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好甜:总裁爹地,闯进门
萌宝好甜:总裁爹地,闯进门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1451章 手臂好疼,拿不了筷子

“你?”顾深摸了摸脸,再看她急切的模样,以为她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并没有想太多。

他出去叫了医生护士来,医生检查了她的情况说是没事,顾深这才安心下来。

他拉了张椅子坐在尹沁雪身边,温柔笑道:“你别怕,你父母就在赶来的路上了,这会儿我就在这里陪你等他们好不好?”

“好……”尹沁雪虚弱的出声。

她不在乎她的父母什么时候来,她只想让他陪着她!

有他在,她是安心的,她任何时候都是安心的!

他救了她,救了她的命,也救了她的心!

顾深看着床上病态苍白的女人,总觉得这会儿看她有些眼熟,他摸着下巴,“小姐,我们以前认识吗?我怎么好像见过你?”

尹沁雪眼中浮现惊喜,他记得她!他竟然还记得她!

在高中的时候,她特意去劝说过他,让他不要总追着易家公主易筱竹,他还听了她的话的。

但是不知道后来怎么……

尹沁雪张口,正要说他们是同一所高中的,易筱竹突然走了进来,她走到顾深身边,扶着他的肩膀,“她的父母就在楼下,你要等他们上来吗?还是我们先离开?”

他们这种身份,跟人质的父母见面,总有些尴尬。

以前碰到客气点的人质父母,总会对他们千恩万谢,还非要送礼物给他们,但他们纪律森严,是绝对不能收的,推脱之间,就会比较麻烦,易筱竹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才问顾深要不要先走。

顾深想了想,最好也不要跟对方家属碰面,既然尹沁雪已经做完手术,人也安全待在医院里了,他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顾深站起来,对尹沁雪笑了笑,“小姐,你好好休息,我们就先走了。”

“不!别走,你……你们……”

尹沁雪着急的出声,甚至朝顾深伸手想拉住他。

但是顾深的右手跟易筱竹的手牵在了一起,顾深还对尹沁雪笑了笑,“现在,我要带我女朋友回去了,小姐,再见!”

他说完,就牵着易筱竹出去了。

他没有看到,病床上的尹沁雪,嫉妒的红了眼,眼白完全被鲜血沾满,眼睛里满满都是恨!

她好恨!

好恨啊!

易筱竹……她抢走了顾深!

明明他们两个是这么的不般配,为什么还是走到了一起!?

易筱竹出身军人世家一定会去参军,那么顾深跑去参军是为了她?

他竟然为她牺牲到这种程度,丢下家里的生意,跑去部队里追去她!

好可恨,简直可恨!

易筱竹凭什么?凭什么让顾深这么喜欢她,对她这么好?

还女朋友……

她就这么成了顾深的女朋友?

她不服!

她不服!

分明高中的时候,她也有压过易筱竹的成绩,她也这么优秀,为什么顾深就不喜欢她呢?

为什么!

一群人蜂拥而入,阻挡了尹沁雪看顾深的视线,她那浓妆艳抹的妈先扑到她面前哭了出来,“哎呀我的女儿啊!你怎么这么遭罪!吓死妈妈了!”

“滚!”

尹沁雪一声冷吼,看到她,她只觉得恶心!

可是她再也看不到顾深的背影了,他走远了。

从尹沁雪的病房里出来,顾深就牵着易筱竹的手,好像一直不打算放开。

易筱竹也被他这么瞎牵了半天,从医院里走出来,不少人看到他们两个,都投来羡慕的目光,甚至还有小护士从他们身边路过的时候说,“哎呀!看那个兵哥哥好帅!他身边的小姐姐也很漂亮呢!”

“这一看就是一对儿啊!”

“哎,小姐姐好福气,兵哥哥也好福气啊!”

顾深听到小护士的话,对她们回以礼貌的微笑,然后扭头对易筱竹说,“小姐姐,好福气啊!”

有他这么帅的兵哥哥男朋友。

易筱竹看着他笑弯的眉眼,心中犹如清泉淌过,也回了他一个微笑,“兵哥哥,你也好福气啊,有我这么好的女朋友。”

这句话,简直让顾深的心都飞了起来!

出了医院,他连形象都不顾的抱着易筱竹转了个圈。

就算是左手吊着,他的右手也能把她抱起来。

易筱竹拍着他的肩膀,脸红害羞,“放我下来!顾深你干什么,你的手!”

顾深笑的像个大男孩一样天真灿烂,“手没事!有你这么好的女朋友,怎么能放下来!”

以前的他从来不会想到,易筱竹答应做他的女朋友,会这么没有仪式感,甚至不怎么郑重,被她牵了手,就在一起了!

他以前准备的鲜花蜡烛气球,全都不如别人对他们投来羡慕的眼光。

他现在觉得,之前的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

易筱竹不仅仅是易家的小公主,还是他的小公主!

他会疼她一辈子的!

但是在他养伤的这段期间,还是易筱竹疼他比较多。

她每天训练完就从食堂打饭了去他宿舍吃,每次进去见到周宁,这个老鸨似的人物,总是歪在床上朝易筱竹妖娆招手,“弟妹又来了呀!”

易筱竹噗嗤一笑,立刻就看见一拖鞋朝周宁飞了过去,42码的鞋,正好糊在他38码的脸上。

老鸨周惨叫一声,捂着脸屁颠屁颠的跑出宿舍了。

他尼玛损失太大了,他是靠这张脸吃饭的,被糊烂了,以后可怎么去骗小姑娘啊!

周宁想起小姑娘,又转头回来问了易筱竹一声,“喂,弟妹!你知道彭媛那姑娘现在搁哪儿吗?”

易筱竹点头,“知道啊,彭媛她……”

顾深抢在她前头说道:“别惦记了,人家已经结婚了,嫁了个好老公,生活很幸福,你这辈子都没戏了!”

“什么?!她嫁了人了?!还嫁了个好老公!?啊啊啊啊……”

老鸨周边跑边嚎,隔着老远走廊里还回响着他凄惨的哭声,“我这颗脆弱的少男之心啊……”

顾深捏了两团棉花球递给易筱竹,“要不要堵一下耳朵?他发疯的时候会很吵。”

易筱竹接过棉球轻轻塞进耳朵里,有些同情他,“你们平时都这样,深受其害吗?”

顾深低叹一声,“可不是吗?哎,手臂好疼,拿不了筷子。”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