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伏案册
民国伏案册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二十二章 花魁白芷小百合

又是他。

傅元君眉头微皱,两眼紧盯着对面雅间里的人,她认得那个银质面具。

那日在家门口遇见的那个怪人,也带着银质面具。

两道灼热的目光射向“天”字阁雅间,叫人不想发现都难。

面具人扫一眼两人,继续盯着大门口,身边几个鸨儿捏肩捏腿,惬意得很。

对面雅间里很快进来一个红衣女人,与其他鸨儿不同,她自顾的给自己倒酒,又同那个面具人谈笑风声,隔着一个大厅,傅元君二人还是能在嘈杂的怡红楼听见她的笑声。

正疑惑对面两人的身份,雅间里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两位爷。”一个身着高叉旗袍的女子拉开门,满面带笑的站在门口。

傅元君应声回头,一眼瞧见女人的容貌,面上露出疑惑。

这人的样子......好像在哪儿见过?

“你就是白芷姑娘?”

“是。”白芷一边说,关上雅间的门,熟络的上前给两人倒酒。

“不错。”傅元君上下打量着她,果然是个标志的人。

她看起来似乎已经二十六七了,这样的年纪在这种地方已经算是人老珠黄,更何况她的样貌仅仅只能用标志来形容,谈不上美艳。如今脸上的脂粉抹了厚厚一层,也难遮掩神态中的疲惫。

这样的人,是如何夺得花魁的?

察觉傅元君的目光始终落在自己的身上,白芷娇羞道:“这位爷为何总盯着我看?”

傅元君没回过神来,脱口而出:“因为你很像某个人。”

白芷闻言脸色突变,她很快调整过来,笑道:“爷怪会说笑,即便我愿意,又有哪家姑娘愿意与我长得像。”

她把酒杯递给傅元君,“两位爷倒是生面孔,头一次来我们怡红楼吗?”

“是啊,”程奕生笑道:“不懂怡红楼的规矩,还望姑娘见谅。”

见程奕生如此亲和,白芷的心也随之放下来。

干这行,遇见的都是有钱就是大爷的主,别说言语上的刁难,就是身体上的打骂,只要给了钱,她们也得忍着,受着,遇见程奕生和傅元君这样的,还是头一次。

“两位爷都是有礼的人,”她盈盈一笑,“见谅二字反倒折煞了我。”

傅元君瞧着她的言语举动,不像传闻中放=荡不堪的烟花女,反而比她还有小姐风范,心底不免有些疑惑。

“既然白芷姑娘都这么说了,有件事我倒是想问问姑娘,怡红楼的姑娘都这么漂亮,姑娘是如何夺得头魁的?”傅元君问道。

白芷一愣,眼底闪过一缕感伤。她低声道:“曾经有个贵人相助。”

傅元君清楚看见了她眼底的悲伤,暗道风月女子也不是无情无义。

不是无情无义,就是有情义。有情义,这就好办得多。

她接着道:“既是贵人,白芷姑娘应当不介意告诉我们钱友的行踪吧?”

白芷的脸色瞬间白上几分,警惕的看着两人,“你们是什么人?”

“你别误会,”程奕生忙解释道:“我们......”

“我们是警局的人。”傅元君抢在他面前回答。

什么?!

程奕生差点咬到舌头。既然要亮出身份,他们用得着偷摸着进来吗?叫龙北带上人,大摇大摆的挨个儿审问,岂不是更快?

傅元君这是闹的哪儿一出?

白芷叫傅元君一唬,身体不自主的发抖,反应过来第一句便是:“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知道,”傅元君肯定道:“他是你的贵人,如今他尸骨未寒,你却照常接客,这么多年,原来是他眼瞎?”

白芷垂着头,肩膀微微发抖,再抬起头来满眼续满了泪水。

她忽然跪在地上,手拉着傅元君的裤脚。

“警长,钱友待我不薄,可是我......我只是个身份地位低下的风尘女子,我什么都做不了,也什么都不敢做,钱老爷一直记恨我,我连给他上注香都不敢,我......”

话到后来,语无伦次。

傅元君皱眉看着泪眼婆娑的白芷,语气却没有软下来。

“你可以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白芷拼命摇头,说不清是害怕还是逃避。

“你知道。”傅元君再次出声:“比如,他来这里的规律,你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他最近心情如何,有没有与什么人结怨。”

白芷微楞,眼神飘来飘去,想了一会儿才道:“钱友......他一周有四天会来找我,时间看他心情。他最近好像还挺开心的,像是有什么喜事,可是他没给我说。他一个星期前就没有来过怡红楼了,我也不敢去问......”

“一个多星期,多久?”傅元君问。

“九天。”

九天?自己推断钱友至少在六天前身亡,实际上他有可能在九天以前就不知所踪?

白芷又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些,都没有多大的价值。说了半天,只提到一句,钱友也曾经提到过她与某个女人长得很相像。

傅元君盯着她的脸,半晌后恍然大悟。

与白芷相像的人......正是钱家大媳妇,小百合。

小百合是深闺女子,嫁了人后更是如此。她只见过小百合几次,是以乍一见到白芷,只觉得这人脸熟,却没能想起。

巧合吗?还是......

“行了,”傅元君给了她一袋赏钱,“今日的事事关钱友,别到处乱说。你先回去吧。”

白芷谢过两人,拿着赏钱正准备出去,傅元君忽然叫住了她。

“对了,对面那两人,你认识吗?”

“天”字阁的鸨儿不知在什么时候退了出去,雅间里只剩那个面具人和红衣女人。

“认识,那是怡红楼的红娘,那个客人......倒是来过许多次,我没有服侍过,不认识。”

“行,去吧。”

待白芷走远了,程奕生才开口问她:“她的话,可信吗?”

“一半一半吧。”傅元君若有所思:“不过,我选择相信她。只要她不傻,就能明白她若说谎,只要我们从别处查出点别的,一定会认为凶手是她。”

惹祸上身的事,马虎不得。

原来如此。

程奕生心悦诚服。

“原来你故意说自己是警局的人,意图在此,受教了。”

“也不全是这样,”傅元君耸耸肩,“龙北那只狐狸丢来的烫手山芋,总得扔回去。”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