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晏河清
海晏河清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四章无米之炊

新婚第一夜,言灵儿睡得并不踏实,或许是白天各种烦心事情堆积在一起让她昏了头,这一夜她不断梦到前世的各种事情。

梦到自己过了司考后激动尖叫的瞬间,梦到自己拒绝参加公务员考试,选择北京律所成为一名律师时父母的不满,最终她梦到自己打赢了那一场受全国瞩目的富豪离婚案,一战成名,成了业内知名的民事诉讼律师。

“小姐……小姐……”

言灵儿刚梦到自己终于在北京贷款买的那套50平米的小蜗居时,耳边传来了铃铛轻声的呼唤声。

她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耳边湿漉漉的一片。

原来,我哭了啊……

“小姐,是做噩梦了吗?”铃铛擦去言灵儿脸上的泪水,担忧的问道。

“不,是美梦。”言灵儿摇摇头,“已经回不去的美梦……”

“小姐……”

“什么时辰了?”言灵儿作势要起身。

“小姐快躺下,刚过寅时,天还没亮呢。”铃铛连忙开口。

言灵儿闻言又躺了回去,却怎么也睡不着,她侧身望着坐在床边的铃铛,开口道:“铃铛,你想家吗?”

“小姐身边就是奴婢的家啊。”铃铛毫不犹豫回道。

“我是说你原来的家,你进言府之前的家。”言灵儿开口道,“你想你娘亲,想你爹吗?”

“……”铃铛低下了头,双手不安的扣在一起,“奴婢6岁入了言府,卖的死契。对原来家里的事情记得不清楚了。”

“……”言灵儿听了心里有些难受,她拉住铃铛的手,眼含歉意,“抱歉,让你伤心了。”

“小姐怎么说这个,奴婢是真的不记得原先家中的情况了,甚至都不记得他们的长相。奴婢的家原先在言府,现在在皇子府。反正只要是小姐在的地方,就是奴婢的家。”铃铛摇摇头,认真道。

言灵儿望着眼前这个不过十三四岁的女孩儿,突然觉得自己肩膀上的担子有些承重。原来,在她悲伤自己将独自一人在这个世界生活的时候,已经有人将自己的命运与她紧紧捆绑在了一起。

“我有点儿想家……可惜,我再也见不到他们了……”言灵儿喃喃道。

“怎么会见不到,您过两天归宁就可以见到老爷夫人,还有柳姨娘了。”铃铛以为言灵儿是想言府的人了,连忙安慰道。

言灵儿摇摇头,她想念的人今生今世怕是再也见不到了。而言家人对她来说,比陌生人好不到哪里去,她又怎么会想念他们呢?

铃铛见言灵儿情绪低落,帮她掖了掖被子,安抚道:“小姐,别胡思乱想了,时辰还早,再多睡一会儿吧?”

言灵儿点点头,她转了个身,将被子拉高,默默地闭上了眼睛,眼角偷偷流下泪。

爸爸,妈妈,我真的好想你们……

第二天一大早,言灵儿干刚洗漱完毕,曾嬷嬷便从屋外走了进来。

“娘娘,云嬷嬷来给您请安了。”曾嬷嬷恭敬道。

言灵儿整理了一下衣服,坐在正厅的主位上,才对着曾嬷嬷道:“让她们进来吧。”

云又兰带着如月如星捧着一大堆书册,低眉顺目的走了进来,跪在言灵儿面前:“给娘娘请安。”

“云嬷嬷起身吧,这一大早就来找我,不知何事?”言灵儿抿了一口铃珑端来的热茶,淡淡开口问道。

“娘娘昨日进门,本应该让娘娘休息几日,再拿这些俗事来烦娘娘的,但……府上十几张嘴等着吃喝,老身不得不来讨这个嫌。”言灵儿有些惊讶,云嬷嬷讲话倒是比昨日客气了不少。

“嬷嬷说的哪里话,我既然已经过了门,自然就该为殿下分忧。”言灵儿的话听着恭顺,但仔细一听没一句实在的,“账册放下吧,我看看再说。”

云嬷嬷的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不满,却也不像昨日那样,她没再说什么,只得咬牙吩咐如月如星将账册放在桌上,恭敬的退了出去。

待云又兰等人走远了,言灵儿才拿起一本账册翻看起来,她越看眉头皱的越紧,最终翻了个白眼,将账册扔回桌上,这个破败的皇子府果然不出她所料,财政赤字,一堆烂账。

言灵儿烦躁的撸起袖子揉着胀痛的脑袋,府内账务杂乱不清就不说了,最关键的是,没,钱!眼看着就要到月中了,府内下人的月份钱这个月怕是就要连不上。

真叫人头壳疼……

“铃铛,铃珑。”言灵儿开口喊来贴身丫鬟,“去库房里点一下夫人准备的嫁妆,把账册拿来我看看,哦还有,算算我们手中的现银还有多少,接下来的日子,我们恐怕要节衣缩食了。”

“小姐,可是遇到什么难事儿了?”铃铛惊讶的开口问道。

“照吩咐去做就是,不要多问。”言灵儿皱眉吩咐道。

“是。”

皇子府如今别说一分钱都拿不出来的,恐怕还倒欠着不少外债,这些事情,她不想让两个丫头知道,以五皇子目前的身体状况来看,药不能停,大夫还得常请,府里吃穿用度哪里都需要用到钱。

这还真是个棘手的问题。

“曾嬷嬷……”言灵儿有些为难的开口。

“娘娘吩咐便是,老身是太后娘娘赏赐给娘娘的,是娘娘的人。娘娘吩咐便是了。”曾嬷嬷面无表情道。

“……”就因为这个,我才不敢使唤您啊!

