负责。

第二个事情则是大家比较关心的春游问题……为了丰富大家的课余生活,经过校领导和老师的一致提议和商议之下,学校将我们高二年级的春游时间定在了四月四月二十三号,地点呢是在束水的青云旅游区内,但是由于那边距离学校不是很远,所以学校这次组织的是自行车绿色低碳环保出行,希望同学们提前准备好要携带的东西。

还有最后一个事呢,就是我手里的这份创意小说大赛的报名表。这个比赛是由多所重点大学一起创办,重点为培养同学们新思维、新创意、新概念的一个平台,如果通过初赛进入复赛而取得奖项的话,那么高考成绩将会有10-20的加分,所以我建议,并且是强烈建议,大家都能踊跃报名参加。好了,我说完了,接下来的时间,请大家安静的自习,我要继续改试卷了,试卷太多批的心累……”

4月20,星期四,天气多云转晴。这一天,在学生会组织和同学们的一致努力下,束水中学处处都挂满了同学们信手涂鸦的画作、老师临摹的名人书法、各色的彩带以及五颜六色的气球,处处一派文艺的氛围。

然后,经过很多天的准备,排练,彩排,我们也终于迎来了束水中学一百年的建校庆典。

19:00,大礼堂,音乐停止,灯光亮起,是主持人激情澎湃的声音——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晚上好。

100年前,担负着救国救民,振兴中华的责任,一座简陋的学堂应运而生;

100年后,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一所生机勃勃的学校正向重点名校迈进。

100年的风雨沧桑,100年的扬帆竞航,100年的春华秋实,100年的璀璨辉煌。

此时此刻,我们满怀收获的喜悦,欢聚一堂;此时刻刻,我们永不忘记那些与我们携手并肩的人们。

束水的非凡岁月,因为有了领导的关心与支持,所以一路峥嵘如歌。

束水的百年征途,因为有了校友们的足迹相伴,所以一路风雨如磐。

束水百年春华秋实,因为有了老师们的辛勤耕耘,所以成绩斐然。

束水百年岁月如歌,因为有了同学们的努力拼搏,所以桃李芬芳。

今夜,让我们欢聚一堂,为束水百年喝彩!

今夜,让我们纵情高歌,为束水百年欢歌!

束水中学庆祝建校100周年文艺演出现在开始!

……

掩映在灯光耀眼的舞台下,躲闪在人潮拥挤的幕后,我看到了,那个一直站在聚光灯下,拥有着精致妆容、身披着高贵礼服、绽放出迷人魅力的主持人——同学们心中公认的束水女神,校花伊隐。

带着熟悉又陌生的感觉,隔着那么近又那么远的距离,我心中腾起一种奇怪的感觉——此刻站在聚光灯下的她,不是我之前认识并且熟知的好朋友,而是一个我从未见过、从未了解的、陌生、而又疏离的伊隐。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像是一粒粒流沙,才积攒成一片广袤无垠的沙漠;一条条涓流,才形成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而彼时所能被一击便溃不成军的我们,也正是由这些莫名、无来由的、从我们内心深处如雨后真菌般隐秘地生根发芽茁壮成长而起的嫉妒。

“——感谢老师们为我们带来的精彩大合奏,接下来让我们欣赏,由高一(15)班叶忻同学为我们带来非常具有傣族风情的《孔雀舞》,下个节目由高二(3)班做好准备。

“我说籽言你好了吗?快要到我们了,你换个衣服还要和乌龟比赛一番,也真是够慢的。”

林浠的声音适时在门外响起。

“好了好了,马上就好了,你别催啊。”听到主持人宣读的高二(3)班,我才猛得为下一个节目就是我们上场的大事而慌张焦灼。

“林浠,你们准备好了吗?马上就要到你们上场了。”我刚脱下帆布鞋,就听到伊隐甜美的声音。

“差不多了,就等籽言换衣服了。”林浠焦急地看着手表,“可是……她怎么还不出来,还有五分钟!我的天啊,她该不会是在里面昏过去了吧?”

