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孕连连
好孕连连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4章

在洗手间里,唐蜜俨然变成了一个不穿白大褂的科学家,动作严谨,表情严肃。

面对大姨妈迟到一个月的事实,她赫然想起了尹美娜那句“闹出人命“的预言,所以硬着头皮去了药店。此刻,早孕棒在清晨的肃穆里开始了自身的使命,唐蜜双手合十,心头默念:“1、1、1……”

但是生活就是这样,当我们都想顶天立地变成1的时候,结果偏偏就是个2——在事实面前,1只需低头屈膝自然就变成了2。

早孕棒上,赫然两条红线。

晃了晃,还是两条红线;浴霸灯下照耀,依旧是红线两条;再定睛观瞧,两条红线分明变成孙悟空手中的金箍棒,一直在长大,变成两根电线杆,撞得自己满眼都是星星。等金星银星都尘埃落定之后,唐蜜又想到尹美娜,如果不是她的诅咒自己怎么可能怀孕?

对了,罗贝贝曾说过,体温持续37.5度高温的状态,才是怀孕的真正标志。她心有不甘地又拿出体温计……口中念念有词地把漫天神佛都问候了一遍。后来的后来,唐蜜悲从中来地一头栽倒在床上,像一条被搁浅在岸的色彩斑斓的大鱼。

前几天,她嫩柳的身材还摇曳在HD中国的办公大楼里,引发众多男同事不断暗送“秋天的菠菜”。甚至还被罗贝贝揶揄:你是竞争对手MACH国际安放到HD中国的间谍,通过美人计瓦解HD中国男同事的斗志,以此达到占领中国市场的目的。

这一刻,这条大鱼被自测结果击中,更准确地说是被金浩然的精子击中,这事要是被罗贝贝知道,她一定眨着那双柳月弯弯的丹凤眼“说过一百遍体外不安全,你脑子又秀逗了?”

唐蜜嘴角动了动,有点想这个腹黑心热的闺蜜了,不知道那边的活动做得是否成功?两年前,刚进HD中国的时候,年轻和漂亮这两大武器,竟让她一下子成了女同事公敌,那时只有罗贝贝愿意帮助她,长此以往,唐蜜和罗贝贝成为了难得一见的职场好姐妹。

唐蜜想给罗贝贝打个电话,念头刚起就作罢,贝贝现在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自己再在这个时候麻烦她,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跟胡怡说说?毕竟在未婚怀孕这方面,胡美人非常有经验,可是她又担心胡怡管不住自己的嘴,告诉尹美娜。

可以想象,尹美娜在得知该消息后,一定会用银铃般的阴笑伴随摊开无辜的两手——怎么样,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没有结婚,就怀了孩子,这可怎么办好呢?打掉倒是很简单,可是也会元气大伤啊,不打吧,对,唐蜜你直接结婚得了……双喜临门,恭喜恭喜啊!反正你选男人的眼光一直不俗,不但要车有房,还要才有貌……”

唐蜜的脑子中就像被塞进了一团杂乱如麻的电话线,每个人都像疯狂业务员一样忙碌在自己的世界,她们互相争扯,竟然没有一条可以疏通她此时此刻的恐惧。

很奇怪,唐蜜是最后一个想到金浩然的。可是刚想拨通那个冤家的电话,脑子中却马上浮现出金浩然俊朗的面庞,挺翘的鼻梁,柔软丰厚的嘴唇,最该死的是他那翻翘的睫毛竟然比自己的还长!

金浩然就像是唐蜜25年人生最美奂美轮的一款奶油蛋糕,吃起来飘飘欲仙,可是即使是涂满了巧克力,关键时刻也要顶起那半另外的半天天吧!

但是在唐蜜的认知里,金浩然显然已经被定义为花盆,当初就是奔着那份帅气去的,至于其他功能,唐蜜还没有来得及开发。

“唐蜜,可否告诉我,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陈一菲还算得上是一个好老板,她很少直接数落下属,她深知心情愉快和效率之间有着微妙的关系,但是唐蜜今天的表现已经有点让她忍无可忍。在残酷的事实面前,任谁都会茫然无助,很显然,唐蜜有点高估了自己。

早上八点五十分,是陈一菲的“CoffeeTime”。她会准时走进办公室,脱掉外套,坐在椅子上,一边看报纸,一边喝咖啡。

在陈一菲看来,香浓的一杯咖啡代表美好一天的开始,让自己充满动力、保持优雅,可是唐蜜竟然把她的好心情给抹杀了。咖啡是凉的,不是因为放久了的那种凉,而是因为唐蜜竟然用凉水冲了咖啡,咖啡粉还都浮在水面上。

