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怕,是爱情啊
别怕,是爱情啊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三百二十三章 无法弥补的痛

刘芹的眼泪一下落了出来,她咬着嘴唇,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我叫刘芹。”

“哦。”娄梦面无表情,“那,你请坐吧。”

母女二人面对面坐下,静默无声。

刘芹眼睛一眨不眨看着娄梦,片刻,嘴角抽动了好几下,难涩问出:“你想吃点什么?”

“不用了。”娄梦掐着手指头,不看她。

不敢想,也不忍看。

她轻声说:“我刚才吃过了。”

孟医生多体贴啊,怕她没力气面对,特别让她吃得饱饱的……

刘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她别过脸去,任眼泪无声流了好一会儿,方才稳住情绪,痛声道:“梦梦,对不起,当年妈妈也是没有办法了……”

“我知道。”娄梦抬眸看她,语气平静:“我知道你们都有苦衷。”

她说:“爸爸要传宗接代是苦衷,你要追求幸福和自由是苦衷,那我呢?”

娄梦自嘲一笑:“我是什么呢?是一个错误吗?”

有泪在刘芹眼眶打转:“对不起……我知道你很恨我……”

娄梦静了静,淡淡一笑:“你错了,我不恨你,从来都不恨。相反,我很想你。”

“你刚走的时候我太想你了,我每天在村口等你,坚信你一定会回来的……”

“村里的人都说我傻了,没有小朋友愿意和我玩,我也不想玩。我认认真真等你,只因我相信我的妈妈是不会抛弃我的,她……她一定会回来接我。”

娄梦眼睛红了,她拿手背按了一下,接着说道:“爸爸天天喝醉,天天打我,他不许我去村口等你,我就偷偷去。有时候半夜醒来,迷迷糊糊就去了,有一次,还差点被山上跑下来的野猪给伤到……”

“别说了……”刘芹只觉得心脏绞着痛,她捂住胸口,痛苦道:“求你别说了,是我对不起你……是妈妈对不起你……”

娄梦目光笔直看她:“那你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

“希望我抱着你亲热地喊一声妈妈吗?”

她凄凉一笑:“我也很想……可是我做不到。”

“对不起……”刘芹双手捂面,痛哭出声。

娄梦看着她,心里明明很痛,但脸上却一丝表情都没有。

二十年不见,她有那么多的话想说,为什么不能说呢?

为什么不让她说?

凭什么他们只顾自己的感受,凭什么!

仿佛有恶魔侵占了娄梦的身体,她目光冷冽,语气淡漠,一字一句继续说道:“后来十几岁的时候,我终于知道你离开的原因。我的心情很复杂,绝望又欣慰……”

“绝望是因为我知道你再也不会回来了……他们说的没错,你不要我了,不可能回来接我。”

“欣慰……欣慰是因为我为你高兴,你终于摆脱了爸爸,摆脱了不幸的婚姻。”

“我努力学习,想考上襄城大学……只因听说你是襄城人。”

“我真的考上了,但爸爸怕我来找你,差点让我嫁给一个傻子……我以死相逼,险些从跳了山涯……”

“那时候我就在想,我一心一意要来找你,排除万难也要来……你呢?你就不想我吗?你就不担心我的人生毁在爸爸手里吗?”

“你就不能……就不能偷偷来将我接走吗?”

刘芹说不出话来,喉咙干涩,堵得难受。

她想说她回去过,尝试过,努力过,但都没有成功……

但她说不出来,孩子那时候太小了,什么也不知道。

现在说又有什么用呢?

能弥补那些心里的伤吗?

娄梦端起面前的水喝了一口,静静看着刘芹,平静道:“我来襄城的这些年,有四处找你,但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你知道我是怎么找的吗?”

她苦笑:“放假,同学回家的回家,恋爱的恋爱,只有我一个人四处闲逛。我总是幻想在大街上上遇到你,你会拉住我,眼含泪光,喊出我的名字……”

娄梦笑出了眼泪:“可是你看……你都不认识我了……”

她缓缓站了起来,轻轻叹气:“就这样吧。我现在过得很好,找到了想要牵手一生的人,他很爱我,这就够了。来见你,只是不想让他遗憾,因为他认为你是我的遗憾,而他不想我留遗憾……”

“很绕口是吧?”

她又一次笑了起来:“这就是爱啊……就算是没必要去做的事,但只要觉得对方需要就会尽力去做。”

她说:“刚才我本来也想问问你过得好不好?但想来很没必要……”

“只有过得好的人,才会愿意忘记过去……”娄梦弯腰鞠躬:“再见。”

见她要走,刘芹忙快步上前,抓住她的手:“梦梦,就不能给妈妈一个机会吗?”

娄梦眼神悲悯:“你想要什么机会?”

“我第一次来月事,以为自己得绝症了,偷偷躲起来哭得天昏地暗……因为我想我死了就再也见不到妈妈了……”

“我第一次穿内衣是上初中后……因为不懂也没人给我讲,夏天我穿着紧身的衣服跑步……成了所有人的笑柄,后来还是老师带我去买的第一件内衣。”

“我第一次喜欢一个男生也是初中的时候,你知道哪种心情吗?忐忑,激动,害羞又忍不住幻想我们的未来……

“我遇到孟医生,我好喜欢他,你知道我有多慌多怕吗?像落水的人一样,我想死死抓住他,但又怕害了他……我纠结,我痛苦,我妥协,逃避……我差点死在了冰天雪地里!”

娄梦眼里的平静终于破碎,取而代之的是无法宣泄的愤恨:“我有那么多的第一次你没有参与,有那么多的心情你没有倾听,如今,你想让我给你什么机会?”

“我……”刘芹被问住了,她无法开口反驳一句。

“就这样了吧,我不恨你……但也不再需要你。”娄梦语气平静到了极点:“既然隔阂无法忽视,我们还是做个互不相识的陌生人吧。”

刘芹的手宛如最无力的浮萍落下,她看着娄梦跑远的背影捶打着自己的胸口。

那里太疼了,她痛苦弯腰,眼泪一滴一滴往下掉,到最后蹲下身体,痛得无以复加。

是她错了吗?

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惩罚她?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