“放轻松点,时间还来得及,等下上场,不要紧张,也不要看台下低压压的观众。你只要记得,坐在台下黑暗的角落里,有你喜欢,并且喜欢你的人,他会一直在那里,耐心期待着聚灯光下你最精彩的表现,就好了。”

“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相聚离开,都有时候……哧哧哧……”

“喂……喂……喂……安静!”依稀从前台传来了主持人的声音。“请大家安静一下,保持安静!”

我推开换衣间的门,莫名其妙地盯着她两:“发生了什么事啊?我不过去换了个衣服,外面怎么就吵起来了?”

“别着急,我先去看看,你们先在这等等。”

丢下这么一句话后,伊隐顿时便像个女神一般扬长而去。然后,在配乐哧哧哧的噪音声中,我又听到伊隐甜美的声音“——请大家先安静下来好吗?安静一下!!!由于刚才广播站音响师的疏忽,给大家造成了严重的噪音污染,很抱歉,因为高二(3)的歌曲伴奏出现了一点点的差错,所以接下来,就先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高一(6)班为我们带来的歌曲《过火》吧。”

悲伤的旋律于是从喇叭中传出,然后,在高一(6)班同学深情的献唱中,“是否对你承诺了太多/还是我原本给的就不够/你始终有千万种理由/我一直都跟随你的感受/让你疯让你去放纵/以为你有天会感动”的歌词再次触动大家的神经。

一曲毕,舞台下的同学们都纷纷鼓掌,相互交谈。

“——不愧是小鲜肉音乐生,唱得可比梓楚你强太多了!”

“切”。洛梓楚白了他一眼,转过头对着一旁的班长道:“伴奏出问题?那林浠她们怎么办?”

“凉拌呗,还能怎么办?”。班长大人耸耸肩,一脸看热闹的神情。

“唉,看不到林浠表演的梓楚君表示好难过啊……”损友们也纷纷加入了聊天行列。

“接下来,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最后一个节目压轴出场。”

很久很久以后,伊隐活跃气氛的声音才在数十个节目表演完之后再次响起。

然后,迎着舞台悠悠射下的蓝色灯光,随着舒缓安静的钢琴伴奏,林浠一袭米白色长裙缓缓上场。

“……你可曾听过风跃动指间流沙的声音,你曾窥探时光悄悄流逝的秘密?”指间在沙盘里游走,钢琴若有若无的伴奏下,林浠淡定的一边用细沙绘出一幅幅唯美的图画,一边低声细语。“当记忆里的美好遗失在岁月的尽头;当昔日的深情幻做漫天翩跹的流萤;当江海枯竭,西山水满;当后来的日和月可以豪无瓜葛,山和水可以两两相忘,我只愿守在故事最初的起点,用一颗红豆换你一整个孤单的宇宙;我只愿等在流年的渡口,等到你将风景都看透,再回首,陪我共看细水长流。”

一段钢琴舒缓的前奏,一段流沙作画的旁白,于是,闭着双眼想象着那些我们曾经历过的美好回忆,我轻唱出了那首被人传唱过无数遍的王菲的《红豆》。

还没好好地感受/雪花绽放的气候/我们一起颤抖/会更明白什么是温柔

还没跟你牵着手/走过荒芜的沙丘/可能从此以后学会珍惜/天长和地久

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可是我有时候/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蓝色灯光暗下,红色幕布缓缓拉开,逆着光,我看见了,一个身穿白色衬衣的少年正安静的端坐在钢琴前,十指优雅灵动地游走于无声的黑白琴键上。然后,伴随着这一阵阵唯美的伴奏,我迈步,慢慢从台上走到少年身边,继续唱完这首阔别多年的歌曲。

还没为你把红豆/熬成缠绵的伤口/然后一起分享/会更明白相思的哀愁

还没好好地感受/醒着亲吻的温柔/可能在我左右/你才追求孤独的自由

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可是我有时候/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可是我有时候/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四月二十三日,我们一群人浩浩荡荡地骑着山地车踏上了诗与远方。

