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祸
巫祸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二十五章 牢狱灾

知府看了眼明策,又想到这几日来不停地有宫中人来请明策入朝为官,继承政谏大夫之位,觉得自己不能够只听一个仵作的查验而治明策之罪,以防得罪了明策的同时惊扰了宫中的皇上!

“来人,再去请一名仵作查验死者的尸体!”他开口,紧紧地盯着明策。

凶手,到底会不会是这个神秘的少年?

明策见知府愿意再去找别的仵作查验尸体,心中的顾虑瞬间少了几分。

可清远唇角始终勾起一个似有若无的弧度,仿佛无所畏惧。

“大人,仵作来了!”不一时,衙役便带着另外一名仵作前来。

知府点头,看向了仵作,“你去查查那名死者的死亡时间和死亡原因,一旦有了结果立即禀告本官!”

“是,大人!”仵作应了下来,便被衙役带下去查验尸体。

同样是半个时辰时间,他立于衙门之上,“大人已经有了结果!”

“你说便是!”知府一双幽黑的眸子紧紧地盯着仵作,不知为何,此时此刻他的心中竟然不希望这名仵作得出的结论与方才的仵作相同。

仵作点头,幽幽开口,“大人,我方才查验的这具尸体的尸温尚在,看起来死亡时间应该在一个时辰左右,死因是咬舌自尽而死。还有……”

“还有什么?”知府的眉头紧紧地蹙在一起,“你尽管说便是!”

仵作继而道,“还有,这名女子身上有过挣扎打斗的痕迹,想来是死前有人逼迫她,想要对她进行猥亵,她不同意,这才……”

知府点头,不论是这两名仵作查验的结果还是清远的指证都足以让他现在就判定明策的罪行!

可是他并不愿意,不知为何,他就是莫名其妙地相信这件事情一定不是明策所为。

他良久才开口,“此案事关重大,牵涉到正谏大夫之后,本官依据现有的证据只能暂时收押明策,待禀告宫中之后方可对此案进行最后的判定。”

明策皱眉,两名仵作的验尸结果是一样的,这就说明了那具尸体是为了污蔑他而事先准备的,所以,清远应该是盯了他很久了……

一时间,他也找不出任何理由来辩驳,只好幽幽地叹了口气,“知府大人,既然如此,我愿意和李岚澈一同彻查此案,洗脱自己的嫌疑!”

还未等知府开口,清远却是笑了,这一声笑响彻了整个衙门,“知府大人,小僧认为,这桩案子的所有证据已经足够指证明公子了!就算明公子此时此刻不能够就地伏法,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也应该关押起来才是!若是让明公子自己查案,还是在证据这么全的情况下,恐怕会引人非议!”

知府一脸为难,看向了正在做记录的师爷,“师爷,你认为该如何是好?”

师爷叹了口气,“大人,之前两次明公子可以协助查案实在是因为案子的种种证据都不足以指证他,可这次……情况确实有些不一样了。无论是清远大师还是两位仵作,除了李姑娘以外,种种通通指向明公子,我倒是认为,这个案子可以等大人禀告宫中之后,再做定夺!至于明公子,便可以暂时收押在监狱中。”

“嗯……”闻言知府也只好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便依你所言,来人,将明公子和李姑娘一同收押,待案件有所进展之后,再议此案!”

“是,大人!”

“是,大人!”

两名衙役应了下来,拉着明策和李岚澈。

“明公子,李姑娘,这边请吧!”

二人也只好跟着衙役进了大牢,阴森森的气氛立刻两二人笼罩起来,饶是阳春三月,这大牢中的温度也是低的发冷,让人忍不住紧紧地缩成一团儿。

“大人,冤枉啊……我是冤枉的……”

“救救我……我是冤枉的……”

“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救救我……”

耳边不停地有犯人的哭喊声传来,那些声音夹杂在一起竟然有些不像是人的声音,反而是多了几分哀怨,就像是在地狱中被囚禁了多年的恶鬼!

衙役打开一间空荡荡的牢房,冲着二人道,“明公子,李姑娘,里边请吧,在你二人清白未证实之前,你二人便留在这里。一日三餐会有衙役给你二人送来!”

明策二人相视一眼,走进了牢房中。

“吱——”

一声尖叫声从李岚澈的脚下传来,惊得她赶紧跳了起来,躲藏在了明策身后,入目竟然是一只老鼠拼命地东窜西窜!

原来,刚刚是她的脚踩到了老鼠的尾巴!

这下,她手心简直就是捏出了一把冷汗,从她长这么大以来从来就没有见过如此肥硕的老鼠!

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靠在墙上不停地呕吐,却什么都没有呕吐出来!

明策环视这四周的环境,也不由得叹了口气,想想这几日他的生活简直就是风生水起,实在是想不到仅仅一日之隔,自己便又会被一桩莫名其妙的案子牵涉,并且证据确凿。

二人背靠着背坐在一起,那老鼠竟也不怕生,就一直在二人脚下窜来窜去,若不是二人时而用手驱赶,那老鼠定然会爬到他们的鞋面上,啃噬他们的脚趾!

