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战争
单身战争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四章 一厢情愿的总是低三下四地衬托着被爱者的有恃无恐

是的,皇甫阑珊那条墨绿色的小连衣裙上的白色花朵不是百合,而是曼陀罗。

两种花长得很像,几乎没有收到过男生送花的顾艺曾傻傻分不清楚。

当然,高中时宋浩然送的不算。

情人节那天他送的康乃馨被顾艺转手送给了她妈。

而如今,这位曾收到过二手康乃馨的母亲气势汹汹地站在顾艺小房间的门口,她手上拿着的还是没换锁之前的钥匙,敢把娘亲拒之门外让她如火中烧。她生气并不是担心女儿的房间里藏了什么人,而是房间里她帮女儿买的那张巨大的双人床上,如今都还只有一个人的压痕。

用心良苦,明月沟渠。

“说吧顾艺,你到底打算单到什么时候?”

生母大人喝了一口玻璃杯里用来浇仙人掌的水,双目突出地瞪着顾艺。顾艺没有提醒她,她怕这个更年期比自己青春期还长的女人直接把玻璃杯甩过来。

妈妈继续诉说着这些年来自己的悲苦。

“你知不知道,我为你这事操了多少心,这两个星期我都愁瘦了,现在只有170斤了。”

“噗。”

顾艺想笑又不敢笑,刚忙捂住了嘴巴。

“笑!还有脸笑!妈妈三高你知不知道,说不定某天脑血管一崩两腿一蹬就去见你爸了,到时候你孤苦伶仃一个人该怎么办?”

“我爸没死!”

顾艺忍不住提醒。

“在我心中早死了!”

妈妈把喝到一半的水猛地顿在窗台上,从顾艺淘汰的小皮包里掏出一张宣传页:“三天后世贸大酒店顶层旋转餐厅,大型相亲会,市妇联组织的,你打扮的招人点!我已经给你交了报名费了,1500块,整整1500块啊。”

妈妈说话时的表情就像是顾艺如果没去就会拧开喝了她一样:“男士的费用更高,能掏得出那么多钱的肯定都是精英。”

连珠炮似的说完这些话,妈妈就来抢顾艺手中的手机,顾艺知道,她曾偷偷记下了自己的密码,索性懒得再改。

“你干嘛?”

望着打开了微信的妈妈,顾艺忍不住问道。

此时,妈妈已经找到自己的头像,点开,给自己转账1500,并强行拉着顾艺的手完成了指纹支付。

“不花自己的钱你不心疼,不会珍惜这次机会!”

说话间,这个体重170的女人已经风一样地吹出顾艺的房间,忽忽悠悠地飘向了电梯间的方向,只有一个幽怨且极具有威胁性的声音远远地传来:“别让你妈死不瞑目~目~目~目~”

后半句应该是“我死也不会放过你”吧?

把惨遭洗劫的手机贴在胸口,顾艺无力地将那副“不争气”的身体甩进大床里,百无聊赖地看着手里的宣传页。

用她这位专业人士的眼光来分析,这张宣传单做得太次了,形式老土,格局蹩脚,那条“资产千万,仪表堂堂”神秘男嘉宾的宣传居然放在最不起眼的位置。

对于这种头像用一个大大的“?”代替,故作神秘的男嘉宾顾艺不感兴趣,就算没有夸大,这种人也不是离异就是丧偶,或者有神秘特殊嗜好。曾有婚介机构做过统计,城市里单身女孩比单身男人要多很多,狼多肉少的年代,真有这样的唐僧,恐怕早就被白骨精们给分尸了吧。

除非,唐僧肉有毒。

彼时彼刻,顾艺脑海里唯一的想法是三天后的那个夜晚,自己如何才能在几十人的聚餐大会上,把1500块钱吃回来,那本来应该是一只闪闪发光的LV零钱包的,那家皇冠级别的网上代购她已经收藏很久了。皇甫阑珊的原话,用几千块的零钱包装十几块零钱,这就叫逼格。

三天后周六,顾艺硬着头皮去参加了那场相亲会。

早上,她站在飘窗前刷牙时看见妈妈的白色小电车就停在楼下的喷泉边,显然她也想让顾艺看到,就像被劫持的人枪顶在脑门上。

本来,主办方是同意每一位嘉宾可以带一位帮忙掌眼的家属的。

但顾艺是故意甩开她妈,她曾打电话给皇甫,被对方无情地鄙视了一番:“我才不要那种别人挑剩下的货色,狼吃肉狗吃屎,老娘只吃新鲜的。”

“新鲜的什么啊?”

