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间狱
凡间狱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0032章 鬼蜃楼

声音渐行渐远……

显然,陈爷在说完这些话以后离开了。

“靠这么一扇破门就想挡住爷爷?”

大兵怒气颇盛,冲上去对着门就是狠狠一脚。

这是一扇木门,太长时间没有更换过了,风吹日晒,木料早已腐朽,上面的朱红漆皮都褪去了,只剩下斑驳红色依稀可以猜测出它曾经的颜色。

这样的一扇门,只怕拳头硬实点的壮汉都能一拳打出个窟窿,更不用说是大兵开足力量的一脚了。

然而,明明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偏偏出了问题。

嘭!

木门发出一声闷响,门不见倒塌,大兵却惨叫一声,被直接反弹了回来,在三四米开外的地方沉沉落地。

这一下子摔得不轻,大兵闷哼着在地上翻滚,直到我把他从地上拉起时,他面色仍隐隐泛白,右腿挺得笔直,似乎还在抽筋。

“邪门了。”

大兵面色阴晴不定,吐出一口浊气,双手叉腰道:“一脚踹过去的时候,仿佛脚心被狠狠打了一拳头,力道太恐怖了,不是人能对抗的。”

说此一顿,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忽而转头问我:“小九,你还记不记得李拐子?”

我点了点头,这么一个一度几乎要成为我噩梦的人,我怎么可能忘记?

这个人是佛山那边的一个赌徒,早年嗜赌,因为出老千在公海被人挑断一根脚筋丢进了海里,命大没死,但也落下了病根,一条腿彻底瘸了,江湖人称李拐子。

他腿虽然废了,但手上功夫不弱,早年据说学过咏春,这只是传闻,但他手上的气力是真的可怕,有一次我和大兵撞在他手里,他一拳头把大兵鞋底子打爆,差点废了大兵一只脚,我被他胸口打了一拳,当场倒地,去了医院才知道内脏震伤了,住了三个月才下地。

大兵苦笑道:“这扇破破烂烂的木门,给我的感觉就跟面对李拐子似得……”

一下子我明白深浅了,脸上有了忌惮之色,再没去碰那门一下。

休息了一阵子,大兵缓过劲来了,他仍旧不服气,道:“门闯不得,墙还翻不得?我就不信这么一间破院子能困住咱哥俩!”

语落,他甩开我退后几步,狂奔着朝那土墙冲了去。

“哎,你别莽撞……”

我正要阻拦,可话刚从嘴里探出头就没了后文。

晚了。

大兵的动作很俊俏,一阵加速,一跃而起,在老宅的墙皮上蹬了两下,单手抓住墙头一扯整个人就翻了上去,就跟武打片里会轻身功夫的大侠似得。

可就在他刚刚翻上墙头的时候,毫无征兆的惨叫了一声。

隐约之间,我听到了一连串“噼里啪啦”的爆响,和电流声差不多。

然后,大兵从墙头坠落下来,浑身抽搐,像羊癫疯犯了,翻着白眼,头发一根根倒竖起来。

这是典型的电击症状。

我担心他安危,忙上去扶他,手在接触到他身体的刹那,“啪嗒”一下,有电火花涌动,瞬间我整只手都麻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九哥哥,别去翻墙了。”

小豆子昂头看着墙头上方,轻声道:“那里有东西。”

我一惊,忙问:“又是死人?”

“不是。”

小豆子蹙眉道:“像蜘蛛网一样的一张电网,将这里全都圈起来了,我们出不去了,不信你看。”

说着,小豆子躬身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猛然朝着墙头砸去。

那里电光四射,石头被反弹了回来。

咔嚓!

毫无征兆的,墙头上方忽然爆出一片刺眼的强光,小豆子惨叫一声,捂着自己的双眼蹲了下去,嘶声道:“九哥哥,我看不见了,什么都看不见了,我是不是瞎了?”

我急忙起身跑过去,把小豆子抱在怀中,安抚良久,小豆子渐渐平复了下来,挪开了捂着眼睛的双手。

她的双眼里,渗出两道暗红色的血迹。

“睁眼,快尝试着睁开眼睛!”

