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擎
匠擎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十章 虫香

“你冷静一点!”我大喝。

李尧这小子脾气其实挺好的,性格有些像小孩儿,这几天也很帮我,但此刻,却真是急红了眼,发狠的跟我扭打在一处,来抢夺我的背包。

撕扯间,泉沟底的石块湿滑松动,我和李尧互相带着倒入水中。我没来得及憋气,顿时呛水,别提多难受了,整个人下意识的想冒出水面,结果李尧这小子却按住我的头将我往下压。

我在水里,又呛了水,一时间根本反抗不过,心中瞬间恐惧万分:难道因为这件事儿,这小子已经恨不得要谋杀我了?

被压制间,李尧另一只手趁机夺下了我的装备包,他得手后,总算没再将我往水里按,而是迅速退开。

我这会儿肺里呛水,痛苦难当,哪里还顾得上装备包,他将我一松开,我连忙窜出水面,剧烈咳嗽着,大口换气,头脸上的水直往眼睛里流,眼前什么也看不见,只听得我对面的李尧也在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与此同时,我还听到了拉链被粗暴拉开的声音。

我一惊,抹了把眼前的水,出声阻止:“住……咳咳……住手!”

李尧一手夹着我的包,一手捏着木匣子,正要打开,一副要破罐子破摔的场景。

我一开口,他便恶狠狠瞪了我一眼,喘气道:“姓卫的,我没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吧?没必要拉着我死吧?啊?”

“是。”我道:“谢谢你这几天,一直帮我,我不能再连累你了,但是……那件东西,价值不菲,不到万不得已,我不能毁了它……这样,你不就是想弄清楚,是不是这件端瓶的问题吗?你把东西还给我,然后你顺着泉沟,往下游走。”

李尧楞了一下。

我接着道:“如果是端瓶的问题,那么你往下游走,这些蜈蚣不会跟着你,你可以自行逃命,如果不是端瓶的问题,咱们再想办法。”

李尧闻言,看了看手里的东西,又看了看我,神情稍微缓和了些,问道:“如果是端瓶的问题,我一个人跑了,你打算怎么办?是抱着你这瓶子继续耗,还是……?”

我内心苦笑,暗道:若真如此,那也只能再另想他法,要让我砸了主雇的东西,而且还是价值不菲的古玩,那是万万不能的,一来,这有违匠人精神,二来……东西给人砸了,我拿什么赔啊!

然而,面上我却只能道:“我到时候自会想办法,这次的事,是我拖累你,你没必要和我绑在一起。”

李尧嘴里骂了句脏话,道:“我带你进山的,这地方又是我家的泥山,你要死了,我不得担责任啊?说的轻巧。”

我哑口无言,道:“要不我给你写份儿免责书?”

李尧骂道:“免你大爷!你要作死我也不拦着你。”说完,便将端瓶粗暴的放回背包里,又将背包扔还给我,自己淌着水,转身开始往下游走。

夜黑,水凉。

水波泛着月光,李尧踩着水负气狂奔,带出哗啦啦的水声。

我拎着包,一边观察着周围的蜈蚣和李尧的动向,我发现李尧的离去,并没有对这些蜈蚣造成影响。

很快,李尧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我站在原地,望着周围的黑暗,和黑暗中密密麻麻的生命,脑中滚动着万千疑惑。

一会儿是这端瓶的古怪之处,一会儿又想起那个叫洛息渊的年轻人说过的话。

问题究竟出在哪儿?

是端瓶,还是我身上的所谓的气味儿?

思考片刻,我决定做一个试验,从水底摸了几块大石头,将装着端瓶的背包,捆在大石头上,沉在水中,自己则开始往下游走。

蜈蚣跟着躁动起来,有些许的移动,我以为它们会跟着我走,但挪移出二十来米开外后,我发现那些蜈蚣还是没有离开原地。

这下我几乎可以确定,它们是冲着装备包里的东西去的了。

郑老板啊郑老板,你给我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么古怪,怎么也不知道事先跟我打个招呼?

水里冷的人直打哆嗦,我想了想,决定将东西留下,反正端瓶装在包里,有石头拴着,也不会自己长脚跑,我还是先离开此地,然后下山请个养殖蜈蚣的人,来对付这些东西。

想到便做,我又搬了几块石头,将包裹周围围起来,确保万无一失。

做完这一切,正要离开,突然只听一阵淌水声,伴随着一声大喝从远处传来:“卫傻帽,我来救你了!”

这、这不是李尧的声音吗?我一惊,转头一看,却见他手里不知端着什么东西,夹着手电筒,正朝我这儿跑过来。

下一秒,便将他将一些东西往岸上扔。

由于天黑,又隔了一小段距离,我也看不出他具体扔的什么。

然而,岸上聚集的蜈蚣,却像是受惊般,一阵骚动,出现后退的迹象。

很快,李尧到了我跟前,我发现他抱着的是个土篓子,不过里面装的不是土,而是一筐大大小小,暗黄色的石头。

我一眼认出来,这是一筐硫磺的原石。

是了,蛇虫鼠蚁的克星,蜈蚣远远闻到硫磺的味儿,就会绕着爬,而这山里挖泥,挖到硫磺石并不稀奇,我记得在采泥料的坑附近,就有很多散落的硫磺石。

合着这小子没有跑路,而是回去找东西救我来了。

一时间我别提多感动了,拍了拍李尧的两臂,道:“啥也不说了,兄弟,以后有什么事只管招呼我。”

李尧道:“别来这一套,包呢?赶紧的,塞一些到包里,看能不能挡一挡。”

当即,我翻出水里的包,将篓子里一大半硫磺石都倒入其中,剩余的,往各自的身上揣了一些,然后试探着开始往岸上走。

果然,我们一上岸,蜈蚣便跟着后退,我俩边走,便将篓子里余下的散料往周围的蜈蚣群扔,一时间蜈蚣群大乱,离的近的蜈蚣都开始四散奔逃,只远一些的,还不死心的围着转。

好在它们现在不敢上前,我和李尧也放下心来。

李尧道:“现在怎么办?”

我道:“端瓶有吸引蜈蚣的古怪之处,山里是不能待了,好在配方已经试了出来,咱们直接撤,不知道回城里会不会好一些。”

当下,我们二人摸黑下山,蜈蚣远远跟着。

不过这些小虫子到底体力有限,跟了一阵子,也就陆陆续续的散去。

等我和李尧下山到村里时,天已经亮了。

我二人将山里的遭遇跟尧妈一说,她推了推鼻子上的老花镜,像是想起了什么,琢磨说:“莫非,上面沾了虫香?”

李尧道:“啥?虫香是啥?”

尧妈瞪了他一眼,道:“我以前不是跟你说过吗?你到是忘得一干二净!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涂料,但它其实有味道,人闻不见,虫子能闻见。虫香分五种,分别招五毒,即:蛇、蜈蚣、蜘蛛、蝎子、蟾蜍。虫香里面以蛇虫香最为厉害,你们应该庆幸,没有遇到蛇虫香,否则,整个山的蛇都能被引出来。”

她严肃的看了我们二人一眼。

我想到群蛇出动的场景,顿时打了个冷颤:在蜈蚣的追击下,我和李尧还能跑,但如果是蛇,以蛇类的速度,我俩可跑不过。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