而让她更冷的事情还在后头,下午两点,与其他部门的同步会议,她安排唐蜜帮她影印一份关于市场占有率的数据报告,而当唐蜜把文件分发到其他的总监手里后,她看到他们脸上浮现出莫名其妙的表情。当她最后一个拿到文件时,她强压愠怒地对唐蜜说道,“重新复印,五分钟内准备好!”整个文件都是斜着的,而且上面一个非常重要的图表,硬生生被切去了一大半。

会议刚刚结束,一个广告服务商的电话就打进来:“陈总,合同我们还没有收到!”就是这个电话把陈一菲逼急了,她昨天吩咐唐蜜到公司后一定要第一时间把合同快递出去,而且必须保证下午五点之前送到。慌乱的唐蜜回到办公桌才发现,地址刚添了一半,她竟然忘了。

唐蜜坐在陈一菲的对面,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杀气。她该如何解释?说自己昨晚没睡好?还是?

平时伶牙俐齿、甜蜜可人的唐蜜面对陈一菲的气场,忽然处于当机状态,越是紧张越是混乱,线路板马上就烧毁了。

“你知道,如果广告晚投放一天,会对我们产生多么大的影响吗?几万,几十万?是几百万!唐蜜你知道不知道?”当说到数字,陈一菲也忽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现在正是产品的销售旺季,如果晚投了一天广告,损失确实不可想象,还好,她刚才和对方解释了一下。

“唐蜜,你做我助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应该知道我的做事风格,如果你觉得这份工压力太大,那明天你就可以再回去做专员!”陈一菲无法再保持惯有的优雅。

唐蜜看陈一菲霍的站起来,一着急,眼泪哗啦啦就流出来。仿佛多年积压的委屈都需要在这一刻爆发出来,她这一哭,让陈一菲更加生气,“一份简单的影印工作都做不好,还觉得委屈是吗?”

损失几百万的数字确实吓坏了唐蜜,再加上内心的无法宣泄的恐惧,唐蜜的眼泪像绝了堤一样,瞬间,一张精致的小脸就变成调色盘,防水的睫毛膏,也已经被飞流直下的眼泪冲得溃不成军。

看唐蜜哭成这样,陈一菲的气也算消了一半,一年前她把唐蜜从助理专员的位置提成自己的助理,就是看中这个小姑娘的乐观和聪明劲,做事也勤奋,最重要的是,怎么说她都不会烦,偶尔阴沉一会,就又屁颠屁颠去做事了。她喜欢唐蜜这种没心没肺的样子,但是关键时刻又有着小聪明。

唐蜜平日对她马首是瞻,让陈一菲对她的感觉也有一份不同,内心多少把这个助理当成自己的小妹妹,所以在HD中国,她是多少有些偏袒唐蜜的,不然也不可能只工作一年,就被提升为总监助理。

陈一菲走过去,拍着唐蜜的背,语气柔和了很多,“到底怎么了?家里出事了?”

唐蜜像是忽然间获得了温暖,停止了啜泣,低声说道:“我,我,我怀孕了!”

听到怀孕几个字,陈一菲忽然觉得五雷轰顶,内心五味杂陈。

“是……金浩然?”陈一菲见过那个长相酷似金城武的帅气男生。虽说她只是唐蜜的BOSS,无权干涉下属的恋爱,但却从心里不看好他们的未来。男人的智慧往往与他们的外表成反比的,帅气男人是一个女人情爱的开始,也是沧桑的萌芽。互联网的大佬级人物马云这样说过,“珍爱生命,远离帅哥”。

陈一菲摇了摇头,这些85后的小孩子就像刚从海里网起来的鱼,看起来活蹦乱跳,可是一旦遭遇现实的干涸,就显得不知所措。

“那你们准备结婚?”

“不知道!”唐蜜依旧一脸茫然。

“唐蜜,看你平时挺聪明的一个姑娘,怎么在这些事上却犯糊涂。想结婚就赶快登记,把孩子生下来,毕竟流产对女孩子来说伤害不小;如果不想,赶紧找一家好的医院去做掉,拖延的结果是麻烦更大。日后千万要注意,别贪图一时的欢愉害了自己,身体再好的女人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陈一菲的脸上多少挂上了一丝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金浩然让陈一菲想起她的初恋男友。这个家伙破坏了自己的美好青春,还未变老,便已沧桑。分手之后,陈一菲像是陷入了一种魔咒,情、爱、欲,和她不停纠缠,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完整地带给她爱情、快感、物质条件和社会地位,直到在“斗战剩佛”的边缘,遇到现在的老公李吉。

女人过了一定年龄,似乎对爱情和婚姻不再挣扎渴望了。当陈一菲想通这一点后,便觉浑身超然,无欲无求,可是就在这种状态下,李吉出现了。按照陈一菲以往的审美,李吉绝对不会在她的考虑之列,李吉顶多算是事业有成的中年男子——除了憨厚的嘴唇还算性感之外,身上的其他零部件泛乏可陈。

