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娘子大过天
一声娘子大过天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三十三章 赎回玉佩

安蓉揉了揉发酸的太阳穴,一定是穿越的事情让她的压力太大了。阿沉虽然没有对她做什么,她既然在床上,他肯定又去打了地铺。

这是在故意辜负她的心意!真当她乐意让他睡床吗?只是不想欠人情而已。

安蓉目光转向角落,果然,阿沉裹着被子睡得正香,侧着的身子自然地蜷缩,只露出一半侧颜。

一丝阳光落到阿沉白皙的脸庞,如玉般微微发了光。那张本就英俊的脸,似乎更加精致几分,纤长的睫毛随着呼吸轻轻颤动,在眼底洒下的暗影,让五官都立体起来。

安蓉呼吸一滞,微微红了脸庞。老天爷真是不公平,一个大男人竟然比她皮肤还好!

对,她肯定是嫉妒了。

安蓉刚要别开脑袋,阿沉身子一翻,整张脸都露了出来,三庭五眼,秀气与英气并存。

前世做杀手的时候,她就学会了控制心跳,就是为了避免关键时刻暴露情绪或行踪。

等她回过神来,竟发现自己心跳又快了几分,不敢再去看阿沉。

那张脸太开挂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视线太过炙热,阿沉揉了揉眼睛醒了过来,看到安蓉,眼里自然流露出一丝依赖。

“娘子,早。”

“早什么早!你竟敢起的比我还晚,想偷懒了是不是?”安蓉斥责道,压下心底一丝心虚。

“娘子……”阿沉委屈。

“行了行了,你受了伤也不能做什么了。别搞得伤上加伤就行。”安蓉安抚。

阿沉立马笑容满面,比窗外的阳光还要灿烂。

安蓉算是没了脾气,再加上阿沉的确算伤势颇重,对他总算是温柔了一天。隔天早上,安绪早早地就起了床,拉了处理好的虎皮去镇上卖。

一下早市,安绪就兴冲冲地赶了回来,手里还拿了个沉甸甸的钱袋子,“妹妹,那个虎皮卖了个好价钱!”

安蓉还没反应过来,安绪已经把钱袋塞到了她手里,说道:“你是女孩子理应当家,这钱就给你保管。”

入手沉甸甸的,饶是安蓉再从容淡定,心中也不由一喜。

“娘子好厉害,真会赚钱!”阿沉伸手摸了摸钱袋子,脸上也多了笑容。

安绪脸却沉了下去,“妹妹,欠了别人的,要记得还。”

“大哥,我明白,你放心。”安蓉怎么不知道她大哥的意思。之前阿沉为她当了一块玉佩。他不说,原来还死死记在心里。

安绪神情依然不悦。安蓉笑了笑,“大哥,你放心。别说欠的会还,就算没欠,我也不会傻到拿自己抵债。”

大哥这是生怕别人拿她的宝贝妹妹抵债了。安蓉有些哭笑不得,心里却暖融融的。

阿沉听不大懂安绪的意思,却还是不悦地皱了皱眉头,靠得安蓉又近了一些。

安蓉很快把阿沉的玉佩给赎了回来,再加上房租已无多少剩余。天气也渐渐冷冷了起来。

“娘子,冷。”阿沉跑到安蓉面前,把她的手包在手心,刚想抱到怀里就被她给抽了出来。

“娘子。”阿沉不满起来。

安蓉突然想敲开阿沉的脑袋,看看他生病的脑子里,是不是只有她的记忆。一股冷风吹来,阿沉挺拔的身躯抖了抖。

“冷就快点回房,傻愣着做什么。”安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生气,气得亲自动手把人拉了进去。

屋里总算比外面暖和一些,可也好不了多少。安蓉走到自己的床铺边伸手摸了摸。被褥已经凉了,触得指尖都抖了抖。

她目光落到角落阿沉的被褥上。

“娘子不能打地铺。”阿沉侧身挡在她面前,还伸开双手挡了挡。

“谁说我想睡你的地铺了?真是个傻子,真当别人和你一样傻不成?”安蓉看着阿沉恳切的目光,看着他黑白分明的瞳仁里的关怀,就觉得一阵烦躁。

阿沉慌忙摇头,讨好地晃了晃她的手,“娘子不傻。”

安蓉摸了摸怀里。钱袋里已经没剩多少钱,可买一张床还是绰绰有余。心头一动,她转身就往外走。

“娘子!娘子!”阿沉急了,小跑着跟上来。

安绪瞧见了皱了皱眉,伸手就把他给拉住。

“哥,你帮我看好他,我一会儿就回来。”安蓉也没多想,径自朝外走去。

还以为打张床要等些时日,没想到木匠那儿早有现成的胚子,只需要钉一钉,晚上就能给送到家里。安蓉也没耽搁多少时间就回了家。

“二妹,你和阿沉又怎么了?”安湛见着安蓉,随口问了句。

安绪脸黑着,哼了一声一甩袖子。

突然一道身影朝安蓉扑去,速度快得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安绪脸色一变,还以为那黑影能把安蓉撞一个趔趄,正要动手。

那黑影到了安蓉跟前,硬生生停了下来,穿着青色布衣的少年面如冠玉,正是阿沉。

他紧绷着一张脸,脸上满是委屈,“大哥,坏,打我!娘子,别丢下我一个人。”

安蓉仔细看去,阿沉的眼睛红了一圈,黑色的瞳仁里映出他的身影,还泛起了波澜。

安绪气得抬起拳头。他什么时候打他了?他看这傻子一点也不傻,竟会睁着眼睛说瞎话。

“妹妹,你别听他胡说八道,不过是拦着他出门罢了。一整天都跟着你,对你的名节不好。”

阿沉委委屈屈的不吭声,只拉了拉袖子抬起手来。只见他白皙的手腕上红了一圈,一看就是被人给掐的。

安绪愣了愣,也有些狐疑。他有用这么大力气?

“娘子,疼。”阿沉把手放到安蓉嘴边,满脸期待地看着她。

安蓉还没反应过来,安绪又被气着了。他压下心头的火气说道:“男子汉大丈夫,这点疼都忍不了?”

“阿沉能忍。”阿沉说道:“可是娘子面前不用忍。”

还说是傻子,他连一个傻子都说不过了!安绪脸色乌沉,若不是安蓉用眼神警告他,怕是又要动手把阿沉给拉走。

“大哥,阿沉的伤才刚好。”安蓉看着阿沉手腕上的红印,也是蹙了眉吹了吹,“这下不疼了吧?”

阿沉欢喜地点头,好像安蓉有多厉害似的。那就差把安蓉当观音菩萨供起来的劲儿,看得安绪再多的火气也发不出去了。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