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知
与君知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011.探望(06)

许是大夫在药中放了什么特制的药材,白大侠喝过药后,很快就睡着了。

君不知探探他的鼻息,见他真的睡得熟,便起身走出了房间。

竹夫人站在房外不远处的走廊候着,见他出来,低头行礼,“教主。”

君不知颔首,问她,“最近教中如何?”

竹夫人答道:“有左右护法在,一切安好。”

君不知点点头,“谷丞的内伤是怎么回事?”

竹夫人懵了一下,连忙说:“什么内伤?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君不知冷笑一声,“不知便不知,怎么连说两次。”

竹夫人低下头去,“顺口……”

“把小右和谷丞都叫到书房来。”君不知命令道,先往书房走去。竹夫人不敢跟上,只弱弱在他后头应了声是。

今日天气是真的好,阳光明媚,君不知随手拿了本书坐在窗边看,看到第三个故事时,魔教右护法和谷丞才姗姗来迟。

两个人娘们似的挪着小小的步子,走到君不知身后,又齐齐细声细气地说:“教主。”

君不知将手中的书合上,稍微挪了下姿势,对着谷丞勾了勾手指。

谷丞看了魔教右护法一眼,魔教右护法眼中满是幸灾乐祸,他见此低声说:“我惨,你也惨。”魔教右护法脸上的表情立刻变了,严肃地看着君不知。

谷丞深呼吸一口,走了过去。

君不知冷冷说:“坐下。”

谷丞一屁股坐在了君不知对面,眼睛偶尔会往魔教右护法那里瞟去几眼。

魔教右护法背脊挺得笔直,仿佛没看见。

君不知命令道:“手伸出来。”

谷丞认命了,将手伸过去。

君不知抬起手,正要搭在谷丞手腕上。

魔教右护法突然说:“诶!教主!”

君不知冰冷的目光看过去,还没问他有什么事,魔教右护法被那眼神一吓,连忙改口道:“没事、没事,教主你继续。”于是他收回目光,手继续往谷丞手腕上搭。

“教主!”眼见他的手就要搭到谷丞手腕上,魔教右护法又喊道。

君不知又看了过去。

魔教右护法冷汗直冒,“你不先问问谷丞有什么事吗?比如去个茅厕,或者去吃点东西什么的?”

谷丞连忙附和,“对对,教主,不如让我去个茅厕,说实话,突然间肚子疼。”他装作痛苦的样子,双手捂着腹部。

君不知冷冷道:“这几日你们掌权,胆子大了?”

谷丞立刻道:“哪里敢啊。”说着又将手伸了过去。

魔教右护法也不敢再说些什么了。

君不知手轻轻搭在谷丞脉门上。

他此刻神色平淡,谷丞和魔教右护法都有些捉摸不透他此刻的心思。

约莫过了许久,魔教右护法渐渐显露出焦躁和不安,但又不敢上前询问。

终于,君不知收回了手,问道:“傀儡蛊?”

谷丞凝重地点点头。

君不知冷笑了一声,“徐州鬼家术法,傀儡之书第三十八页,蛊师以五畜之血喂养蛊虫,施蛊之时将蛊虫送进对方脑后.穴位,便能让其人为自己所用。”

魔教右护法正想恭维君不知的聪明绝顶,却听到君不知接下去道:“同庆二十五年,落雁城造反被皇帝打压,同年徐州鬼家被白道围攻,以修炼邪术为罪名,将他们诛杀于鬼家大宅。”

魔教右护法听完心中暗想:果然人书读多了就容易在别人面前掉书袋,但又想到眼前掉书袋的人是他们家教主诶,就不敢再胡思乱想下去。

谷丞点了点头,“教主说的不错。”

君不知问他,“发生了什么?”

谷丞叹了口气,“教主,你也知我爹平时下手没轻没重的。那会是在发现黑衣人之后不久,我被他打了一拳,头有些晕,在回房路上遇到一个古怪的人。”

君不知皱起眉头,“古怪的人?”

谷丞点点头,“是的,他一身红衣,戴着斗笠看不清脸,他……”顿了顿,他继续说:“这个人似乎也是个傀儡,走路的样子颇为僵硬和古怪。我当初同他打了一架,但对方的招式太过诡异,我没能打赢,反而被他打了一掌在心口,就成了现在这样。”他挑开衣服,能看见心口上有一个鬼面的印记。

君不知看了一眼,点头道:“确实是鬼家人的傀儡之术。”

魔教右护法奇道:“当初鬼家人不是被白道歼灭了,?怎么现在还会出现,听说鬼家的功法除了他们自己家人,外人是学不来的。”

谷丞也十分奇怪,“那日攻击我的红衣人,难道就是鬼家的人?难道他们有后人逃了出来?”

“红衣人……”君不知喃喃着。

谷丞和魔教右护法齐齐问:“教主,你认识这个红衣人?”

