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大人住我家
月老大人住我家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10章 以为是个王者的关云长

所以说,这位姻缘神刚才大吃特吃,掏空了孟眠的钱包,似乎只是为了召唤他的老铁——历史上那位骑着赤兔马、扛着两米八的青龙偃月大砍刀的武圣,关羽关二爷?!

孟眠盯着眼前大背头黑墨镜的时尚男:“你真的是武圣?”

关羽靠着收银台,手指叩着与他形象迥异的缩小版关二爷:“准确来说,全称是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关圣大帝武圣——关羽关云长。”

关羽的雕像神情肃穆,而他却露出与雕像严肃神情全然相反的八齿微笑。自以为很自信,但看起来,实在智障得紧。

孟眠痛心不已:“二爷,这些年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关羽认真地:“嗯你是指哪些年?大清都亡了,你指的哪几年?”

……

“你法力出个车祸被撞没了?”

“得在人间成功撮合九九八十一对伴侣才能回去?”

“你这绳子还乱认主叛变了?”

十分钟后。

二爷吸着一杯500ml的柳橙汁,瞪大着他的那双丹凤眼,隔着桌子好奇地扯着姻缘神和孟眠手指中间的红线。

姻缘神食指按着额间的那抹红焰,挫败地摇头:“它从前从没有这样,不回应本尊。红鸳现在的灵赋就像我的法力一样……失了一大半,只有基础灵力尚存。好在,功用上还称得上是根姻缘绳。”

二爷:“懂!所以还是能帮你促成姻缘眷侣的对吧?那影响不大嘛。”

姻缘神盯着他的红鸳不言不语。活像失去了恋人。

“我知道你和红鸳的感情。”关羽大帝撸撸袖子:“好办好办,渊儿你别急,本圣现在,就帮你把它的地极从这位小姐手上弄下来。”

孟眠看着二爷从怀里掏出了个磨指甲的小刀,瞬间激动了:“等等等等!”

二爷:“咋?”

孟眠:“这是你的青龙偃月刀变的对不对!”

二爷点头。“是啊,小孟你眼力不错哇!”

孟眠:“……妈个鸡,难道你也想剁我手指?!我拒绝!”

关羽哈哈大笑:“瞧你说的,本圣乃是一代武圣!精于利器工匠之艺,取下一根小小的红线,哪里需要剁你手指。”

说话间,他手里的青龙偃月小锉刀已经形态转换,光华流动之际,衍变成了一个小小的钢钩。

“你用凡人那些器物,想要取下红鸳这等神物,自然是不可能。但本圣的青龙偃月乃是七界法器,用它撬准成。你们看好了啊,”

二爷呸呸朝手上吐了两口唾沫,气沉丹田,拉住孟眠的手,一把银钩快准狠地嵌入。“哦豁!——”

三分钟后,二爷仍然抓着孟眠的手,青龙偃月已经变成了一把小螺丝刀。

五分钟后,二爷的着青龙偃月牌小钢锯,在孟眠的中指上来回咯吱咯吱。

十分钟后,二爷的青龙偃月牌打火机闪着五彩琉璃的火焰,二爷满头大汗,舔舔嘴皮将火机慢慢往中指上移……

十五分钟后。

青龙偃月刀放弃了。二爷跪在地上,侧耳贴近红线。“红鸳,红鸳呐,我是你干爹,听得见吗?”

孟眠和姻缘神并排而坐,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仿佛一对夫妻面对一个大汉对着他们还没出世的孩子喊话认爹。

三十分钟后,二爷愤怒地跳了起来:“我看还是剁手吧!”

……

万万没想到,历史上贯通佛道儒三家,威名远望远销重洋,拖着那么长一串前缀头衔的武圣大人,居然这么不顶用。

以为是个王者,却没想到是个青铜。

孟眠真的对这些神仙特别失望。“二爷,不剁手我每年还庙里给你上上香。”

看着孟眠那凉凉的充满鄙夷的眼神,关羽臊得垂了垂头,觉得十分掉价跌份儿——想他当年刚刚封神,那也是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的英豪,如今怎么就在一个小姑娘面前丢了底子呢?

“没什么的。神仙下凡如坠楼,走路被车撞脱衣,土地本庙被居民拆家,现在法宝失修走火。我孟眠什么没见过。”孟眠拍着他的肩,无视身边那位白的发光的长发男子那生冷不忌杀人就好的眼神。

二爷用力干咳了两声。“感谢理解感谢理解。”

在方才关二爷努力拆卸红线的时候,我们年轻的姻缘神一直在一旁冷静地喝着那杯二爷没喝完的柳橙汁,抿唇压着吸管,保持吸水的姿势一言不发。

现在,吸管发出了咕噜咕噜液体空杯的声音,姻缘修长的指骨神捏皱了杯子,在手心压成一团。

“所以现在,怎么办?”

……

姻缘神,月下冰人,月官大人,简称月老。名字月渊,在人间化称岳渊。

“妥妥的,身份证什么的我能想办法帮你搞好,让你在人间的这段时间行走无碍,搭地铁买火车票飞国外都没有问题。九九八十一对姻缘而已,对你来说不是小事嘛?应该很快便能回去了。”

二爷扳着手指头热情地张罗着。“还有还有,除此之外,因为你是我老铁,在你法力没有恢复期间,你将享受21世纪,烟火香盛的财神大人随召随到的贴心服务。也就是……花费超过二百五十块钱,就能见到我。”

不要八百八,也不要六六六,只要二百五,二百五啊!

二爷看起来真的仗义。

他在人间待的时间可不比姻缘神,这里的一切节奏秩序法律法规,上到三国相争,下到民国解体,21世纪的八荣八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他几乎能倒背如流。

在此地,便需得尽到地主之谊。现在初下凡间的姻缘神,在他眼里,还只是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宝宝。

孟眠咂舌,忍不住把手举到他面前插嘴:“可你还是……没说这线到底怎么办呐!”

“这还不好办?”

二爷奇怪地望向她。“我们换种思维,不能解开就不解嘛,你们住一起不就得了?可能是红鸳随渊儿一起下界的时候恐高,被吓坏了撒。指不定过段日子,就好了。”

孟眠:“……”

住……一起?住一起?

大哥你能不能不要说这么轻巧啊!住一起?买冷风冷,风冷,买冷风冷,Why???!

“别这么看着本圣,本圣其实是为你好。”

二爷耸耸肩,谆谆劝诱。“你又不愿意剁手指,他又不能没有红鸳。原本月渊应该吃我的喝我的渡过这可怜的降职考察期。但我家小,三百五十平的别墅住不下三个人。所以小孟你多担待担待,嗯那就这样、渊儿我还有业务,就先走啦,有事记得召我——”

仿佛逃难逃麻烦似的,二爷打了个响指,过来给他们清理桌面的服务员突然动作暂停在了半空中。

孟眠回头一看,肯德基里所有人都静止了。在“嗖”地一下,二爷没了踪影。

一切又恢复动静。

三、三百五十平的别墅都容不下的人……有多狠辣难搞?

孟眠觉得自己祖上的棺材盖板都快压不住了,脑子旁边的青筋突突直跳。但是能怎么办?……眼前剩下的这个人,好像还是牢牢盯着自己的中指虎视眈眈……

这剁手的残念就如此不可阻挡……

孟眠决定冷静,深吸一口气重新微笑了起来。“月渊?”

又被直呼名讳的月老老师抬眉。

孟眠笑眯眯的:“你人生地不熟,在红线恢复之前,我养你啊。”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