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妖奇谈
沧州妖奇谈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十八章 杨柳依依(二)

“我不会题字。”孟老板倚在柜台上,看也不看那笔墨一眼。

“你骗人!”阿玲气鼓鼓的说:“这浮梦酒馆的牌匾可不就是你题的!”

孟老板终于撩起眼皮认真地看了她一眼,像是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而后道:“还真不是我题的。”

“那是谁?”阿玲奇怪道。

哪知刚刚还否认的孟老板突然又道:“酒馆二字确实是我题的。”

阿玲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把红纸铺开在酒桌上道:“赶紧写,写点吉祥的。”

孟老板只好拿了笔,认命的站在桌前,狼毫蘸饱了墨汁,连停顿都没有的直接按到了红纸上,飞龙走凤,一笔呵成。

那字写的洒脱,活像执笔之人的形态,漫不经心却又骨气凌然。阿玲赞了一声,满意的拍拍自家老板的肩膀,“好字,好字。”

说着抽掉已写好的对联,将崭新的一副又摆在孟老板眼前,孟老板很是不满,笔也胡乱扔在桌上道:“写一副就成了,怎么还写?”

阿玲皱眉道:“张神医今日和小景在医馆内忙了一天,肯定没有时间置办这些东西,不得给医馆也写一副。”言语间满是大义凛然,让孟老板觉的自己不写都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只好又捡起刚刚扔掉的笔。

凝神想了想,提了一副字,正道是:当归方寸地,独活世人间。

阿玲顺着念了一遍,小心的吹干了墨汁,欢天喜地地捧着去了隔壁医馆。

暮色四合,医馆的人总算渐渐少了,阿玲将对联铺到药桌上,献宝似的对张神医道:“神医快来看看,我家老板特意给医馆题的对联。”

小景听了,好奇的凑到跟前读了一遍,赞道:“好对,当归药、独活草都是药名。”

阿玲沾沾自喜,身后却传来一个否认的声音,“好好说话,明明是你逼我的。”

孟老板提着一壶酒跨进医馆,“去把店门锁了,过来吃饭。”说的理所当然。

阿玲自然从善如流,一溜烟的跑出医馆去锁门。

张神医送走最后一位客人,才有时间到对联前看一眼,那字看似散漫,转折收笔处却暗藏锋芒,就像是眼前这个漫不经心的人一样,好似什么都不在意,内心却无比的柔软和善良

。想到这里,他的眼神不由自主的飘到了那人身上,谁知这不经意的一眼却正好撞进了那双桃花眼里,眼睛的主人眯眯眼,笑意吟吟地说:“如何,被本公子的才华迷住了吗?”

张神医霎时窘迫,把刚刚的想法如数收回。

当夜几人下棋饮酒,阿玲在自家老板手里讨不到好便想尽办法的想着赢张神医几杯酒,好证明自己赌棋山庄少爷的身份,哪知张神医一个整天只看医书的郎中棋艺竟不输阿玲,两人棋逢对手,杀的难舍难分。

小景在一边看的无聊,转头见孟老板笑眯眯地说:“你听,谁在哭呢。”

小景侧耳听了听,却没有听见任何声音,又见孟老板笑意融融,觉得背后一阵凉意,害怕的往内里缩了缩,干巴巴地说:“孟老板......我胆儿小,你别吓我。”

孟老板半真半假的唬他:“要不,你出去瞅瞅?”

小景头摇的像拨浪鼓,“不去不去。”说着打了个哈切道:“我困了,我们早些睡吧。”

言语间一盘棋将尽,阿玲执的黑子正势如破竹,一路攻城掠地。张神医神色凝重,聚精会神的应战,见颓势不可挽回,有些失望地撇嘴。

阿玲正喜笑颜开的准备绝杀,哪知孟老板一个手软,宽大的衣袖甩过来,扫去了大半的棋子。阿玲顿时暴跳如雷,“你!你!你!”

孟老板嘴上连连道歉,“不好意思的很,孟某手滑了。”面上却毫无愧色。

“你故意的!”阿玲显然不信,气急的揪住自家老板的衣领。

后者眼皮一抬,轻飘飘地说:“你这个月的工钱还没扣呢吧?”衣领上的手顿时泄了劲,甚至贴心的替他抚平抓皱的布料,“这刚刚有只虫子,我替你抓了。”

“有劳了。”孟老板拱拱手道谢。

“不谢不谢,小的应该的。”阿玲急忙揖手。

两人一来一去,好一个主仆贴心的温馨画面。

小景的嘴角抽了抽,张神医的嘴角却弯了弯。

第二日一早,孟老板被门前熙熙攘攘的人声吵醒,披了件大氅出来,推开二楼的窗户,见神树下挤满了人,简直比庙会还热闹。

提着各种贡品和麻钱的人挤在栅栏前面,将一串串的铜钱扔进去,然后恭敬的上一炷香,再虔诚地拜三拜才算圆满。

孟老板打着哈欠在二楼瞧的有趣。

临近下午的时候才算人少了些,阿玲终于能安心的在门前搭了梯子贴对联。贴好后也不忘去给神树摆了点贡品。

王婶在厨房忙碌了一天,包了满满两托盘的饺子,一个个白白胖胖,像极了小元宝。

天黑的时候都下了锅,在沸水里滚上一滚,然后热气腾腾地端上了桌。

小景布好筷子,孟老板拍开一坛老酒,酒香混着饺子的香味,光闻着就叫人垂涎三尺。

阿玲迫不及待地夹了一个饺子,被烫的满嘴却还是满足的对王婶道:“好吃,好吃。”

王婶笑笑,让她慢点。

孟某人吃饱了饺子,一个人歪在榻上饮酒,嘴上却不住的嫌弃,“你这塌也太硬了,硌的我骨头疼。”

张神医嘴上道:“软塌睡多了容易落病。”却还是起身从柜子里拿了两床崭新的被褥让孟老板垫在身下。

酒足饭饱,阿玲拉着张神医对弈,赌子时的大红包,小景急忙坐在自家公子身后替他加油,孟老板好似不在意地阖着眼,却在每次阿玲将要走错棋的时候不经意的抬眼扫一眼,吓的阿玲拿棋的手抖三抖,然后重新思量下一步的落子。

如此一来,两人一盘棋下的难舍难分。

待到月上中天,子时的更锣声响起,这盘棋才算完事。

阿玲以一子之差输给了张神医,也就意味着她将半个月的工钱送进了张神医的口袋,阿玲苦着脸望着自家老板,就差开口哀求了,张神医却善解人意地说:“不用不用,就当我给你的年钱。”

说着又塞给小景和王婶一人一个红包。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