我道:“别怕,你不会瞎的。”

小豆子眼皮轻轻颤抖着,神情很痛苦,在我的鼓励下,渐渐睁开了眼睛,她的眼睛已经恢复正常了,好在,没有失明。

我松了口气,给自己点了颗烟,抱着她坐在地上无声的苦笑着。

毋庸置疑,我们被困住了,成了别人的板上之肉,等陈爷叫来了狠角色,我们都得完蛋。

这时,大兵也缓过劲来了,他从地上爬起来后,不知是抽了什么疯,上来一脸激动的抓住我胳膊问道:“光顾着追人了,没看方位,咱们现在在太原的哪个方向?”

我斜睨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咋不电死你个孙子呢?让你丫莽撞,陷坑里了吧?”

大兵不理会,仍旧抓着我的手追问:“咱们现在到底在太原的哪个方位?”

看他这态势,我也有些疑惑了,下意识的问道:“怎么了?”

“刚刚被电倒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一则坊间传闻!!”

大兵道:“你快说说这到底是什么方位!!”

我想了想,正色道:“鬼市在太原的大东头,陈爷从鬼市出来以后走的那条路是一直往南的,咱们追着他肯定也是往南,现在应该是在太原的东南,怎么了?”

扑通!

大兵一屁股坐在地上,已经面无人色了,口中一直在喃喃重复着两个字——“完了”。

“什么完了?”

我愈发不解了:“你能不能出息点?”

大兵沉默不语,点了颗烟,一直“吧嗒吧嗒”的抽着,一直等一颗烟抽完了,他才狠狠抓了抓头皮,道:“这宅子所在的这地儿,不大也不小,算得上一个城中村的规模,你想想,太原东南面可能会有这种没开发的地方吗?”

我一想,这确实是个问题。

山西是典型的南富北穷,以太原为中心,北边穷乡僻壤,南边经济相对发达,城市也是往南边发展的,东南面早就开发的差不多了,从没听说保留下大量的老建筑。

想了想,我问道:“你到底想到了什么?”

大兵涩声道:“上回咱俩从老家武王城掏出了一个罐子来太原卖,还记得不?那时候,咱们和买家吃过一顿饭,买家说起过太原这地界儿上发生过的怪事,其中就说起了富商巨贾赵家留下的鬼蜃楼……”

大兵这么一点,我想起来了。

山西自古多富商,曾经晋商也是名满天下,这些晋商乡土情结很重,喜欢建豪宅,到现在山西还有很多这些富商留下的大院,比如乔家大院之类的,数不胜数。

太原这一块,曾经也有一个赵姓富商,不过不如乔家那么有名罢了,赵家在太原东南圈地,建了赵家大院,规模恢弘,除了主家住的大院外,许多为他们做事的核心人员也在四周落户,形成了一片大户聚居区。

后来赵家得罪了山西军阀阎锡山,渐渐没落。

原因说来有点可笑,赵家守旧,提倡女人裹脚,而阎锡山最反感这一套,山西坊间都编出了童谣——阎锡山天下事他不管,就管女人的臭脚板。

赵家在这个事情上和山西土皇帝阎锡山对着干,自然会处处碰壁,没落可以预见。

最诡异的是,在49年阎锡山战败的时候,赵家的人一夜之间全死了!

死因不详,有人说阎锡山怀恨在心,临走之前纵兵屠灭他们满门,但这不太符合阎锡山的性格,这人其实在民国大军阀里算是个厚道人,不至于去和一小老百姓过不去,还灭人满门。

赵家灭门案,成了一个谜。

等到建国后,赵家大院已成空宅,无人问津。

民间的人说这里是鬼宅,有很多晚上进了赵家大院的人都看见了不干净的东西。

这种宅子当然没人买。

再往后,太原城市开发,赵家大院被拆了,建成了公园。

但有人说赵家大院并未消失,仿佛成了次元空间一样,与公园重叠在了一起,在特殊的契机下,赵家大院会再次浮现出来。

这种情形与海市蜃楼倒是颇为相似,不过人们可不认为这是海市蜃楼,而是鬼神在作乱,故而有了鬼蜃楼的说法。

民间传言,无意间进了鬼蜃楼的人,甭想再出去。

大兵此时提起这个,意思我大概明白了,他在怀疑我们追着陈爷无意间进了赵家大院,但从方向和我们所跑的距离来看,此时我们所在的位置,还真有可能是赵家大院曾经的位置!

我面色愈发的不自然了。

咯叽咯叽……

好死不死的,这时我们身后那间黑黢黢的阴森破屋里传出了一阵怪异的响动,仿佛是缝纫机在运转一样……

……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