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女也疯狂
剩女也疯狂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十七章 婚房

何久阳像中了魔一样鬼使神差地拿起了剪刀,如果说刚刚还是挺机械,这会,剪刀在手,突然活过来了一样,他抓起了那只灰太郎,先是尝试性地剪了两下,接着便越来越起劲了,“灰太郎啊灰太郎,你天天处心积虑地抓羊,抓了几百回你都没有吃到嘴,你这只狼活着还有什么盼头啊,连我隔壁的小朋友都看不下去了,你还是好好地安息吧。”

这会,何久阳真是把这个灰太郎当作了那个把高米娜抢走的张郎,而且他们还名字里还都有一个郎,明明就是可恶的灰太狼化身啊,想起自己在婚礼上所受的侮辱,想起自己为高米娜付出这么多的心血与钱财,想起父母对自己的失望与冷漠,还有朋友们对他可怜式的同情或讥讽,连员工都会有一种可怜的目光看着,他真到了疯狂的边缘,“我让你抢!我让你抢!你个混蛋!王八蛋!”

张靓这会也在泄愤,想起自己这坎坷的一生,这辈子连父亲长得怎么样都不知道,别的孩子扑进爸爸怀里,欢快地叫着爸爸时,她只能默默走开,而母亲一下子从一个任劳任怨的好妈妈角色,突然就变得那么陌生了,自己呢,感情生活从来没顺坦过,而且工作还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麻烦,那种压抑,压得她透不过气来,她真是太需要狂喊狂叫,狂哭狂闹地疯一把了!

就这样,两个人大声地尖叫着,发疯般地发泄着内心的积怨,把那两个可怜的绒娃娃剪得稀巴烂,然后何久阳又把墙上挂着的与桌子上摆着的所有婚纱照全部摔了又剪掉,顷刻间,好好的特漂亮的房子,不会真是跟鬼子进了村一样,被扫荡了,到处都是残纸飞屑。

玩累了,俩个人仰躺在床上边笑着边喘着气,他们真的是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

特别是何久阳,这些天来压抑在内心的痛苦得到了痛快的宣泻,内心真的是无比轻快,原来沉重得透不过气的那种感觉没有了,竟然有了一种绝地重生的放松感与明亮感。

他看了一眼张靓,觉得这外表挺冷的女子,疯起来倒像个孩子,“你还没有男朋友?”

“以前是有过,像我这个年纪,没谈过几场恋爱怎么对不起人生。”

“以前?”

“对,以前,而且剧情相当狗血,我也不知道这么烂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现在,我都不好意思说认识他们,所谓的人至贱则无敌,偏偏最贱的货色都让我给遇上了,呵呵,想想倒也是挺好玩的。”

“他们?不会是你的男朋友跟你的好闺蜜好上了吧?”

张靓白了他一眼,“推理能力还不错嘛。”

何久阳哈哈大笑,笑了好久都停不下来,张靓拿起一个枕头打他,“你是不是心理特平衡啊?”

何久阳边躲避边笑道,“太平衡了,不过你还是没有我惨。”

“切,你还想我跟你一样惨啊,最毒妇男心啊。”

“我告诉你呀,我可不是妇男,我可是正宗的未婚少男,证呢,本来打算结了婚的第二天去领的,结果……倒也好,省了很多麻烦了,也用不着再见面了。”

“那是挺好的,你也不算二手男人,也没人跟你争房子财产了是吧?我怎么觉得反而是好事呀。”

何久阳瞪大眼睛,“我说你这个人心眼怎么这么坏呀?”

“我说的全是大实话。”

何久阳歪着脑袋细细地打量着张靓,张靓虽然没高米娜年轻漂亮,但是,生活妆的她,咋看没那么令人惊艳,甚至有点路人甲,细细看来,你会觉得这女人越来越让你感觉到亲切,仿佛已认识很久很久,感觉她浑身散发出一种迷人的魅力与神韵,令他恍惚间有点着迷了。

这时,张靓也直直地看着他,她的心突然就砰砰直跳,甚至有点紧张,很久没有一个男人跟她靠得这么近,也很久没有一个男人令她在这一瞬间就有了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而且,何久阳的眼睛那么深遂,就像是一口深不可测的井,她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在慢慢地,慢慢地陷了进去,那是一种恋爱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是久旱逢甘雨般滋润着她的心田,令她每一个毛孔都在舒展,舒展,再舒展……