自行车沿着盘山公路蜗牛般向前行驶,晨曦夹着露水与野花的气息扑面而来。

陌上翩翩起舞的蝴蝶,花丛随风拂动的野菊,视野中绿得苍翠的青山……咔嚓一声,画面定格,照片凝成下最美的一幅画面。

“好了同学们别太拼命三郎了,我们在这休息一下再继续往前进吧……我这天天跑步运动的人的腿啊都骑不动了,更别说你们这群整天待在教室里当书呆子的孩儿们了。”

冷杉老师的话回响在前边。我看着山上那群密密麻麻停歇在山腰上的小伙伴,只好加速了脚下龟速的山地车。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没错,洛梓楚五音不全的毁歌行动不知何时又开始了。

“喝口水吧。”习惯他一向如此不拘一格的暮城男神直接漠视身旁的好友而关切地拧开了手中的矿泉水向我递过来。

“谢谢。”我口干舌燥地饮下他递来的农夫山泉,心中的涟漪又浮起晕开几圈。

“……休息好了吗小伙伴们?既然差不多了,那咱们就出发吧。”

静守着这样难得的小幸福不多时,却听见前方传来的学生会小部长伊隐的号令声。

“还能坚持吗?”暮城起身,帮忙拎起我放在地上的背包,关心地问。

“没关系,我可以自己来。”伸手,欲从他手上拿回自己的包,谁知,半直起的身体脚后一个重心不稳,又跌坐回了草坪里。

“没事吧?”他蹙眉弯腰伸出手,担忧地将我拉起。

“嗯,我还好。”距离在这一刻突然变得很近很近,咫尺之间,我恍惚听到自己心脏在强烈跳动的声音。是久梦成真的喜悦?抑或是黄粱一梦的窃喜?我已不想再去深究、去追问,只要这一刻,能让时光刻进回忆,幸福刻进生命里,于我,便已足够。

“谢谢,我们……该出发了。”再次强迫自己从梦境中醒来,我匆忙地抽出自己的手骑上自己的山地车然后张惶向前逃亡。

“……哇,好美啊。”

“……唉,骑了那么久终于到了,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

“……这里是我之前给大家极力推荐的青云山,现在,我们终于来到了……开心吗?”

“……哇噻,简直就是人间仙境啊。”

最后一阵嘈杂的欢呼声唤醒我游离的思绪。我深吸一口青云山下清鲜空气,整理整理自己的内心,然后停放好自行车,随着大部队踏上了蜿蜒曲折的石梯。

“你看,那边好美啊……还有那边,快看是什么花,居然长在悬崖峭壁之上!”

“……嘿,籽言你终于上来了,我可等你好久了。”伊隐撩过耳鬓的碎发,用奇怪的目光细细打量我。

被她盯着发懵,我狐疑地用手擦了擦脸,“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有!”她挑了挑眉,“只是你脸上有股很耐人寻味的绯红哦~”看着我下一秒仍旧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她只好无奈地抛过来一个背包。“呶,暮城让我还你,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乱丢东西。”

“哦,谢谢。”云淡风轻地着接过她递来的背包,顿时觉得上一刻刚在心中燃起的点点希望,此刻全都被一点一滴,化作微尘,随风逝去。

“好啦,你站着别动,我给你拍张照。”

“一……二……三……茄子。”

“哈哈,风景真好,再来几张……”

山顶云涌夹着松涛,一幕幕来自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震撼地呈现在眼前。

跟随着伊隐一路不畏艰辛地艰苦跋涉,最后终于登上了山顶看见如此壮丽震撼的美景。

“未上灵山成胜就,先从净地炼心愿”,站在青云寺雄伟的大门前,伊隐好奇问,“这么漂亮的风景,会不会永远存留在我们的记忆中啊?”

“不知道,也许会吧。”我模棱两可地回答,然后举起手中的手机,拍下了几百张当时我们都以为可以珍藏到地久天长的照片。直到后来,很多年过去,我才明白,就像白落梅所说的,山和水可以两两相忘,日和月可以毫无瓜葛,这世上,哪有什么东西会真的永垂不朽呢?