“娘娘想知道什么,但问无妨。”

“我对皇家的事情不是很了解。你说说看,这皇子出宫建府后,府里的进项从何而来?”言灵儿问道。

“回娘娘,按照宫律,陛下会对出宫建府的皇子赏赐和分封,皇子若是还在宫中任职,每月还能领俸禄。”曾嬷嬷答道。

“那……”言灵儿欲言又止的皱紧了眉头。

“不受宠的皇子自然分封和赏赐都是最低等的。”曾嬷嬷看出来言灵儿想要问什么,主动回答道。

那就不奇怪了,毕竟一个随时可能早夭的皇子根本不值得皇帝去费心思安排,也难怪他还未到出宫的年龄,就被安置在了这个破败的皇子府里。

言灵儿这么想着对高鸿不由得产生了一丝同情,皇家无情啊!

“这皇子府,水果然深啊!”言灵儿拿起一本账册一边翻着一边叹道。

她身旁站着的曾嬷嬷闻言眼睛闪了闪,没有开口。

与此同时,屋外窗沿下,一个翠绿色的身影偷偷溜了出去。

皇子府书房内

高鸿半躺在软榻上,手里握着一本书正低头看着,面色沉静。一道翠绿色的身影跪在塌边,正是在言灵儿屋外偷听的丫鬟。

“殿下,看起来那边已经准备接手府内的中馈了。”软塌旁边的小凳子上,年轻的男人笑眯眯的喝着茶道。

此人赫然是昨日给高鸿看病的年轻大夫陈方。

“府里一文钱都没有,有什么可管的。”高鸿漫不尽心的翻了一页书,眼皮都不抬,“就让她去折腾吧,正好给她找点儿事儿做,倒也省事儿。”

“我怎么觉得她不像那边的眼线?”陈方挑眉,“她昨天可是在喜堂上给了那边下马威的。”

“知人知面不知心。”高鸿说着合起手中的书,眼神锐利的看了陈方一眼。

陈方心中一紧,端起旁边的茶杯押了口茶。

“再看看吧,本宫不相信那边会只是塞个庶女来恶心人这么简单。”高鸿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改口道。

“我倒觉得那边是给您送来一个福星。”陈方想是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起来。

高鸿挑眉表示有兴趣,陈方从怀中掏出一个药盒递了过去:“殿下不觉得今日精神了许多吗?那两口毒血,功劳可不小。您只需再服用一个月药丸,便可彻底清除体内的毒素。”

高鸿把玩着药盒,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福星,是吗?

“你盯着点儿娘娘那边,她那边有什么情况,及时向本宫汇报,我倒要看看,现在皇子府的窘境,她要如何解决。”高鸿淡淡的挥了挥手,跪在他脚边的丫鬟应了一声,恭敬的退了下去。

另一边,言灵儿头痛的推开眼前的账册,高鸿虽然是个爹不疼娘不爱,没有夺位希望的皇子,但皇家到底也要做到表面上一碗水端平。

齐武帝确实给高鸿分了不少田地和商铺,可惜……

“柳田巷地盘不小,但其实是流民和贫民住的地方,那里脏乱不堪且下九流居多,乱的很。西山那一片的地更是多乱石,是京城出了名的贫瘠。那边的庄子前几年还有村民饿死过。”曾嬷嬷如实道,“五殿下的名下倒是有个店铺在城区,但位置不好,在承天府衙门旁边,根本租不出去。”

言灵儿闻言深深地叹了口气:“人人都说皇家富贵繁华,就是缺少人情味。可我怎么就这么倒霉,连荣华富贵都没有享受到,还要烦恼接下来一个月的生计问题。”

铃铛、铃珑此时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她们将整理好的嫁妆名册放到言灵儿面前:“小姐,这些就是夫人给您准备的全部嫁妆了,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共二十五担,剩下的都是京郊的田地和城里的铺子。这些是地契。”

“小姐,我们手中的现银不多,只有300多两,都是您出阁的时候,柳姨娘担心您受委屈,特意交给奴婢的。”铃铛道。

“300两够做什么?”言灵儿虽然在大齐生活了几个月了,可作为一个待嫁新娘,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对于古代的钱币的购买能力真的没有什么概念。

“若是寻常人家,这一两银子能够生活半年。”铃珑开口道,“可若是咱这等身份的,这300两只能勉强支撑数月罢了。”

言灵儿陷入了沉思,当务之急是要赚钱,可是自己作为独生子女,又是个品学兼优的学霸。老爸老妈根本没让她吃过什么苦,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什么生财之道。说到底,她的自理能力完全依托于现代社会的科技便捷,在古代生活,要不是托生在这么个富贵家庭,她恐怕活不过第一章。

“我怎么就学了法学。”言灵儿喃喃道,“早知道会魂穿古代,我该去农大学个畜牧养殖什么的,至少现在也能靠养猪发家致富。”

“小姐?您说什么?”一旁的铃铛听着她嘀嘀咕咕的,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言灵儿摇摇头。

“曾嬷嬷,我今日能出门吗?”言灵儿扭头问道。

“新婚三天,娘娘还是呆在府上的好。”曾嬷嬷回道。

言灵儿闻言皱紧了眉头。

“不过,娘娘回门那天,可以跟五殿下一起在街上转悠转悠。”曾嬷嬷又道。

“回门吗?”言灵儿陷入了沉思。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