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灵使
御灵使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385章 我是谁

此刻,仙涌的子夜,星河耿耿,玉露零零。

顾诺夜机归来,便兴冲冲回到亚诺星际,心里满是安弥笑容可掬的俏模样。公务并未完全解决,但安弥太久没有消息了,信息也不回电话也不能,从未为任何事担心过的顾诺甚是担心,留下顾贤处理其他事务便自己先飞了回来。

当电梯“噔”停在十八层办公区,里面回荡着空空的共鸣声。

空无一人的亚洲诺星际十八层,显然,早已经人去楼空!顾诺的欣欣然的表情立马换回刀削脸,拉得长长的掉头就往疗养医院奔去。

他从来没为了见一个人急成这个样儿。当推开他为安弥订了半年的疗养个人专房,里面更空更白。拦下一名看着他发愣的护士姑娘问,护士回答说安弥那一次被他卷走后从来没回来住过一天。疗养病房一直就这么空着的。

“不过院方是天天照样过来查房的。”姑娘补充道,还没等她说完,顾诺已经大踏步奔出疗养医院。

陈澈的电话不通,安弥的电话一直打不通!顾诺一直没有在他们的群里,他从来不加群的。可现在没法子,硬着头皮让顾贤把他拉进天煞孤星群里,可是,群里也是一片死寂。

顾贤打电话来,说他只能联系到福琳,但福琳说她很忙,回来再跟他聊也挂线了。

顾贤此刻还有德国,顾诺是头一回,一个人毫无头绪得不着边际地面对一件事情。

在安弥和陈澈带着幽萤到“鬼市”找顾秀要绣花鞋,却拉着撕斗中的幽萤和顾秀消失了之后,福琳莫名其妙地就只剩下一个人。

安弥和陈澈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失踪了,她曾经去过古玩市场,一点痕迹也没有发现,也并没有任何一个人见过安弥和陈澈来过。

五个天煞孤星,走着走着就会散了的。这个她比谁都清楚。她安静地拿着《宝书》汇聚丹田之气聚精会神地研读,以抵抗幽弥小苑继续发挥它的毒性。

事实上,这毒仿佛在幽萤随安弥和陈澈消失后减得微乎其微了。福琳有一天醒来百无聊赖,忽然想起手中的一纸民国地契复印件!

于是,她转入戏台把戏台上的木板踩得山响,终于才把神探阿禄给“踩”了出来。

“别踩了福美人!要踩塌了你掉进哪个时代我不敢说。”神探阿禄从戏台手探出头来,见福美人竟是一个人来的,笑了。

“大头禄!你是蟑螂啊?不踩还不出来!”

“哈哈哈。”神探阿禄大笑起来,他有多喜欢福琳的美貌只有他自己才能明白。可是,再喜欢也是奈何,阿禄对未知世界充满敬畏!

福美人,正是他敬畏的未知世界。他看出来,只有她才有能力穿越阴阳与时空,把民国地契给偷了出来。

现在,顾家的历史因为她的枯骨掌而改写了,顾钱心安理得持有顾家全部产业至今,突然在七十七年前他要主持改写地契前一刻,失去了这一纸顾氏全部基业都在顾曼秾名下的地契!等于顾钱无法改写地契,等于之后发生的一切关于时代更迭资产重新登记依次作废不复存在!

等于顾钱什么也没有!真相终会昭然若揭!

而顾家,又岂止顾家这么简单,关符的是整座城市的命运!

福琳呆在戏台上,整天跟大头禄商讨术数上的要领,和推理上的知识点。福琳这才发现这大头禄是本领通天的阴阳神探!他即便自己没本事把手伸进过去或未来获取关键证据,他也有足够的能力让阴阳女煞或能穿越人幽两界的人去完成,比如用条件交换的方式,巧妙利用福琳的枯骨掌!

福琳这几天绕来绕去,便想套出大头禄所知道的关于顾氏的资料,还有想办法套出他是否知道幽界之王是否人间的事!

果然,这天傍晚,福琳收到了顾贤的电话,当时她正坐在戏台上吃着大头禄给她打包来的烧烤,一边研究着接着哪一个时辰可以再在石巷破墙里进入过去的时空里。

顾贤告诉她顾诺找安弥找得着急,希望福琳能帮帮忙。福琳回答说,“我也在找,他们是无端失踪了的。大概自己过些天会回来。”

事实上福琳对此并不担心,只是顾贤给他一条重要的消息,让她以上不安起来,就是:顾诺要到幽弥小苑找安弥!

大头禄见福琳聊完电话,便热衷地接上他们刚刚的探索,道,“幽界之王……倒是听说过。”

“谁说过?幽界之王,长什么样?”当福琳的右手拉着大头禄,让大头禄心神荡漾。

“你的右手,不是枯骨掌时,尤其撩人,你自己知道吗?”大头禄暧昧地对福琳说。

“撩人?撩什么?”福琳皱一皱眉头。

“能电人,通电,通电的感觉你懂吗?”

“是吗?这个我倒不知道。”福琳知道大头禄没有骗她,“好吧。我以后用左手行了吧?告诉我,幽界之王究竟是不是真的存在?”

“这个……我不好说,有一个人,或许知道。”大头禄说。

“谁?”

“卜算子。”

福琳二话不说,直奔上一回她发现自己有枯骨掌时,最失落的时候遇见的卜算子那一段路去。

卡算子好像知道福琳要来找她似的,远远像冲着福琳微微一笑。

亚诺星际一路过去,便是一座小山岗。福琳停下脚步,蓦地发现这什么时候就有了这么一座小山岗了呢?

卜算子坐在阶梯上,慢悠悠道,“你所看到的,都不是事实。”

“那是什么才是事实?”福琳迷茫了,“山岗是事实,还是原本路边的建筑群才是事实。”

“你计较哪一个,才是自己了,是吗?”卜算子眯着眼睛看着福琳。

听似问非所答,但福琳明白了,卜算子在用障眼法迷惑她,让她直面自己的内心。

卜算子说,“这里从前,就是一个小山岗,叫黄泥岗,在与仙涌相接的黄泥涌有,黄泥涌后来填了变成现在的城市主干道交通大动脉,而黄泥岗变成现在的高楼大厦。”

正说着,福琳发现暗下来的天色下,起伏的黄泥岗果然渐渐清晰重现城市建筑群!

站在阶梯上,福琳陷入了沉思,忽然抬头问道,“请问,我有私心,哪一个才是我?对朋友仗义的毫无保留的大大咧咧的好人福琳?还是藏着秘密只让自己知道不知有何打算的枯骨掌?”

“要成大事,必须忘记,我是谁!”卜算子忽然起身,提起一直坐着的小板凳,就要走入黄泥岗。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