仿佛是一种不可拒绝的磁场,俩个人的脑袋不由自主地越凑越近,这会,张靓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她已经觉得自己无法抗绝这种来自磁场的力量,等待着甜蜜的一吻……

就在这时候,何久阳突然从梦幻中清醒过来了似的,一下子坐了起来,我在干什么啊,我被女人甩了才几天啊。

何久阳喃喃地说,“对不起。”

张靓一下子红了脸,“没什么。”

她感觉自己真是糗大了,是啊,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对一个刚受了打击的男人想入非非呢,而且,才认识多久,今天才第一次这么推心置腹地聊过,就幻想着跟人亲上了?人家以为你有多轻浮啊,张靓真的感觉特别尴尬。

可是,电影里放着很多一见钟情的男女不是第一次见面就……好吧,我真是想多了,可能人家压根就没那种想法。

何久阳也有点拘谨起来,“我们——以后能做朋友吗?”

“当然,很愿意做你的朋友,对了,我还要回公司。”张靓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转移了话题。

一说起公司,张靓一下子想起了自己来找何久阳的真正目的了,老天啊,我居然差点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掉了,我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啊,我是来要债的啊苍天,不是来跟人家成为知心姐姐的。

这会张靓收起了所有的小情绪,恢复了一惯以来的淡定与从容,正色地说,“何久阳,你作为我们公司的客户,有句话我必须得说清楚,关于婚庆费的事情。我是打工的,不是老板,老板这几天一直在向我们发脾气、施压,包括向我的同事施压,并给了我们最后期限,如果要不回来,我们只得另找工作,这几天我都没睡好,并且,我们一直在奔波,我们找到高米娜的家属,也找过张郎的家属,但是,他们现在的情况不可能付起这个钱。公司这次为你的婚事付出了很多的心血与财力,发生这样的事,我们真的是意料不到的,但是,我们已经把我们的工作与义务都尽到了,所以,真的没有办法,这钱我们还得要,你能不能给我一个准信,婚庆费几时可以付清?”

何久阳沉思了一会,“这钱,本是我爸妈说好了要掏的,其实,我结婚的大部分钱都是他们出的,这房子,还有酒宴婚礼,而我自己的钱主要花在公司上,还有这房子的装修上了,所以的积蓄都掏光了,我是真心没有钱,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我爸妈都气病了,好几天没跟我讲话了,我也不好意思再向他们开口要这个钱,这样吧,我回去找我爸妈商量下,看他们能不能拿出这笔钱。”

“你不是说要把这个房子给卖掉吗?”

“对,这房子是必须卖掉的,但是,只能应公司的急,因为最近公司出了些状况,银行的贷款也马上就要到期,我准备交给房产中介,以稍低于市场价急售,但,这钱也仅仅够还贷用,也可能不大够,而且卖房的事,我还不能让我父母知道,因为房子有一部分钱是他们出的,唉,但他们迟早还是会知道的,所以我也很头痛,你们那边能不能缓一会?我知道,你们已做得很好了,我会想办法把这钱给你们的,真不好意思,也真想不到会给你们造成这么大的麻烦。”

张靓叹了口气,“我们老板给我们下通碟了,必须在这三天内,而且,这已经是第二天了,明天是最后一次,否则……”

“可我明天就要去出差……”

“那怎么办?”

这会张靓真的有点绝望了,看来所有的希望都成了泡影,这钱难道真的是要不回来了吗?但是这钱也不算是巨款啊,她真的不信,何久阳就真的拿不出来了。

“明天下午的飞机,唉,我想想吧,看能不能从朋友那里先借过来,这个钱不算多,应该能借到,我尽量在这两天之间把你们的款子解决掉了。”

何久阳看了看手表,“我要回公司了,有很多的事需处理,还有把这里的钥匙交给我的助理,她会托中介卖掉,我送你回去吧,反正我也顺路。”

何久阳把有用的东西放进几条袋子里,准备回去,张靓本来想拒绝,因为刚才确实有点尴尬,但是想想自己离开了这么久,杨梅头他们应该都急疯了,便答应了。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