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始于山海经
爱你,始于山海经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六十五章

祝愉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里,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包括陈小星。

赵尧像发了疯一样,满世界地找她,像狗血的偶像剧那样,他查了这个城市所有的航班、高铁、公车,但是都没有祝愉的信息。他一遍遍地走在“红尘小巷”,多希望还能像初相遇的那天一样,突然遇见她,可是一天、两天……一个星期过去了,仍是没有她的任何消息。

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地在意她,多么爱她。长那么大,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竟是那么愚蠢,从第一眼开始,从“祝愉”这个名字开始,他喜欢的就是她。不,是从《山海经》开始,从宇宙洪荒之初开始,他就一直在等那个名叫“祝愉”的女孩儿出现,可是当她终于出现时,他竟愚蠢地以为不过是因为她太像自己的初恋,所以才忍不住地一次又一次地想要帮她。

他从来都不曾告诉她,其实那一次次的“偶遇”都是他的刻意为之。初见的那晚,他把她和陈小星丢在“红尘小巷”,头也不回地离开后,嘴里还在默念那个有趣的名字——祝余,那个时候他以为她和招摇山上的那株草同名,一边低吟那个名字,一边不自觉地想笑。

谁料想,他后来竟鬼使神差地又跟在了那两个女孩儿身后,一直跟到了她们的楼下,等到楼上那盏灯突然亮起,看着映在窗上的影子,他确定那就是她,又傻傻注视了许久才离开。

后来,他常常开着车子漫无目的地走在祝愉楼下那条街上,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遇见了她,无比尴尬狼狈的她。看着她的窘样,他脸上冷冷的,心里却是忍不住地想笑,当看到散落在地的材料上醒目的“莫氏科技”几个字时,他的心中竟是一阵阵窃喜。

他帮她打印材料,又将她送至公司门口,他甚至已经决定不管怎样,他都会想办法让她留在“莫氏”。幸运的是,她没有让他失望,面试的考官对她的评价还不错,不用他再费什么唇舌,已经决定录用她。

后来,她被辛悠撞到,看到她红肿的脚踝,他那早就如平湖止水的心突然就有了些隐约的痛感。他二话不说,也不由她拒绝,直接带她去医院,看着她惊恐的表情,他绷紧的脸终于再也坚持不住,慢慢布满了温情。

他算好了她第一天上班的时间,便提前等在了电梯里,看着她局促的样子,他心里是想笑的,不过在努力控制着。她永远都不会知道,等她急匆匆出了电梯后,他终于浅笑出声,笑得旁边的助手一阵狐疑。问他怎么了,他却给人家一个白眼,一副“你不懂”的表情。

助手也不止一次对他说过,自从遇见了祝愉,他像是变了个人,高冷的霸道总裁瞬间化作阳光暖男,他竟也不否定。再后来,在“红尘小巷”,那是他第一次见她哭得那么伤心,有些无措,被过路的老者误认为是她男朋友时,他心里竟有一丝喜悦。

总之,他无时不刻都在关注着她,却又总是摆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再到后来,莫北问他,祝愉对他来说到底是怎样一个存在,是不是真的就是陈怡的替代品。他被莫北问得有些哑口,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的确和陈怡有太多相像的地方,他也曾一度以为正是因为那点相像,他才一次又一次忍不住地想要见到她,想要帮她。

可是慢慢的相处下来,他发现她实际和陈怡是截然不同的两类人,陈怡自信乐观,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东西她都会努力去争取;而她却总是一味地隐忍,从来不会去争取什么……但他仍是想见到她,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或许,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他已爱她很深,他还以为他这辈子除了陈怡再不会对别的女人如此用心,所以他仍是再与元叶琳周旋。直到那次手术,他竟是那么渴望见到她,想要她陪在自己身边,那时,他便终于懂得自己的心,他爱她,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而现在,已整整两个星期没有祝愉的消息了,为了找她,他不远万里去了她的老家,只是仍未找到。在这不停地找寻中,他越来越懂得自己的心,已爱她至深,他在心底一遍遍轻声低唤着那个名字——祝愉,祝愉!

一个月后,他已经彻底放弃了寻找。她是真的想避开他,他竟也是无能为力,一股从来没有过的挫败感将他席卷。他开始热衷于出席各种公众场合,接受各种采访,面对着记者,面对着摄像头,面对着公众的视线,他总是有意提起自己的隐私。

他说他已有女朋友,直言他的女朋友名字叫祝愉,与《山海经》中的一种草同名不同字。他又讲起自己名字的由来,他说她与祝愉是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虽然她现在暂时离开了,但他相信她一定会回到他的身边,因为他们早已在宇宙洪荒之初就是一家人了。而这一切,他不过是想让祝愉看到,想让她明白,他有多爱她。只是爱她,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他并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怎么说,他只想让她看到,让她知道,他在等她回来,不管多久,都会一直等下去。

而祝愉,为了不让他找到自己,她是搭了一辆大货车离开那个城市的,后来又几经辗转,到了一个大山深处的小村落,做起了支教老师,补助很少,好在提供免费的食宿,她也没有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

这里还是一个没有被现代工业侵蚀的村落,真的是那种纯天然的山清水秀的感觉。饿了可以摘树上的果子充饥,渴了可以随手掬起一捧清泉……

村子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各方面条件还很落后,要爬到很高的山顶,才能接收到无限网络。不过这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她正好也不想再与外面的花花世界有什么联系,因为那里有她念念不忘的人,她怕一触景便会生情。既然已经决定离开,便要走得干干脆脆,绝不会拖泥带水。活了二十几年,她还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要什么。

闲暇的时间,她也会和孩子们一起去山上采来各种野花,然后她又突发奇想,用小时候的方法制成各种香味的洗发露。后来做的多了,便拿到镇上的集市去卖,竟然卖得还不错。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