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戎6.39日
卡戎6.39日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三话:列王的纷争(一)

你有没有听说过?如果这世上只剩下最后一只知更鸟,它或许可以让歌声充满天堂。

那歌声一定会在唱:让我们永远在一起,我们,永远,在一起。

【壹】

可是当少女转身推门离开的那一刻,夏致条件反射的推开怀里的人站起身,顾不得女生“夏致?你要去哪里?!”的呼喊,他飞快的拨开人群追出门外。

说不定真的是她!

“暇夜!”当他在走廊里追赶上她的时候,情不自禁的喊出了那个名字。回过神时甚至已经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臂。

少女转头看向他,表情先是有略微惊诧,她还是十七岁的面貌,一点都没有变化。

“是你吗……”夏致的语气中似有颤抖,像是担心她会消失,像是担心,这只是他的一场梦。

她轻笑着,凝视着他的眼睛,慢慢渗出手臂,踮起脚尖环住他的脖颈。只是她很快就感觉到自己的脖子里有些湿,松开他,便看到他在流泪。

“夏致。”她为他擦拭眼角,迷茫的问,“你为什么哭?”

夏致垂着脸,泪珠从他的眼里不停滚落,贱碎在她的手背。

“太多次了,真的太多次了。”夏致哽咽着说,“求求你,放过我吧。”

她困惑的歪过头,伸出手来抚摸着他的脸颊,有些担忧般地说:“你在说什么呢?是不是太累了?夏致,我不在你身边的这段日子,你真的有好好照顾自己吗?”

夏致止不住自己的眼泪,他像忏悔一样紧紧握着她的手,贴上自己的脸颊,恳求道:“你走吧,暇夜,是我不对,之前的一切都是我不对。可是请你走出去吧,别再让我梦见你了,太多次了,每一晚每一晚,无数个夜晚……”

她依旧微笑着,笑的含义不明,贴近夏致的耳边,声音如同是蛇的身躯一般充满寒意,滑进他耳中:“可是,夏致,就算我离开的话,你以为这一切真的已经结束了吗?”

是在这时,夏致猛地惊醒过来。

房间里一片黑暗,枕边满是泪水,与他的冷汗。何暇夜的声音还萦绕在耳边,夏致抬起手掌遮住双眼,咬紧牙齿咒骂一句:“该死……”

为什么你不肯放过我。

难道你从我这里拿走的东西还不够多吗?

【贰】

清晨5点多钟的时候,莘佳又被隔壁邻居的哭泣声吵醒。

她气急败坏的将自己的枕头丢下墙壁,可对面墙的哭声没有减小,反而持续加大音量,最后变成了滑稽的嚎啕大哭。

莘佳没法再睡,吃力的从床上爬起来。

凌晨3点才睡着,只睡了2个小时的她灰着一张脸走出房间。母亲已经在做早餐,看见她出来后惊讶至极:“哎呦喂小祖宗,你怎么起来这么早?妈妈都说了会叫你起床的,再睡会嘛,今天有小考吧?复习的没问题了吧?”

莘佳觉得脑袋都要被母亲叽叽喳喳的声音吵爆了,她坐到玉石白的餐桌旁,托着下巴问:“隔壁的人在哭什么?烦得要死。”

母亲将牛奶递到她面前,说:“我一大早就听她们母女在吵,好像是小女孩今年刚上初中却遭到欺负,哭着喊着要退学不然就自杀。”

莘佳听着,冷哼一声:“不就是挨欺负了么,自杀?至于么。”

“谁知道呢,哦对了,莘辙在你爸爸那边,等一下你要司机接他一起去学校吧。”

莘佳握着牛奶的杯子,“嗯,知道了。”

有时候,莘佳总会想,高中似乎并没有大人口中所说的那么可怕。

什么“勾心斗角的小社会”,“分帮分派的伪象牙塔,“不学习就不会有未来的地方”,至少在莘佳的眼里,这些都是没有意义的东西,更谈不上是什么必须去履行的存在与责任。

就算自己在校的表现或是老师拿着成绩单登门到访,父母亲也双双不以为然的笑着表示:“老师啊,我们都明白您是好心,但其实您根本不需要这么做,不过只是一次小小的考试而已,又能代表什么呢?何况我们家莘佳和其他的孩子不一样,她根本不需要那么费力的学习,也完全不需要吃什么苦,就算她不念大学不工作,这辈子也不用担心生计。”

就是这样的父母。

也不知道是从哪天开始,莘佳总是会听到父母在和朋友们相互评价着“别人家的小孩啊”这样的话题时,妈妈都会面露微笑,一种非常暧昧而又自信与得以的微笑,仿佛在不留余地的炫耀——

“我们家的莘佳还有莘辙,他们两个人根本不用在学习上费精神又费时间,在我和他爸爸看来,他们两个只要能在学校里能够玩得开心就好了。钱是问题吗?反正我不觉得对于我们来说,钱是需要发愁的东西。虽说现在学历很重要,可身体与快乐才更加重要,熬坏了身体怎么办?还不是都要为了生计而发愁?不过,我们家的莘佳就不同了,长得又漂亮又有气质,还有大把大把的花不完的钱,所以我说,只要他们两个快乐就好啦。”

然后妈妈的朋友便全部都附和着回应“是啊是啊,你们家可好喽,过的生活完全就和我们不是一层次的嘛”或是“比不起比不起,富人的生活是羡慕不来的”。

而这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父亲和母亲离婚,分居,意味着她和莘辙分开住,却也意味着她钱包里各个夹层里全部都是信用卡、各大美容护理中心的会员卡、酒店的钻石卡、米其林餐厅的金卡、以及金额后面有好多个零的银行储蓄卡。

她的钱包总是能够显出格外充实的厚度,每个月,每个星期,或者说是每天都是如此。

她手提的皮包是LouisVuitton,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是Chanel,母亲开着一辆BMW,父亲则是驾驶着Lamborghini。

送给莘佳的十七岁生日礼物是Porsche,她每天都会坐着它去父亲那里接莘辙一起上学、放学。

但是,这样的生活……

真的正确吗?

真的,就能够体会到开心了吗?

“姐。”

是莘辙的声音。

莘佳这才意识到车子已经到了父亲所在的公寓,莘辙走上车,略有担忧的打量着她的神色:“你没事吧?”

“没事啊,我就是在等你的期间走神了。”莘佳笑笑,往学校走的时候,她开口问的是:“你那天的衣服回去洗了没?”

“嗯?”他不懂她的意思,只说,“没洗。”

莘佳立刻皱眉,“为什么不洗?被雨淋了不说,她身上的味道都染在衣服上了,你都不会觉得恶心吗?”

她噼里啪啦自顾自的说完,就把头扭向了另一边,还嫌恶的拍了拍刚刚被莘辙碰过的手臂的地方。

莘辙怔怔的望着她的侧脸,好长时间都一脸的茫然。

他只觉得,莘佳变得很奇怪。自从遇见那个叫做琪予的女生之后,她就好像迷失了什么一样。

真不希望原本平静的生活被突然冒出来的人给打破。

莘辙不禁会灰暗的想——

要是琪予也不存在,就好了。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