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眼见诡
右眼见诡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十九章 神龙大补汤

我对着自己说,不要怕,它们都是不存在的,不要自己吓唬自己,我任由棋盘这么搂着往前走,但我还是时不时担心的看着棋盘身上的蛇。

不过还好,那些蛇仿佛对我不是很感兴趣,并没有意向往我身上跑,而是继续在棋盘的身上游走着,有几条不知道是不是注意到我在看着它们,向着我吐了吐信子。

我就这么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到了棋盘所在的餐厅的,到了之后,我发现,棋盘家的买卖做的非常大,这是城里有名的粤菜酒楼。

棋盘走进来之后,整个人都像变了个样,只见领班和经理走过来,对着他谄媚的笑着,我被棋盘拉到了一间大的包间,屋子里面的设计非常豪华。

“你丫可以啊,这么长时间不见,抖起来了?”我给了棋盘胸口一拳,啧啧称奇这房间的装修还是挺不凡的。

“嗨,哪儿的话啊,我这也是家族生意,我爸妈那辈开起来的,只是以前没有这么大,你知道,后来我想了个办法,这地方就开始火起来了。”

我回头看向他,不解的眼神在他身上打量。“你小子……不会是干了什么违法乱纪的勾当吧,我可告诉你啊,我虽然现在不是警察了,可是我这眼睛里可是揉不得沙子的,你要是……”

“大兄弟,大兄弟,你高抬贵手啊,我可没干违法乱纪的事情啊,我这只是引进了北方人很少喝的大补神龙汤,所以才能这么火的,你看,我这都把商业机密都告诉你了。”

我也知道广东人吃的比较特别,但是,我平时觉得粤菜太清淡了不和我的口味,所以,粤菜馆都是很少进的,当然我也不是特别了解这什么大补神龙汤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棋盘见我愣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油然而生的自豪感将他包围,他觉得自己的知识终于凌驾到我之上了,便骄傲自豪的说道:“这大补神龙汤啊,说白了就是蛇汤,你知道,广东人吃蛇,这可是大补啊,但是我家的蛇可不是普通的蛇,这些都是有年头的老蛇,说白了……”

棋盘神秘兮兮的凑到了我近前,然后小声的说道:“我的蛇,都是野生的,而且全是从深山老林里面出高价抓来的,每一条都可老贵了,走,今天哥们儿带你去开开眼界。”

没等我反应过来,棋盘就拉着我,推开了包厢门往后厨方向走去,整个酒楼的后厨异常喧嚣,锅碗瓢盆互相碰撞的声音,好不热闹。

我继续跟着棋盘七拐八拐的走到厨房后面的一个小屋子里面,还没进去,一股刺鼻的味道就传了出来,我捂着嘴鼻骂道:“靠,这是什么味儿啊,太特么难闻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棋盘却看起来有些兴奋,反而加快步伐走进了这间小屋子。

“老板,您来的正好,这大家伙很厉害,已经吃了三只鸡了。”

我循声望去,简直被眼前这条庞然大物吓呆在那里,面前的铁笼子里,一条缅甸蟒盘踞着,它的肚子明显鼓出了三个鼓包,很显然是吃了的三只鸡在那里。

我皱着眉,味道便是从这个家伙的身上传出来的,整间屋子里散发着阴冷潮湿的气息,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巨蟒显得很是焦躁,不停的在笼子中蠕动着。

我不仅看到了这一幕,我还看到了一个少年脸色阴郁的坐在笼子旁边不远的地上,眼睛死死的瞪着走进来的棋盘。

直觉告诉我,这个少年不是人,果然,当我闭上右眼便看不到这个少年了,棋盘身后的那些小蛇,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条巨蟒之后,都是瑟瑟的躲到了他的衣服里面,不敢再露出头。

我不知道棋盘想干嘛,却见棋盘拿着一把刀走到了笼子钱,撸起胳臂挽起袖子的对着我和周围那个人说道:“今天,让小爷我给你们展示一下什么叫擒龙手,轩辕焱,今天我做东请你吃点大补的。”

我到现在才明白了,他所说的神龙大补汤,就是这种从森林深处找来的巨蟒,我本身对这种东西就心存敬畏,如今得知棋盘要动手杀蛇,直觉告诉我他这件事行不通。

但是棋盘这劲儿上来了,哪管什么行的通行不通,打开笼子们便想去抓蛇的七寸,这笼子他非常有信心,蛇盘踞的只能将七寸很好的暴露出来,所以,一击毙命没有问题。

但是就在这时,我眼瞅着坐在角落里那个阴郁的少年腾的站了起来,我此时看去,那个男孩儿哪有有腿啊,他的整个身子便是蛇身,男孩儿的头是人形而已。

这男孩儿仿佛有魔力一般,他一挥手,只见那条本来老老实实盘踞的巨蟒突然用足了力气撞击铁笼,棋盘先是一愣,便想关上那笼门,可是,这个时候,已经太晚了。

巨蟒的柔韧性极好,张大嘴一下子咬住了棋盘的手,在棋盘向后退的时候,就顺势从笼子里钻了出来。

我看到那个蛇身男孩继续举着手指挥着那条巨蟒,那巨蟒便像盘柱子一般,一下子把棋盘裹在了身体里。

这一突变,谁都没有料到,那个本来在屋里的员工吓的从屋里跑了出去,他不小心撞了一下我的肩膀,将我的思绪拉回,我急忙看向棋盘,只见他的脸已经憋的通红,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

我想到了动物世界里讲的,蟒蛇要杀死一个生物是要狠狠的缠住它,然后,这个生物每次呼吸越吐气,它缠的就会紧一层,这样,渐渐地生物就会被杀死。

房间仿佛静止了一般,我赶忙走到蟒蛇身边,我拿起了旁边的到,但是我并没有看下去,而是……转向了角落里的那个男孩儿。

“你……请你放过他好嘛,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听的懂我说的话,但是,请你放过他。”我非常诚恳的对着那个男孩儿说出了自己的希望。

我瞥了一眼棋盘,只见他已经被勒的晕了过去,他的时间不多了,那男孩儿仿佛听不到我说的话一般,对此,我有些沮丧,但是我依旧重复了一遍那句话。

对方依旧没有什么动静,我使劲的攥紧了拳头,手指间突然传来的疼痛让我低头看去,那条盘在手指上的小龙,正在戏谑的看着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