然而好男人就像好车一样,只有你亲自驾驶之后,才知道它的动力是如何的使人意乱情迷。陈一菲是在结婚后才慢慢爱上李吉的,而这种爱就像是一瓶年头久远的拉菲红酒,越久越醇。

望着唐蜜离去的背影,陈一菲又一阵感叹,生活无处不充满着遗憾,没有人可以逃脱!唐蜜遇到不靠谱的金浩然是一种遗憾,而她和李吉,难道就没有?这对被外界称道的名流夫妻,也有不可告人的难言之隐。

陈一菲挑了挑百叶窗,HD中国的同事们都开始络绎而出,急着去赶公车,去赶地铁,或是自己开车,在拥堵异常一百年不变的三环上狂按喇叭。

陈一菲随手翻着办公桌上的文件,其实早已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在今天处理,可是最近一段时间,陈一菲却独独愿意在下班后留在办公室,偌大的一个城市,也就这里,能给自己带来片刻的宁静,她不想回家去面对李吉,一旦遭遇李吉那宽厚温暖的气场,脑海就自动化反应似的浮现出一幅画面。

那是几个月前,她陪李吉去参加一个企业家慈善晚宴,与会的名流巨贾无不携妻带子,而唯独他们,没有孩子。那个晚上与其说是一个慈善晚宴,还不如说是一个盛大的家庭聚会。偌大的会所里,被一种叫做幸福的空气紧紧地包裹着,大人们在交杯换盏,孩子们在蹦跳打闹,那个晚上,李吉浑身的细胞好像变异了一样,他俨然变成了一个大孩子,像忽然被带来了神奇的游乐园,那些孩子就是最美妙的玩具。他脱了西装,挽起了袖子,俨然忘了在这样的场合,应该保持一个绅士的礼节,他甚至没有跟商业伙伴们指点江山,只顾着兴奋地扎在孩子堆里,一会抱抱这个,一会亲亲那个,有几次还跪在地上,与小朋友一起玩耍。

最重要的是,他也忽略了她,在那个夜晚,她完全被李吉遗忘。她孤单地站在角落里,没有勇气走上前去与那些阔太太嘘寒问暖,这是第一次,在这样的场合,陈一菲露怯了。虽然那晚她的珠光宝气,绝对不输给任何一个女人,可她却觉得自己一败涂地¬¬¬¬¬¬——她没有孩子,确切地说,她不能生孩子。而那晚她才明白,孩子才是世界上最昂贵的珠宝,再美丽的妆容与母性的温柔相比,都会黯然失色。

李吉忘了陈一菲,但是那些阔太太没有,她们时不时就会异样的眼神打量着这对明星夫妻。这些目光让陈一菲觉得如芒在背,与后来的议论声交织在一起,筑起了一道十字架,陈一菲被钉在上面,脸上还题刻着“罪过”二字。

回家的路上,陈一菲拒绝和李吉说话,不是因为李吉冷落了她,而是那个画面让她觉得愧对李吉,这比身体或者是精神的背叛都让陈一菲觉得愧疚。她知道,这辈子,李吉就是安放她灵魂的那一片温暖水域,而她的水域里却无法回馈给丈夫一个圆满的惊喜。孩子,是她最想送给李吉的礼物,可是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无法制造出这份礼物。

而其他的女人,生产这个礼物就像随手从路边的花坛中摘下一朵花那样容易——像唐蜜压根都不想去摘,却偏偏会有人跑上来送给她一只。

窗外早已是万般斑斓的霓虹,陈一菲忍不住又落了几次泪。随即又想到,最近怎么这般不顺,自己晋升VP的进程阻力不小,恰巧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己的得力干将罗贝贝却传来有喜的捷报;眼下又跳出来一个未婚先孕的唐蜜。难道生孩子也会传染?

作为BOSS,陈一菲内心有点事希望唐蜜去医院处理掉,这样休息一两个星期,又可以活蹦乱跳地重归阵营。唐蜜又聪明,而且和罗贝贝关系也不错,这样就可以让多分担一些罗贝贝的工作,可是作为女人,她知道流产对于女人的伤害,她不希望唐蜜最后和自己一样……

正在这时,手机响起来,“老婆,我在你公司楼下,我们今晚去吃酸汤鱼好不好!?”电话里传来李吉浑厚的男中音。

“好,你等我五分钟!”尽管心中的郁结又辣又酸,可她深知老公日理万机得暇不易,所以迅速地整理起桌面上散乱不堪的文件。

离开办公室之前,陈一菲又看了一眼贴在墙上计划表,10%的市场份额再次变成一块巨石,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