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胎路上有点挤
投胎路上有点挤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十六章 聆微(十六)

现在是什么情况?报警吗?告诉别人附身于自己身上的鬼魂失踪了,极大可能去找荆沅沅报仇了,让警察叔叔们前去搭救?

伊白睬手机拿起又放下,脑子转动过速之下俨然有脑崩的危机。五分钟之内腹稿打了三千两百封,却没有一套说辞是让自己有信心能说服警察叔叔的。如果一定要对症下药,那是否那些自命往生界的人才是唯一可能的助力呢?

她迅速百度了一下投胎中介所几个大字,除了得到几百个影视剧话本小说的相关扯淡话题,一个正规性任职单位的讯息都没有。

伊白睬脑子终于短路,她喝口水的功夫去知乎上敲了个垂死挣扎的题:鬼魂索命怎么解?在线等,挺急的……

然后迅速出了门,蹬蹬蹬上楼敲响了房东焉雀先生的门,此时的焉雀先生正在待守十点档热门综艺,几乎是被人强绑着出了门。

“城南医院城南医院,快!”

焉雀从电梯里被人踢了出去,话音被人一路拉远飘在风里,“这位同学真把你房东当司机使唤啊,脸皮不带这么厚的……”

……

城南医院对面有个小公园,种了些花圃果树,公园中心有一个浅塘,四周填了些鹅卵石。因着不是什么大公园,晚上除了些饭后散步的爷爷奶奶外,到了十点多只剩些遛狗的还逗留在这,人狗围着池塘奔跑,空气里一会是花香,一会儿是狗、屎臭,很是迷幻。

顾彬在鹅卵石上一圈一圈走着,背后的花圃里有点点萤火虫窜出,今年的夏天没热几天就歇了气,微风拂过人的每一寸皮肤反而还带着凉意。

荆沅沅远远走过来,长发披肩,穿着一个淡粉色的及膝裙,没有化妆,却反而有一股温婉的气质。

“还以为你又不来了。”

顾彬已经等了半个多小时,极度不耐烦中,看她低着头慢慢悠悠时脸色更臭了,几乎是用一种训斥的口吻。

荆沅沅离他三米远就停了,没有吭声,而围绕在顾彬身边的狗却此起彼伏叫了起来。

顾彬嫌吵,抬脚走向了别处,荆沅沅继续跟着。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嘉禾自杀前找过你?你到底跟她说了什么?”

两人走到一株树下,小虫子簌簌的在她裙摆边飞舞,顾彬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沉默的样子,不复趾高气昂,愈发的深沉。

“你喜欢我吗?”

她这一问,顾彬着实有点讶异,愣了半晌一声看着她的粉裙子一声冷笑,“喜欢啊。”

荆沅沅抬起头,怯生生的看着顾彬,“真的,喜欢我吗?”

……

伊白睬在医院没寻到人,反而被医院走廊里逡巡不去的游魂们吓了一会儿,全程扣紧焉雀的手臂,没修剪的指甲恨不得掐进他肉中。

焉雀始终一副乐颠颠的模样,饶是伊白睬扰了他宁夜也不懂得真的生气和问罪,一边掰开她的爪子一边讥讽,“你这个倒牙疼的样子真的很欠。”

伊白睬脚步匆忙,对他又是抓又是拉,“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能看见鬼?”

“哦,好像说过。”他神秘兮兮的四处环顾,“来,说说,鬼长啥样?有脚没?”

“有,还两只。”

“嗬,多新鲜。”他翻了个白眼,先一步推开了荆沅沅原本住着的病房,里头黑着,开了灯,没想到只看到一个妇人趴在病床边。

“小睬同学,你这探视时间不对啊。”

伊白睬挤了进去,房里没有荆沅沅,她心头一紧,要拍醒妇人时发现她后脑的位置有血从发间渗出,染红了被子的一角,地上倒了个插着几株百合的花瓶。

“这什么情况?”焉雀才反应过来,目瞪口呆。

明显是被人打晕的。伊白睬更加惶惶,把焉雀一推,“叫医生去啊。”

……

荆沅沅忍不住向顾彬走近了两步,可看到他轻慢的表情后又愣住了,“我也以为你是喜欢我的,或者是总有一点点喜欢我的……”

“荆沅沅,我竟然不知道你还关心这个问题。”顾彬想笑笑不出,冷冷的道,“我来只想问你,你跟嘉禾说了什么?是不是,安眠药还有她留学当交换生的事你都告诉她了?”

“?”荆沅沅蓦地愣住了,“安眠药?留学?”

“不然她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跳楼,尤其是在见了你之前。想不到啊,荆沅沅,你狠心起来真教人叹服啊。”

“什么?”

荆沅沅歪着头,表情淡淡的,眼角的泪却不受控制的滚了下来,她木讷的看着这个在问责的男人,一瞬间心底的恐惧成倍的放大,好像有些隐置的画面要喷薄着从脑袋深处挣扎而出。

“我自问我有亏她,但我从来没想过要害她,荆沅沅,我真的是小瞧你了。”

“你不是……你不是喜欢我吗?”荆沅沅哭咽着,低头攥着裙角。

“喜欢?是喜欢你啊,我是这么说过,但那又值几斤几两呢?问来可笑,你聪明漂亮,我放着你不喜欢难道要去喜欢嘉禾吗,荆沅沅,如今你蠢到我都有点不认识了……”

“……顾彬,”荆沅沅止不住的颤抖起来,眼底里大片的黑染尽了整片瞳孔。

寒冷包裹了每一根思维的神经,以至于根植于心的那点不忍和珍惜都变得坚硬起来,并且析出尖锐的冰棱来,伴着残渣,伴着血色。

“我问你,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喜欢,荆沅沅?”

“荆沅沅”抬起头来,从眼中蔓延而出的黑色瞬间侵略了脸孔上的每一寸肌肤。她看着顾彬,恨不能一眼把他剜成碎片,再揉进眼里。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