君不知在两人期待的目光下,摇了摇头。

两人都露出失望的神色。

“怎么?”君不知从他们的神情上看出来端倪,“大夫没有治疗办法?”

魔教右护法点点头,“虽然说我很幸灾乐祸他……”他指了指谷丞,“这个样子,但是老大夫说要是没找到下蛊的人,就没办法解蛊。”

君不知皱眉,“有一种解蛊办法,是杀了施蛊之人。”

魔教右护法小鸡啄米般点着自己那颗小小的头颅。

谷丞说:“外头人海茫茫,要怎么去找?”

“不。”君不知说:“鬼家蛊虫要施蛊者在方圆十里之内,若是超过这个范围太久,蛊虫便会慢慢死亡,而且听说主人离得越近,控制人的力量便越强。”

魔教右护法想了一会,才想通君不知这句话的意思,“也就是说,那个人还在月宫之中?”他皱着眉头,“可是教主,这怎么可能呢,月宫之中只有我们和竹夫人,还有一个正在养伤的十招败,总不可能是那群孩子,他们也太矮了吧。”

谷丞看了君不知一眼,才一敲魔教右护法的脑袋,骂道:“白痴,肯定是有人闯了进来,别忘了当初那个黑衣人就是从外面进来,虽然他现在是……”

君不知突然站了起来,“你们还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请回吧。”

魔教右护法想了想,“教主,还有一堆白道送过来的虚情假意的文章需要你过目啊。”

君不知皱皱眉,“说了什么?”

魔教右护法说:“他们说我们屠村杀人,很不厚道,希望你能前往正义坡认罪。”

君不知:“……呵,那就让他们等着吧。”

“好的。”魔教右护法跟着谷丞出了书房。

“谷丞,我刚刚有个想法。”出了书房,魔教右护法拉住准备离开的谷丞。

谷丞脚步一顿,回过头,凝重地盯着他。魔教右护法正兴冲冲准备说自己的想法,忽然被谷丞拽住衣领,拖着离开了这里。

君不知在书房里坐了一会,约莫等到一炷香过去,他才起身将手中的书放在了书桌上,走出书房。回到自己房间,他见到里头稍微有些昏暗,是窗子没开的缘故。

他进了房间,开了窗户,顿时室内一片明亮,这亮光还晃了一下他的眼,让他有种刺痛的感觉。

走到床边,白大侠已经醒了,见到他来,笑嘻嘻地问:“去哪里了?”

君不知没说话。

白大侠觉得奇怪,努力抬起头问:“谁惹你不开心?”

君不知坐到床榻边,似乎是在想些什么。突然,他问:“你知道徐州鬼家吗?”

“徐州鬼家?”白大侠想要撑起身子,可惜现在的他气力不足,于是只能趴回去,才接着说:“听说过。”

君不知淡淡道:“说来听听。”

白大侠仔细回想,慢吞吞地说:“好像是平生告诉我的。”

君不知眉头突然往上挑了一下,“继续。”

白大侠说:“他说他祖父曾经在鬼家做过仆役,见识过鬼家的术法,所以略知一二。”

君不知听到曾在鬼家做过仆役时,眼帘垂了下去,不知在想些什么。

白大侠看不到君不知的脸色,于是自顾自的说:“鬼家以术驭人,武功路数十分诡异,所幸同庆年间被白道所灭,听说白道灭掉鬼家后,在他们鬼家后院发现了一百零八具尸体,十分恐怖。”他说完发现君不知没回他,稍微顿了顿才说:“我知道的就这些。”

君不知点点头,问他,“你知道鬼家的傀儡蛊吗?”

白大侠茫然道:“什么傀儡蛊?”他仔细思考着,“当初平生跟我说的时候,只说鬼家会驭人之术,却并没告诉我是如何做到的。”

君不知问他,“任平生这个人……可信吗?”

白大侠怔了下,“大概……可信吧?我认识他有六七年了,他的为人是不错的。”

君不知忽然不说话了。

白大侠猛地觉得有一丝丝不安,正想说些什么,君不知突然抓住白大侠的肩膀,运劲在手,用力往上一挑。白大侠下意识挣扎了下,用手去打他,“你干什么?”

君不知没有理会,只是被他那一打莫名点燃了怒火,运足劲的手一翻,白大侠便重重砸在了床榻上。他“哎哟”一声,突然没了动静。君不知没有注意到这句轻微的声音,一心一意就想着要把白大侠的衣服扒开。

他真的扒开白大侠的上衣。

但他心口上什么东西都没有。

没有鬼面。

早有传闻,但凡中了傀儡蛊者,心口都会浮现一个鬼面印记。若是没有,便是施术失败。

君不知想了想,给他重新穿好上衣,正抬头准备说些什么,手下却摸到什么粘稠的东西。

是血。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