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谋
为谋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三章:双王拉拢

白隐衣望着冷剑秋离开的背影,不禁有些疑惑,他心里想不明白,为什么朝廷不光明正大地走司法程序,而是偷偷摸摸的暗地里交易?其实,对于这件事,朝廷也是很无奈。若走司法程序,就算有证据,但涉及第一楼,就一定会令天下商人注目。那样一点一点的核实证据,再到最后判决补罚税款,少说也得一年之后,可是朝廷,现在却是急需用钱。

再就是,第一楼的商铺虽然遍及魏国和外境五族,但它的根基却是在齐国。所以,若是它的声誉受损,影响了生意,那连带受影响和损失的就是朝廷,毕竟在商人赋税这块,第一楼占了七成之多。还有,在几年前,齐国与外境五族和魏国发生战争时,第一楼曾无条件地捐助了很多兵马和粮草。这个人情,就算是为国效力,人人有责,也是不能不还的。

“白少楼主,在思考什么呢?这么入神。”一个少年走过来道。

白隐衣回过神,看着他,笑道:“原来是卫公子,我今晚的客人,还真是多呀。”

这个卫公子名叫卫一鸣,他的太爷爷是卫国公,爷爷是丞相,父亲是翰林院大学士,姑姑是最得宠的卫贵妃,而卫贵妃的儿子云恪——也就是他的表哥,正是当朝的太子。就算在权利最集中的江京城,他的家族,也绝对称得上显赫。

“怎么?除了我之外,还有别的客人?”卫一鸣问。

“刚刚就送走了一个。”白隐衣道。

“是谁?”

“和你一样,都是有朝廷背景的人。”

卫一鸣见他不想说,便也不再追问,而是直接表明来意,开门见山道:“我这次来,是想帮助白少楼主,摆脱眼下的牢狱之灾。”

“哦?卫公子,我们虽有相识,但却未有深交,你为什么要帮我?”白隐衣问。

“白少楼主,你的事,虽然只是偷税漏税,看起来并不严重,但因为涉及金额巨大,太过惹人瞩目,又是太理寺的杜大人亲自查办,所以,以我的能力,还帮不了你。”卫一鸣停顿了一下,语气一转,又缓缓说道:“能帮你的,是另有其人。”

“是谁?”白隐衣问。

“当朝太子。”卫一鸣回答。

“太子?”白隐衣非常意外,满是疑惑道:“我与太子毫无相识,他为什么要帮我?”

“白少楼主,你是聪明人,我就对你开诚布公了。”卫一鸣脸色郑重,认真道:“陛下虽正值壮年,但却有顽疾缠身。而关于皇位之争,太子虽是正统,却也不能有丝毫大意。当今朝中的权势格局,主要分成两派。一派是太子,另一派是武王。武王的母亲出身卑贱,是外境五族的牧民,并且早就死了。而他自己本身,虽有战功,却并无多少势力。可是壮亲王和刘皇后却全力支持他,进而吏部、户部和兵部也都倒向了他。”

“这么说来,他的确有和太子分庭抗礼的资格。”白隐衣道。

“是啊。皇位之争,历朝历代都是充满了变数。”卫一鸣一副推心置腹的语气,道:“朝中剩下的一些人,大多都是陛下的纯臣,不会轻易参与党争。所以,要想增加胜算,就只能向朝外扩张势力。而朝外,就是江湖。第一楼虽然只是经商,并非江湖中人,但自从冷剑秋归附后,第一楼也在江湖中有了极高的地位。”

“卫公子,你不够坦诚。其实太子看重的,不过是我第一楼的钱而已。”白隐衣道。

卫一鸣并不否认,开口说道:“但更看重的,还是你的人。因为不管是钱,还是江湖地位,归根究底,都属于你这个人。并且,只属于你这个人。”

白隐衣略有沉思,道:“党争是一把双刃剑,我为什么要参与?”

“做为商人,你可以锦衣玉食,荣华富贵,过着最舒适的生活。但是,却不可以改变你的商人地位。”卫一鸣的话直中要害,“不然,你也不会被关在这里而无能为力了。别说是从三品的大理寺卿要关你,就是九品的县令要关你,你同样都是无能为力。”

白隐衣被他的话刺痛,道:“太子肯让我做官?”

“四品以下,任你挑选。”卫一鸣道。

“那四品以上呢?”白隐衣问。

“四品以上,不能直接上任,所以,需要一些过渡。”卫一鸣回答。

白隐衣沉默着,似乎是在心里权衡利弊,好一会儿才开口道:“那太子想怎么帮我?”

“如果放任大理寺继续这么调查下去,那第一楼不仅要被罚交税款,你这个少楼主恐怕还要坐上一年半载的牢。”卫一鸣语气沉重,又一转,轻松道:“不过,你不用担心,太子会动用一些关系和手段,让你免除牢狱之灾,只要补交税款就行了。并且,不会有案底,不会有污名,就像以前一样,什么都不会有,清清白白。”

白隐衣心想,这条件可比冷剑秋给的差远了,不禁笑道:“卫公子,你太危言耸听了。而且,也太小看我白隐衣了。你若是想吓住我,那就真的是打错算盘了。”

卫一鸣一怔,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白隐衣一副悠闲的样子,道:“如果你没来,别说是一千万两,就是再多一千万两,我也可以拿。但是你来了,那我就一两都不会拿。”

卫一鸣满脸惊讶,道:“这是为什么?”

