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事生诡
闲事生诡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 014 章 鬼间无常

凛冽的夜风仿佛在耳边低语,空气中的湿度贴服在手臂,皮肤上一阵冰冷带起一身鸡皮,管重眼前空间粘稠般的开始扭曲,原本眉心三寸外的两条锁魂链顿时仿佛失去了灵性,掉落在地一动不动,丝毫没有了之前杀戮已决的感觉。

一个白茫茫的身影缓缓出现,它的到来让管重手里的押鬼牌和锁魂链不听使唤的颤抖了起来,对面的两只鬼卒面沉似水,即便已经煞白无血的脸变得更加寡色,鬼卒已经心升退意,但早已迟了。

白影渐渐变得清晰,相比两只鬼卒虚幻的身形,白影更加显得实在,管重定睛一看,白影带着高帽,帽檐上自上而下写着四个朱红色大字:见鬼生财。

管重起身来到白影身边,好奇的看着白影的模样,白影一手拿着锁魂链,而另一只手却拿着一个纸做的棒子,管重立即意识到眼前的白影应该就是传言中黑白无常中的白无常。

“白爷,我们不知白爷在附近,还望白爷原谅!”两只鬼卒连连后退,它们很清楚自己受贿于人间道术,祸害世人已经是魂飞魄散的死罪,要是白无常真出手,两鬼卒丝毫没有逃命的机会。

白无常俊朗的脸上出现笑容,锁魂链散发出与之前神秘女人锁魂链一样的蓝色,蓝色尖端的锁魂链破空而出,瞬间将两只鬼卒缠绕,鬼卒连忙求饶:“白爷白爷,求求你了,放过我们,我们再也不敢了!念在我们多年效力的份上,还请原谅我这一次!”

“规矩可没有次数可言,犯了就犯了,在我这里没有原谅一说。”白无常高举纸做的木棒,看似普通的纸棒可是令鬼魂闻风丧胆的哭丧棒,只要白无常一挥,魂力不高的鬼魂定然魂飞魄散。

哭丧版落在两只鬼卒头顶,鬼卒发出刺耳的尖叫,犹如地狱冤魂的狂叫让人感到后背一凉,好像金属摩擦玻璃般的渗人。

瞬间,两只鬼卒身影变得虚幻,最后完全消失在管重的眼前。

白无常转身看着管重,布满血丝的双眼大量着管重,注意力最终落在了管重的指头上。

被鬼这样盯着,换成谁也不自在,管重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随后笑着说道:“感谢白爷的救命之恩。”

白无常回过神来盯着管重:“无须道谢,本职而已。”鬼间无常,世人有世人的规矩,鬼间自然也有鬼间的规定,鬼卒作为地府差员,行的就是维持鬼魂持续,避免厉鬼祸害世人,而这两只鬼卒收了世人贿赂,残害凡人违背了天令,定然要遭到处罚,黑白无常也有处理的权力。

“不知白爷突然到此有何目的?”管重可不认为白无常是特地前来救自己的,它既然出现一定有何缘故。

“只是路过而已........”白无常虽然只是搪塞,但双眼一直注视着管重手指上的白尺,管重自然也注意到了白无常的眼神,他下意识的将手放在后背,他可不想自己的秘密被暴露。

“你叫管重吧?”

“嗯。”

“今后定要行善,不可胡作非为,今日之事看来是有人针对,这些日子你还是多多注意吧。”

即便不用白无常提醒,管重也知道今晚来的的两只鬼卒很可能与之前的四只厉鬼有关,定然也是来自远大房产的手段:“谢谢白爷提醒。”

白无常微微一笑:“相信要不了多久,我们还会见面。”

管重一头黑线心中暗想:“还是别见了吧?你可是专门带人去下面的啊,见你岂不是意味着我阳寿已尽了。”心中虽惧但管重维持着笑容礼貌的回答着:“嗯,后会有期。”

白无常的身影渐渐消失,大院内变得空空荡荡,甚至连地上都没有留下刚才战斗的痕迹。

凌鹏呆若木鸡的站在管重身边:“刚,刚才好险.......”

“差点自己成鬼了!这几日还是小心为妙,远大房产的人玩阴的一定还有后招,之前是厉鬼,现在是贿赂鬼卒,我倒想看看他下一手还有什么!”

躺在床上,管重看着手指上的白尺,这几日发生的事实在太突然了。

回想着白无常手中的锁魂链,蓝色的尖端与之前的神秘女人一样,可自己含着鬼卒卡时,使用的锁魂链是红色的,这两者到底有何区别管重不得而知,但有一他能肯定,无论是神秘女人和白无常,他们手中的锁魂链都要比管重的强上许多。

疲惫的管重渐渐进入了梦乡,而在另一处,和管重悠然熟睡的情况大相径庭。

陈老道披头散发的站在神龛前,两只鬼卒魂飞魄散让他眼前的三炷香只剩一炷在燃烧,其他两炷已经断裂,香泥也脱落,陈老道知道自己派出的鬼卒永远不可能回来了:“啊!天煞的,是哪个天煞的!”

用了多年收付的四只厉鬼不知所踪,耗尽心血收买的鬼卒也魂飞魄散,陈老道最后的王牌已经失败,此时的他暴跳如雷,但心有余悸,自己派出了所有心血和毕生所学,都被对方一一化解,陈老道意识到对方的实力定然远在自己之上,年过半百的他可不会被愤怒冲晕头脑。

“师父你没事吧?”道童搀扶着随时可能跌到的陈老道,往一旁的摇椅走去。

陈老道瞬间瘫倒在摇椅之上:“为师毕生心血毁于一旦,收买的两只鬼卒已经魂飞魄散,以我现在的精力和能力来说,不可能再建立与其他鬼卒的关系,看来对方实力远超于我啊。”

“师父,刚才王经理又来了,留下了这些和一句话。”

陈老道看着道童手里提着的皮箱,里面装着不少现金,一声无奈的叹气后问道:“他说什么了?”

“他让你尽快完成任务,不然将收回定金和这些报酬。”

陈老道白眉紧锁,道衣长袖轻挥:“哼!看来只能去请我师兄了,这一趟可不容易,你去准备准备,今晚启程,临走时告诉王经理,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定然除掉目标!”

“师父的师兄?”

“他的功法自然在我之上,只要他肯帮我,定然手到擒来。”

“是,我这就去联系王经理,只是不知道一个月的时间,他们能否等待。”

“不相等也得等!”陈老道大喝一声,随后躺在摇椅上闭目养神。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