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方郎中
走方郎中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二章 御侍(01)

【第二方】定心丸

药方:朱砂,寒水石,人参,远志,茯苓,茯神,龙脑

制法:上为细末,糯米饭丸,如酸枣大,朱砂为衣

出处:施圆端效方

01

“老奶奶。”小少女的声音带着一种清润的凉意,声线很好听,却不带一丝一毫的情绪,就和她给人的感觉一样,像个精致的不像话的玩偶。

“白音。”她又仰起头看向白音。

“白音,她是谁?”绿萝拽了拽白音的衣袖,这个小少女让她很感兴趣。她从她身上感觉到了某种很亲切的气息,就好像她曾经和这样的人打过交道,但她的脑海中却没有那样的记忆。

“信女。”白音略微弯腰,“这是绿萝。”

“绿萝。”信女看着绿萝,她的眼神仍旧是空洞的,却十分的清澈,绿萝能够看清楚自己倒映在那里的影子。

“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很晚了,树林里有吃人的大妖怪哦。”绿萝故意冲她做了个鬼脸,想要吓唬她。

然而信女依然面无表情,“信女,不怕。”

“信女要去哪里?”白音问。

“信女要回琉璃宫。”信女很乖巧的回答,声音里没有起伏。

“那快回去吧。”白音说,“见到你家主人,帮我问声好。”

“嗯。”信女一板一眼的点了点头,细碎的铃铛声再次响起,信女提着灯笼继续往前走。

绿萝的视线一直紧紧跟着信女,她扯了扯白音的衣袖,“喂,这么晚了,她一个人走没有问题吧?万一遇到吃人的野兽或者是坏人怎么办?”

“没有问题的,我们走吧。”白音并没有花太多时间在这次偶然的相遇上,就好像这种事已经发生过很多遍一样。

“琉璃宫是什么地方?”绿萝满心都是好奇,信女给她的感觉太奇怪了,她不太像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

“是一个需要信物才能抵达的地方。”白音说,“有机会的话,你会见到的。”

“哦。”绿萝跟着白音慢慢往前走。

然而才走了几步远,那铃铛声又回来了,跟着回来的还有去而复返的信女。

她快步走到绿萝面前,将手里的灯笼朝绿萝递过去。

“诶?给我的吗?”绿萝瞪大眼睛,比出一根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子。

“嗯,给你。”信女点了点头。

“可是给了我,你就没有了啊,你一个人会更加危险的。我们有灯笼,你看,白音手里就提着一只呀。”绿萝摆了摆手,不肯收。

冰凉的小手抓住了绿萝的手,信女直接将灯笼交到了绿萝的手里,然后她转身,赤着的足在地上轻轻一点,整个人如同穿花蛱蝶一般,轻灵的跃出去十多米。

“喂!”绿萝下意识的追出一步,白音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

绿萝抬起头看向白音,眼底有着一丝担忧,“白音,怎么办?”

“走吧。”白音拍了拍她的肩膀,继续往前走。

绿萝看着手里的灯笼,这是一只非常漂亮的灯笼,黑色的挑杆,白色的琉璃灯,灯下坠着红色的流苏,和绿萝这身衣裳,十分的相配,像是这盏灯是特别为了绿萝而制的。

“可是……”绿萝回头看了一眼,今夜的月色还算不错,清凌凌的,但名为信女的小姑娘,早已经不知所踪。

“她看不见,所以提着灯笼也没有用。”白音解释了一下。

绿萝脚步一滞,心上浮现出一抹很奇怪的感觉,“看不见?”

“嗯,她是琉璃宫的傀儡。”白音说,“走吧,就在前面休息一下吧。”

“哦。”绿萝变得心不在焉,对琉璃宫的好奇又多了一分。

等见完白音的老朋友,给那个病人治好病之后,一定要让白音带自己去看看琉璃宫。绿萝做好了这样的决定。

因为她很想再见信女一面。

虽然他们刚刚才碰过面。

白音带着绿萝在水边安顿下来,他生好火堆,让绿萝守着火不要乱跑,他信步走入林中,找些野味来充饥。

绿萝坐在火堆旁,她双手托着腮,歪着脑袋想事情。

白音说,信女是琉璃宫的傀儡,她是看不见的,可是如果看不见,为什么要点灯笼呢,傀儡又是什么,是被做出来的东西吗?

“噗通——”就在绿萝想的脑子快要打结时,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巨响,绿萝吓了一跳,那个方向是个断崖,难道是山崖上有石头坠下来了不成?

她提起灯笼,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灯笼光照亮一小方天地,绿萝踩着齐腰高的草朝着崖边走去。

“咦?”她很快就看到了让她觉得有趣的东西。

那是一个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人,他应该是从悬崖上掉下来的,胸口有一处致命伤,悬崖这么高,他就算没有伤也一定会摔死的。

他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年纪,长了一张非常漂亮的小白脸,当然,这不是引起绿萝兴趣的理由。

绿萝蹲下身,伸出枯树枝一般的手摸了摸他的呼吸,他没有呼吸,连心跳也没有。

他应该是一个死人。

绿萝是不会对死人感兴趣的,毕竟这一路走来,沧海桑田朝代更替,天灾人祸,人命最不值钱。

“救我……”已经死去的那个男人,却一下子揪住了绿萝的衣摆。

“救我……我不想死。”他的声音喑哑难听,带着死气,带着一种要和死亡作对到底的狠意。

“白音!白音!”绿萝喊了两声,“你快来,这里有个想活的死人!”

远处传来了沙沙脚步声,应该是白音听到她的声音,正在朝这边走。

绿萝将灯笼凑近他,她的手在他脸上捏了几下,“哎呦,这个人长得可真好看。”

“绿萝,不要胡闹。”白音提着灯笼走过来,他的目光落在了那个不肯接受死亡的男人身上。

“你浑身骨骼尽断,五脏六腑都摔碎了,你已经死了。”白音很客观的说出了这个男人的现状,“你应该接受你死亡的事实。”

“不可以死,不能死……”他的声音很僵硬,却很坚决,“我答应过一个人,不可以死……”

白音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了一下,但是夜色太黑,没有人觉察到他的异常。

“你不想死吗?”白音的声音里,多了一点悲悯。

“都伤成这样了,死去会比较轻松吧,活着多痛苦啊。”绿萝瞧着这个人,有点可怜。

“不能死。”不是不可以死,是不能死,“羲和,在等我。”

“白音,你能救他吗?他好像有不得不去见的人。”绿萝曾在北冥寒冰里等一个人等了许多许多年,可是却始终没有人来,她不记得自己到底等了多少年,也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要在那里等,或许要去见她的某个人,像眼前这个人一样,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一个人悄无声息的死在了什么地方。

想到有另外一个人和自己一样,要等一个不会再回来的人,她就觉得有点难过。

“罢了,你想活,那就活着吧。”白音的声音分不清喜悲,绿萝看了他一眼,不知是不是错觉,她从白音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羡慕。

她揉了揉眼睛,白音神色如常,她果然看错了。

没有羡慕,他还是那个温吞的不像郎中的郎中。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