“太子帮我,无非就是想让我欠他一个人情,也借此向我表示一下诚意。这样,才有我日后还人情时的归附,和参与党争。所以,这个人情,我怎么能自己来买单?”

卫一鸣很是苦恼,他本来以为,既然第一楼很有钱,那就应该不在乎钱,借钱消灾才对。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却变得一毛不拔起来。他有些无计可施,但一想起出来前与太子的保证,和太子要拉拢的决心,还是为难道:“一千万两,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那就是太子的事了。”白隐衣有意停顿,又道:“又或者,是武王的事。”说完,便事不关己地转过身,一副送客的模样。

卫一鸣听到“武王”二字,不禁有些心慌,心想他也一定派人过来了,失声道:“白少楼主……”他的语气里,已经没有了一丝强硬。

“一千万两,只不过是账面上的数字而已。”白隐衣又转回身,走上前道:“其实,太子只需要找一个高明一点的账房先生,针对性地做一个以假乱真的账本即可,这样就可以把偷漏掉的税款抹去十之七八。只是这种手段,大家都心知肚明,不能查得太深。所以,还需要太子动用一些关系,让大家能心照不宣才行。这样,一切就变得简单多了。”

卫一鸣眼睛一亮,道:“白少楼主,不知哪里能请到这么高明的账房先生?”

白隐衣道:“在我第一楼里,随便拉出来一个掌柜,都可以。”

“那还请白少楼主推荐一位。”卫一鸣道。

“好吧,你可以去找我的七叔,金满堂。”白隐衣摘下自己的玉扳指,递过去道:“你把这个给他,就说是我让你去找他的,那他自然会全力帮你。”

卫一鸣接过扳指,喜道:“那就多谢白少楼主了。”

4

第一楼有二十七个大掌柜,七十二个小掌柜,共九十九个管事人,分布在三个国家的各个地方。而少楼主白隐衣,就是第一百个管事人。至于老楼主白王孙,早在几年前,就很少过问楼里的生意了,一直是醉心山水,神龙见首不见尾。

金满堂在大掌柜中,排行第七,负责打理第一楼在江京城里的所有生意。

他是一个肥得几乎分不清上下左右的胖子,走起路来,一颤一颤地,就像是一个扭动的大肉球,很是滑稽。他的脖子上、手腕上、腰上和手指上,都戴满了金光灿灿的饰品,随随便便的一件,就够普通人家吃喝一辈子了。而他所住的私宅金园,更是和他的名字一样,真的是金满堂,非常奢华,几乎到处都能看到闪着光的金子。

金满堂有一个嗜好,就是爱吃。此时已经是深夜了,他的面前,还是一桌子的酒菜。不过,他却只是坐在那里,并没有动筷子。因为在桌子旁边,站着两个秀美少女,正是清风和明月。他很清楚她们的身份,所以不敢有丝毫怠慢。

“两位少奶奶,少楼主的事,我心里有数,你们就放心吧。”金满堂道。

清风和明月一听到“少奶奶”三个字,顿时就羞红了脸,吱吱唔唔地说道:“七叔,那……少爷什么时候能回来?”

“不会太久的。”金满堂眯着眼睛,笑起来就像是一尊弥勒佛。

清风和明月向金满堂告别,然后被仆人送出金园,在门口处遇到了迎面走来的云飞,主动上前施礼道:“小王爷。”

云飞大方还礼,道:“两位姑娘,这么晚了,可需要我送你们回去?”

“不敢劳烦小王爷,我们姐妹自己回去就可以。”清风道。

云飞本来是想再多寒暄几句,毕竟和她们亲近了,就等于和白隐衣亲近了,可是话已经到了嘴边,却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看到不远处走过来一个人,正是卫一鸣。心想他一定也是来找金满堂的,不管怎么样,绝不能让他再占先机了。

“那两位姑娘慢走,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办。”云飞道。

“恭送小王爷。”清风道。

卫一鸣看到了他,立即加快脚步,一路小跑过来,叫道:“小王爷,你等等我。”

云飞假装没听见,敲响了金园的大门,可是等到仆人来开门时,卫一鸣也赶到了。两个人彼此心照不宣的笑着,相互打招呼,很是客气,很是和气。

金满堂对他们的到来,其实并不感到意外,但还是表现出一副很意外的样子,道:“小王爷,卫公子,真是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云飞拱手道:“金掌柜,是我们深夜打扰,冒昧了。”

金满堂笑道:“这是哪里的话,来,请坐。”

还没坐下,卫一鸣就特意上前走了一步,道:“金掌柜,实不相瞒,我是刚从大理寺出来,受白少楼主所托,把这个交给你。”说着,他便把扳指递过去。同时,又一脸得意地望了身边的云飞一眼。而云飞看着扳指,心里虽有震惊,但脸上却不露声色。

金满堂接过扳指,郑重道:“卫公子,我家少楼主可好?”

“金掌柜放心,白少楼主一切安好。只是,他有些话,让我带给你。”

“是什么话?”

卫一鸣左右看了一眼,犹豫道:“金掌柜,我们可否换内堂说话?”

金满堂脸上露出为难之色,目光转望向云飞,毕竟他是壮亲王世子,身份高贵,不好就这样随意地给晾在一边,迟疑道:“那小王爷……”

云飞很是洒脱,丝毫不在意,摆摆手道:“金掌柜,你不必招呼我,我本就是陪卫公子来的。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在这里等你们就好。”

“小王爷,真是怠慢了。”金满堂歉意道。

“金掌柜,你太客气了,我们来日方长。”云飞道。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