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者
探秘者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一百一十九章 人鬼殊途

其实我早就明白,她一定知道郑阴阳的不少事情,只是不愿告诉我,连她都害怕的事情,到底有多恐怖呢?我看着她,柔声说:“要不我们劝你爷爷收手!”

郑菲菲摇了摇头,她比我还清楚郑阴阳的性格,要是真能劝他收手,根本等不到现在。我感觉郑阴阳是在下一盘棋,一盘很大的棋,我和郑菲菲,还有李雪珠他们,都是棋盘中的棋子。我不怕成为棋子,就怕下棋人举棋不定,所以我必须主动出击。

郑菲菲犹豫了片刻,转身从床头柜里拿出一只香,还有一张折叠起来的纸,她打开纸取出一根白色的头发,绕在香上点燃之后,微微闭着眼睛念念有词,左手像算命先生那样掐了一会,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把香捻灭,对我说:“走吧!”

想不到这么快,她居然就知道鬼王躲在哪里了。我问道:“不用带罗盘吗?”

她指了一下自己的头,笑着说:“时辰和方位都在这里面装着呢!”

我愣了一下,记得郑阴阳带着我去追踪鬼王的时候,还拿着罗盘折腾了半天呢!

我和郑菲菲下了楼,见那些客人都走了,郑阴阳一个人在抽烟喝茶。郑菲菲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怎么没见周阿姨?”

我故作轻松地说:“走了,去了属于她的地方!”

郑阴阳听了之后,端到嘴边的茶杯停顿了一下,却没有说话。

我和郑菲菲出了后门,见后门的车位上,停了崭新的车子,我不认识车标,但是一看这式样,就价值不菲。我记得她的那辆车留在了昌北机场,想不到又买了一辆。

上了车,郑菲菲说:“这是爷爷送给我们的,今天下午才提来!”

有钱人买豪车,比我们买衣服还随便。车子开了半个多小时,停在了娘娘庙的边上。她迎着我惊异的目光说:“相信我!”

我当然相信她,只是我想不通,为什么转来转去,都离不开这里。这段时间,我已经好几次来娘娘庙,和刘根生在这里打架,见完老道士之后被冤杀人,逃离学校却又转到了这里,最后见王秀姑和鬼王相拼还是在这里。

难道娘娘庙跟我有死结?

下了车之后,我和她朝山门走去,见前面的路灯下有一个捡垃圾的老头,我认出老头就是给了小陶俑的人,现在那小陶俑还在我房间里放着呢,等找了鬼王之后,我再让郑菲菲帮忙约老狐狸。老头觉察到我在看他,连忙转身走了,脚步一瘸一拐的,估计那天晚上被几个人围殴,受伤不轻。我正要向郑菲菲要点钱,打算送给老头,感谢他救过我,可是眼见老头已经拐进了一条小巷子,只得作罢。心想着下次再见到他,要好好感谢一下。如果有那么一天我整顿了土门的败类,一定将土门交给老头打理,好过落在那帮家伙的手里,尽干些没用江湖道义的勾当。

进了山门,从老道士住的屋子里有灯光,听到我们的脚步声之后,从里面冲出几个人来。郑菲菲低声说:“有我在这,不用怕,他们不敢乱来!”

那几个人果然没有乱来,盯着我们朝主殿走去。

老道士死后的那天晚上,李雪珠和刘根生就是去的主殿,我跟过去之后,还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在外面。我今天也没问他们这件事,问了也是白问,还显得自己智商太低。

那几个人突然跑过来,挡住我和郑菲菲的去路,其中一个壮汉很客气地说:“郑小姐,要烧香请明天来!”

郑菲菲不客气地说:“找人!”

那个壮汉说:“无论你找谁,都请明天再来!郑小姐,别为难我们!”

这几个人和以前朝我撒人骨化尸粉的家伙,都是一伙的,一看就不是正经人。在他们的面前,我这个教主的招牌,绝对没有郑菲菲管用。但是我想看看,张悟了此时是不是躲在屋子里。我朝屋子那边喊起来:“张门主,你不想要八宝分金定穴铲了是吧?”

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口,正是张悟了,他见了我之后,愣了一下,连忙拱手行礼说:“属下土门门主见过教主!”

我想起了在山门口被人群殴的情景,冷冷地说:“你还知道有我这个教主?”

张悟了急忙说:“当时有人故意捣乱,我让人去维持次序,后来才得知他们误伤了教主,我已经按门规处罚他们了!”

他这番话说得冠冕堂皇,我清楚地记得那几个围着我的时候,他就在不远处站着,此时找借口推脱责任,估计也是看在郑菲菲的面子上。我也装作谅解他,笑着说:“当时光线很暗,他们认错了人也在情理之中。现在你看清我了,我要进去主殿!”

张悟了陪着笑说:“您知道娘娘庙一向就很邪门,师傅升仙了之后,我一个人住在这里有些害怕,所以叫了几个人过来陪着。您要想进去,我怕出了什么事,担当不起啊!要不我这就去给您拿手电筒!”

我感觉主殿内传出声音,推开那几个人之后朝前跑去,刚上了台阶,就见里面冲出两个人来,正是上次和我交手的两个鬼王手下之人。

我心知不是他们的对手,堪堪在台阶上站住,他们两个人也没有像上次那样朝我扑过来,而是一左一右地站在门边,就像两个门神。其中一个人朝我吼道:“怎么又是你?”

我大声说:“我找鬼王!让他出来见我!”

那个人说:“人鬼殊途,他不会见你的,你走吧!别逼我们出手!”

我往后退了几步,朝着主殿那恶魔一般黑乎乎的巨口喊道:“麻烦你们告诉鬼王,教主的信物水灵儿,是水门门主明老给我的,我怀疑他就是杀死前任教主并陷害鬼王的人,有本事找他去!”

我等了一会,主殿内仍没有声音传出,于是接着说:“阴师鸟虽然在你的手里,但是你并不知道谁才是养鸟人,找不到养鸟人,你仍无法报仇,是不是?我可以告诉你,有一个人知道养鸟人是谁,那就是释放你出来的刘离!”

郑菲菲走了过来,站在我身边,低声说:“可是刘离并没有告诉你,谁是养鸟人啊?”

有些事我没法对她说清楚,只能对她说:“我是瞎说的,就是想让鬼王出来见我!”

门口的那个人说:“你走吧!鬼王是不会和你说话的,一旦惹恼了他,可不管你是不是教主了!”

我可不想把小命白白丢在这里,我还要去找老狐狸呢。我转过身去,见张悟了他们站在远处,并没有走过来。或许他们知道鬼王在这里,不敢过来。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