“滚!”

嗒。

是价值8000块的手机挂断时的声音,仿佛身处两个始终无法理解的异次元,一个灯红酒绿人声鼎沸,一个云淡风轻,静默无声。

把手机打到微博红人的化妆教程,坐在化妆镜前的顾艺开始心无旁骛地拿自己的脸做实验。

虽然三番五次的打击让她几乎对“相亲会”这种活动丧失了信心,但妆还是要化的,毕竟现今社会,敢以真面目示人的女孩少之又少。

差一刻不到十一点,顾艺踩着皇甫昨晚专门送来的恨天高出门,一楼走出电梯时,她感觉大堂巨大衣帽镜里的那个女孩似乎有那么点风尘,于是忍不住冲进洗手间,把喝了血一样的“斩男”色口红擦了个干干净净,换上随身携带的裸色。

她换口红时隐约听见外面似乎打了一声闷雷,走到大厅一看果然下雨了。

“X”。

顾艺暗骂一声,正准备转身回去拿伞,才猛然间想起自己没伞。原本她是有一把某电瓶车品牌搞活动时送的彩虹伞的。却被皇甫阑珊直接从32楼丢了下去,在她的词典里,伞这种东西是那种失败没人疼的女孩才该配备的东西,真正有魅力的女孩,应该车接车送,偶尔走几步,也有细心殷勤的男士撑伞。

“呼~”

顾艺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喷泉边负责监视她的那辆白色电瓶车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但她却丝毫不敢松懈,电瓶车的主人此刻说不定正猫在什么地方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好在是半开放式小区,车子可以直接开到楼门口。顾艺掏出手机,叫了一辆滴滴。悲哀的是,也许因为下雨打车的人多,足足等了十几分钟,竟没有一个人接单。她的脑袋飞速转动着,过滤着一个个有车的朋友。

桃子,不行不行,现在她那辆小破POLO应该正扎堆在一堆接送孩子的人群中,把周末要上补习班的大宝接回家。

皇甫呢,皇甫有车啊,名下三辆,而且全都是50万起步的豪车,可是,丫没有驾照。据说他爸每年给她买辆车,就是想逼着不思进取的她赶紧把证考下来。

她曾换过三个教练,第一个中年大叔想泡她,被她约出去灌了酒,并怂恿他送自己回家。大义灭亲的皇甫半路上借口下车买套,却猫在角落里打电话给交警。于是,满脸的期待混合着酒气一起喷到交警脸上的老流氓就被抓了,居留15日,罚款两千。第二个教练很正派,却在教了皇甫整整半年后忍无可忍地辞职了,据说在当皇甫教练的那些天,整天被皇甫乱点鸳鸯谱,努力往顾艺身上撮合。后来他便患上了严重的焦虑症,已经不再适合这个职业。第三个教练是个帅哥,在教皇甫练车的第五天,他女朋友就气势汹汹地找到了驾校,结果被皇甫结结实实地甩了两个嘴巴,拉着男朋友一起跑了……

现在想来,能帮忙的也只有杜江了,虽然他平常就爱骑一部川崎250到处瞎野,但他公司里应该有车吧?

电话拨通,顾艺开门见山:“有车吗?没有就借一辆,下雨了,送我去相亲!”

“神经啊顾艺,这么风餐露宿的赶去相亲?让我陪你去跳楼,楼层都可以让你随便选。让我陪你去相亲,你脑袋不会是被刚才那声炸雷给劈了吧?”

电话里杜江的满心不情愿被顾艺的一句“来不来?不来我冒雨去”击得粉碎,连连认错:“行行行,姑奶奶,我去还不行吗,十分钟。”

爱情就是这么不讲理的东西,一厢情愿的总是低三下四地衬托着被爱者的有恃无恐。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