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耳楼奇谈之幽冥抚琴
听耳楼奇谈之幽冥抚琴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十八章 古琴授技

此刻贾全发,酣睡的美美的,如猪。

好美、好甜、好傻。

江小凤双手就在他身上,弹奏古琴~

都在睡梦里,好像帮他在打通任督二脉,又像在轻抚着心爱的古琴,在熟睡里,贾全发便是看起来,像是她的玩物,被她乱摸乱玩。

好古怪~

……

梦幻里,那个画面。

嘴角有颗诱人如饵之痣的少女,在纤手抚弄起“绕梁”。

凌空虚按于琴弦,如那日那时眼镜教授所见,不过此刻她的动作,她的神韵便是风摆柳荷,说不出的美。

每一下、每一处,全身的细微展动,纤手的飞扬,力量的婉转,都似流转到了江小凤身上,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妙不可言哉。

言传身教,感受着这种调教,江小凤惊呆了!

这之前,她觉得自己弹奏的是仙乐,然而现在忽然体会到了,在这女子面前,便是三岁娃娃学走路,根本不足以弹琴论道,那种细微得人琴一体,身韵合一的境界,简直让她忏愧的无地自容。

女子一身仟白若雪的古代妆素,素颜里有着淡淡的雅致和一抹淡淡的无名忧伤,她收手,重新将面纱戴上,此刻一股淡淡清雅的体香,在弥漫,若无似有。

调试着琴弦,张紧适度,那感觉的传递再次的,让江小凤颤抖,差之微毫便过的调试,在呐女子手里似乎很顺意便完成。

一只黑猫,忽然就跃到了女子肩上,看似就似飘挂着那里。

咦,这不是那只花猫?

不是,很像,不过那花猫并不是黑的哦,那花猫好馋,而且不腹黑。

黑猫望着江小凤,猫眼里有个不屑:我家花花弹得琵琶都比你好听。

哇~

居然能听到黑猫的心声?!为啥?

“妹妹,再见了,下次我们再继续……”烟雾里,女子消失不见了,就像诗歌里描写的,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一般。

……

这女子身影一闪,一切都消失了。

床上,香闺帷帐里,春色又起。

闷哼一声,贾全发的身体能动惮了,一声臭汗,也不知道是否被噩梦惊醒,还是被,江小凤的柔嫩纤手,抚弄下打通了任督二脉,这下他忽然顾不得满身的臭汗,翻身……

嘤嘤呻吟……

……

“你刚才,怎么睡梦里满身大汗,是梦到什么了?”欢快里,江小凤忽然低声问了句,其实她是关心,会不会是贾全发太疲累于商场的战斗,毕竟今天的业务非比寻常,她心细腻,那件袖口粘泥巴的衣服让她有些惴惴。

然而贾全发,却是因为,梦里那讨厌的猫眼还有……

有些心虚~

一怔,他趴在江小凤身上的兴奋,一下消散,战斗失败,一溃千里。

同床异梦最容易引发不幸。

贾全发虚假的说了声,“太疲劳了,今天。”侧转身,闭眼假装困得不行,然而他的心里,泛起了波澜。

哼!假睡,生气~

“我和你说,刚才,我梦见了古琴教我谈琴呢,还是个美女呢。”

“喂喂,死猪,哼~”

看见死猪不怕开水烫,江小凤不再理会贾全发,自己起身,来到“绕梁”旁。

“绕梁”细腻温婉,暗暗的粉色壁灯下,闪着柔雅的古朴,好像一个不开口的美女,等着宠幸它的人调教它。

江小凤坐下,她泡好了一杯清香的嫩茶,抿了一口,望着这“绕梁”,闭目嗅着碧绿的茶香,她细细用心体会,梦里呐个感受。

睁开眼,她试着调试琴弦,把它当成那假装睡觉的臭家伙,她调试了几下,就像调试那个装睡的家伙,想到这就有激情哈。

身体和手感都慢慢的,和梦里那女子传感给她的合了拍,虽然不能尽善尽美,达到那种境界,不过现在,她调琴的技术,不会输给任何一个,一流的调琴师。

她有些心满意足,现在夜深,不想吵醒那个劳累了一天,晚上还辛勤工作的猪,她只是试炼下自己的调琴技术就好。

想到一年一次的全省古琴大赛,心里就有气。

再过三个月,便是今年的秋闺大赛时间了,这次,不会像上次再出现那么窝囊的事情。

她心里暗暗下了决心,喝完茶,回去,关灯睡觉。

上次举行的全省古琴大赛,她才获得三等奖,原因就是输在了最后比赛里,不知道是不是有猫腻,最后她请调琴师帮她调正琴弦时,她瞅见了台下,那个蔑视的眼神有一丝幸灾乐祸,当时没注意,结果一败涂地,遗憾得了第三。

这名次算不错,不过她却心有不甘,她不甘,是由于她察觉到了,琴弦被动了手脚,很大因素,便是台下那幸灾乐祸之人。

素来,她便懒得和人争东西,可是总有人,不管你争不争,非要把你踩在脚下才开心,这是现实,非常无奈。

“第一名,孟娜娜,第二名……”

第一名,果然便是她,呵呵呵,可笑!!!

若世间有公平,就不会有那么多,不甘心的人了,不是看在导师的份上,她很想弃奖。

比赛结束后,孟娜娜还特意的带着男友,趾高气扬的专程过来,在她面前炫耀,奶奶滴,她身边那男的,是满脸堆笑,看见这男的,她恨不得上前给他两耳光,唉!问题打不过人家哦。

孟娜娜也确实是美人,号称系里直男帅哥头号杀手,专杀高富帅的杀手。

对于屌丝,哼!自是不屑一顾。

“哎呦喂,这不是我们的清凉美女江小凤嘛,刚才啊,台上拿头名奖,太兴奋了,忘记你也在旁边,主要啊,你呐第三名的奖台矮,没来得急看见,唉唉,现在过来给你道喜来了。”

说着,还举起头名,刻着金黄一等奖的闪闪的奖杯,晃了晃,特意让那光线刺她的眼睛。

切!

不就想说第三名是个铜色的,得瑟啥!

见到江小凤没啥反应,脸上还有微笑,孟娜娜似乎觉得不甘心,没羞辱到江小凤,于是捅了捅身边高富帅的男友。

“江小凤,怎么着,你也该向娜娜表示祝贺吧,毕竟她专程过来祝贺你,获得第三名,总算有个第三名,没落榜嘛,这人不能有嫉妒心嘛,你不是现在还记恨我甩了你吧……”

啪~清脆的一声响亮。

江小凤愤怒里,冲上前一步,一记耳光给了那家伙,持着手里的第三名铜杯朝着,那家伙脑门就是一记狠敲,接着,抬脚狠狠的揣了呐家伙的肚皮一下,高跟鞋诶,我的大姐,幸好踹的不是命根子啊。

摸起脚上的高跟鞋,江小凤奋不顾身,在一众群众的目光下,逃离了大厅。

这份泼辣,惊呆了,一众吃瓜看戏的群众。

哼!本大姐本来是想,踹他命根子的~

……

想到那段事,她咬牙切齿,愤怒上床,折磨那猪,反客为主……

母狼回窝了……

“我投降,受不了了。”贾全发发出了猪被宰时的欢乐嚎叫……

……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