菩提无果,孑身在这座寺院内经历了千年漫长的风霜。

三生池内睡莲开了又谢,依旧年年无他无我的顾自盛放。

古刹佛塔,梵音清唱。寺院中的沙弥晨钟暮鼓地吟诵经文,修行的路途远迷途漫漫。

初升的太阳暖暖的照耀着静水深流的池潭,我俯身,仔细看着许愿池边那串雕刻的经文——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身为俗世中人,怎能参透如此高深的经文呢?毕竟心有挂碍,身有所需,所以,我还是和红尘中人一样,站在心明澄静的许愿池边,虔诚地许下三个愿望吧。

午后,下了山腰,老师们觅得一处青云烧烤的好地方,不由得嘱咐同学们自由活动,徒步穿过松林,爬下青云山,最后直接到烧烤区汇合。

玩心渐起,一路上顾不得同伴的带路而是任性的顾自走走停停,欣赏风景拍拍照片,最后,遂成了被大部队遗留在身后认不清方向的熊孩子。

……举起手机,呵呵没信号真作死。

顺着地上的足迹往前走,呵呵有十几条泥泞的分叉口真气人。

阳光从树木的缝隙中撒下道道万丈的光斑,叫不清名字的大鸟倏然嘎地一声就掠去了远处的山林。

地上的昆虫恶作剧般地蹿到我的脚丫子却又飞快地煽动翅膀飞离而去。

最令人惊吓的,是从不远处传来的树叶摩挲的声音,由远及近,步步紧逼,让人不得不心惊是出没在山林深处的野兽或是人贩子什么的。

仍是一阵树叶窸窣的声响,我回头四周环视,才逐渐看清那条浑身青翠,身形呈S字行走的小青蛇。

……啊,你别过来!我向后退了几步,我手里可有武器!如此想着,然后大脑立即指挥双手把书包护在胸前,哼,如果敢伤害我,我保证不砸死你,哪怕可怜了我的手机……

树枝折断的声音,来者许是疑惑我这个紧张戒备的古怪行为,或是看清了前面有蛇的这个事实,所以他只好折下一旁的树枝,用力驱赶身前的青蛇。

“别怕,它只是一只脾气温顺的翠青蛇,不会咬人的。”

好可怕,刚才发生了什么?我遇见了一条……小青蛇?!大脑天线搭错电线,一时短路地无法接通,然后,梦呓般地带着哭腔地说了以下这句话:“真的么,可你知道我最怕蛇了,你怎么舍得现在才来?”

听到这里,身前的少年无奈的转身走来,伸手拿下我的书包,试探性问道,“吓坏你了?”

惊恐的眼神凝滞在半空中,下一秒少年试探性地伸手摇晃在眼前的身影,却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没事了吗?

——你还好吗?”

这样熟悉的话再次如四时微风吹拂而过,只是,记不清故事的起点,亦忘记了故事的结局,却唯独留下了那句,你怎么现在才来,你怎么舍得现在才来。

啊,是梦么?我刚才好像……看见一条蛇?呃!好可怕!“郁风?你怎么会在这里?”

手掌放下摇晃的动作,缓缓升起的书包,最后原封不动地交还到我手里。“你没事就好了,我还以为你被吓坏了。”见到我眼中对前路惊魂不定的眼神,少年又言,“一起走吗?他们应该着急了。”

熊熊燃起的碳火,裹着食物烤熟的香气四溢飘香,远远地就勾起了我肚子里的馋虫。

“你们俩终于回来了,你们刚才去哪了小浠伊隐暮城都担心死了为了找你到现在他们还没回来呢。”见到我大难不死安好无恙回归的身影,洛梓楚责怪的声音飘在耳边。

“我……”

要开口的话生生被哽在嘴边,视线只不由自主地跟随着不远处缓缓而来的身影游移不定。

“籽言你没事吗?我还以为你又把自己给弄丢了呢。”

“没事。”本能地往她身后的方向摇摇头,目光触及处,却还是下意识地转向他身旁的伊隐,“别担心,我没事”

许是不愿看到这么沉重的画面,或是美食诱惑太大。只见身后的洛梓楚只自顾自地拎着一大串的热狗飞奔而来。“嘿,大家快尝尝我秘制的洛氏烧烤,绝对的舌尖上的味道,不含任何添加剂,不加任何防腐剂,纯天然,纯绿色食品!”