“明策,你说,我们两个人怎么就这么倒霉啊?这衙门好像就看准我们两个人了,是不是我们这辈子都摆脱不了了……”李岚澈的声音有些迷迷糊糊,因为已经天黑了,却被叫到衙门中,现在更是三更半夜,一阵阵地困意冲她袭来。可是她不敢睡,她怕她一旦睡了,那些肥硕的老鼠便会明目张胆地啃噬她的脚趾。

明策此时此刻也十分困倦,可是老鼠之类的东西根本就不敢靠近他,在距离他半米远的地方就停了下来,所以他丝毫不畏惧,整个人已经进入了梦乡……

“明策?明策?”听着他平稳的呼吸,她皱了眉头,在这种地方竟然还能够睡得着,简直就是……

她睁着疲惫的双眼冲着明策那边看去,却发现所有的虫鼠蛇蚁通通在距离他半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根本没有要靠近的意思。

她的眉头紧紧蹙在一起,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的时候,突然间看到明策腰间的玉佩竟然在黑暗中泛着淡淡的光晕。

一时间,她便明白了是这块玉佩的功效!干脆转身和明策并排而坐,果然,所有的老鼠都对他二人退避三舍。

她渐渐地放松了警惕,沉沉地睡了过去……

“喂!喂!醒醒!醒醒!”

迷迷糊糊之间,突然间有一个衙役走了进来,将沉睡中的二人拍醒,“醒醒!别睡了!知府大人说了,二位被请到衙门中的时间长了怕是饿了,让我给二位送些吃食来,二位快些清醒清醒,便吃了吧!”

衙役放在地上一个食盒,掏出了几样菜肴。

明策二人睁着睡意惺忪的双眼,看着眼前的饭菜,肚子一时间竟然“咕噜噜——”地叫了出声。

衙役看二人清醒了,便说了句,“二位慢用,我便先下去了!”

望着衙役的脸,明策总觉得这个人的面部表情怎么会和清远如此的相似……

他摇了摇头,一定是自己还未清醒!

此时此刻,李岚澈已经冲着饭菜而去,正准备入口。

“别吃!”他突然间出声大喊,“这饭菜怕并不是给人吃的!”

她一时间有些惊愕,“为什么?这知府大人让他送过来不就是给你我二人吃的?你怎么说不是给人吃的?”

明策长舒一口气,眉头皱得紧紧的,“你怕是没有听说过吧?民间呢,自古就有一种说法,就是半夜三更送来的美味佳肴,是送给死刑犯的,吃了便可以上断头台了!你我二人的罪还没有最终的结果,知府大人定然不会如此断案,这饭菜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知府大人命人送来的……”

闻言,她的两条秀眉紧紧地蹙在一起,从未听过有如此说法的她,此时此刻也有些害怕了,可是肚子却一直不争气的发出“咕噜噜——咕噜噜——”的声音。

明策当然也有些饿了,眼珠子一转,他从盘子中拿出了一根鸡腿扔在了地上。

她颇为疑惑地看着他,“你干什么?就算是不能吃,扔在地上,不是给老鼠吃了?”

“我就是要给老鼠吃!”明策一双深邃狭长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地板。

果不其然,那根鸡腿刚刚落地,便有几只老鼠爬了过来,啃噬着那散发着有人光泽的鸡腿肉。

然而这样的温馨景象只是稍纵即逝,很快的,几只老鼠便开始抽搐,最后整个身体一动不动……

“明策,这老鼠莫非是中了毒?”她一双眸子有几分恐惧之色,显然她没有想过这样的方法,因为她从不知道人心竟然会有如此的险恶。

“嗯。”明策长长地叹了口气,“到嘴的鸭子飞了……到嘴的鸡腿也不能吃,以后不论是什么样的菜肴,我们也必须谨慎起来了!断断不能还没有洗清自己的清白便白白丧命!”

李岚澈重重地点头,她这一瞬间,感觉即使是明策没有变化时,即使没有那样的顶天立地,威风凛凛,也可以算得上是足智多谋。

刚刚如果不是明策的阻止,现在躺在地上不停抽搐也许就不是小白鼠,而是自己了……

“明策,你之前认识这个清远和尚吗?可是和他有什么过节?”经历了这样一个小插曲以后,无论是谁都已经无心睡眠,她索性和明策闲聊起来。

他摇了摇头,脸上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最后又坚定了些许,“我不认识,也没有听过,更别说是什么过节了。他之所以陷害策爷我,也一定是因为策爷最近混得风生水起,他羡慕嫉妒恨!”

闻言,她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声,“你别闹!你知不知道清远在长安城中的地位!别说你现在还没有成为政谏大夫,哪怕是你成为政谏大夫了,和他相处,恐怕也得礼让三分!”

“哦?”明策挑了挑眉头,“这个和尚到底是什么来路?怎么这么大的权势?竟然能够到了这等地步?”

李岚澈幽幽开口,“清远,那是长安城第一寺院卧佛寺的主持,更是长安的名僧,不论是平民百姓还是皇室贵族对他都礼让三分,就连皇上也十分喜欢听他讲佛法。所以,清远的影响力不是一般的大,今日他竟然指证你,不知道是他受人指使还是别有所图。不过,他应该不会受人指使,可是另有所图,你身上又有什么值得他图的……”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