“……我嘞,洛梓楚你这烤的是什么啊?这酸爽,简直了!!”

“嗯,小楚你的口味,越来越……特别了!”见到好友的吐槽,一旁的暮城同学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虽然我是个不挑食的好孩子,但是大哥你整成这样确定不是在整我吗!看着手中一团黑魆魆的烤肉,你说孰能忍住不吐槽呢?

“……诶我说,至于有那么难吃吗?在下不过就是烤多了一会,还有,多加了点蜂蜜,酱油,和孜然粉……而已……啊。”

“哦,只是这样啊,那么,不用客气,这些,就给梓楚君慢慢享用吧,我们自己会再重新制作一批货物!哼,籽言我们走!”

随着林浠帅气的步伐,我们一致踏上了为人民烧烤的光荣任务上。

“首先,烧红碳火,串好食物,其次,蘸油放下去烤,再然后……刷酱油胡椒粉孜然粉黑椒粉等等等等你所需要的配料。再再然后,分着吃吧。”

按照百度上提示的方法,我和小浠手忙脚乱地烤好了几串卖相……还不错的鸡翅,然后——

“呶,也让你尝尝我自创的新奥尔良烤翅!”林浠霸气侧漏地把手中的鸡翅递给了正在乖乖坐在一旁等吃的,洛梓楚。

“嗯,这个鸡翅,甜到掉牙了……

不过,你很有想法,教我学做菜吧!”

随着最后一句话的停顿,梓楚君又毫无疑问地受到了众人的一顿白眼。

躲在火炉旁默默围观,待看到小白鼠脸上逐渐变化的神情后,我才敢拿起烤炉上的两串,来到众人身前。

“我第一次烤的,要尝一下吗?”想到生平第一次亲自烧烤,第一次把烧好的食物递给喜欢的人,内心竟然,有点莫名的小小期待?!

“好啊。”

见到暮城欣然地接过,我的心蓦然漏掉了几拍。

可……

“哎呀我运气真好,刚洗了个手回来就有好吃的了。”

伊隐从身后兴奋地走回来。

“啊?我又回来晚了啊,好难过。”看到最后一个鸡翅如今紧紧的握在暮城手里,她眸中燃起的星芒又逐渐暗淡下去。

“没事,你想吃就先给你吧。”暮城转过身,大方地把鸡翅让到伊隐面前。

“谢谢。”

“……味道不错耶,虽然还是有点烤焦了,但是籽言,我给你的,是赞哦。”津津有味地品尝着我的鸡翅,伊隐还不忘对我打一个大拇指。

视线过处,却看到一直沉浸在鸡翅的香味中还未置评的郁风少年。

“怎么了?我烤的不好吃吗?”

……如梦初醒,那双眼,正如灼灼十里桃林潋滟的桃花,一瞬间,便惊艳了流年。

“火候掌握的不太对,所以……味道就没烤出来。缺了一种能让人满足的味道。”

“你会做菜?

“你下过厨?”

“嗯”,听到这里,少年慢慢的点了下头,“小时候在家学过一点,不过,也很久没下过厨了,生疏了不少。”

“好厉害,可以教我吗?”

“嗯。”

再一次,烤炉旁,少年技艺娴熟地取出袋子里的香油生抽蜂蜜,开始了认真传授厨艺的大神模式。

“鸡翅,因为它本身没有味道,所以我们要先放一点香油和生抽,腌制一下。”

“还有这个玉米,烤的时候不能放那么多的酱油,不然吃出来就……有点苦涩味道。”

“来,接下来是切热狗,对,你就像我一样用刀把它一点点的割一下,不然里面很难烤熟,而已外面也容易蕉。”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