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上风尘
雪上风尘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十四章 白雪公主

应雪看看红姐,“姐,有空吗?陪我聊聊吧,我想听你说话。”

“你家老太太安顿好了?”

“嗯,我爸给几千块钱,我请了护工。”

红姐拉上应雪的手,“出去走走吧,散散心。”

走在省城夜晚最繁华的街道上,霓虹璀璨闪烁、树枝婆娑摇曳、大饭店门前车水马龙、五星酒店灯火通明,红姐用力握握应雪的手,“就你这柔软的小手,能自己包揽所有的事情吗?”

应雪摇着头道,“不知道,试试。”

红姐又握握应雪的手,“你觉得这条马路漂亮吗?”

“漂亮,大都市的奢华气,干干净净,规规整整,路灯都很特别火树银花的,就像天上的街市。”应雪满口赞许道。

“实际上这条街,是全市最脏的街,繁华洁净背后处处是污晦不堪。看看那些一餐够你小文员赚一年的大饭店,我们脚下的排水管里流满了它们的洗菜、洗碗水和地沟油;再看看这条街上大大小小10几家宾馆、五星酒店,足足有上千个客房,夜夜爆满,无数男人女人合法的、不合法的在这交换着体.液。”

红姐随手指指饭店门口停的车,“数不尽的PH2.5在这尽情释放;还有那片全省城叫得上名的夜店,这路上的土地爷每晚不知道要接纳多少人呕吐的排泄物,甚至还有尿酸。再看你身后这个胡同口,不知道有多少阔太太、二奶、小三的狗在这拉臭臭。怎么样,脏吗?”

“脏。”

“每天凌晨4:00,清洁工队伍、洒水车、垃圾回收车,忙得不可开交,将前夜残存的肮脏、破败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把一切不该展示给世人的蓬头垢面清理得一尘不染。人们依旧对这向往、在这流连忘返,明晚再来人们眼中仍是美丽繁华,灯火阑珊。人们拿着辛苦挣来的钱,来这一掷千金,只为证明自己融入了繁华。”

“脏街”上两人的高跟鞋声,错落有致地响着,应雪没说活,她在深思红姐想同自己讲什么。

红姐轻抬手轻揽一下应雪的腰,“妹子,现实生活它强上你,你特么还真不能悲催地给它生个孩子。不管我们从事什么工作,我们的光鲜亮丽是靠自己赚来的,我们不比这条街脏。而事实上我们比这要光鲜亮丽得多。谋生的手段千万种,选个适合自己的没错。”

“红姐,你活得真洒脱。”

红姐拍拍应雪的腰,“潇洒可以,衣服却不能轻易脱。既然你今天来找姐,姐就真刀实枪地教你点看家本事。知道怎么俘获男人心吗?别说,‘肤白貌美,大胸长腿’这些是必备,但太肤浅。有深度的男人,不会像饿狼一样只盯着你的胸脯和屁股。他们更注重女人的气质、内涵。”

应雪停下脚步看看红姐,“来这种地方的人,还会关注气质、内涵?”

红姐笑笑,“夜总会看世相,世相夜总会。寻欢作乐是有的,商业应酬也是有的,排解压力也大有人在,调整心态换个活法的也不少见。总之不管顾客什么初衷,你自始至终都是你自己。这和收银、文员没本质的区别,做好自己、经营好自己,把自己做成品牌。”

应雪傻傻地笑笑,“还有品牌?”

红姐满脸认真,“你的品牌就是白雪公主,吃了毒苹果会死,所以禁忌要多。比如只喝红酒,啤的、洋的全拒;只喝酒、唱歌,全身上下都有毒,一概不许碰;不陪客人出去,咱们卖的是资本特长,不卖肉。”

应雪听红姐所言,大笑出声来,“那我还能有客人,有小费?还能给我妈付得出医药费?”

“秦淮八艳听过没?柳如是,李香君知道吗?做咱就做茶花女,要的是‘武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名妓多的是,有几个你能叫上名字的,叫上名字的都是品牌。”

应雪惊讶地看着红姐,“姐,你知道的还挺多。说深奥的话,我都有点听不懂。”

红姐摇摇头,“什么叫内涵,初中毕业你可以说我没文化,但你决不能说我没内涵。你学十年化学方程式,不如我看半年文史地常识知道的多。男人谈杨贵妃,你立刻说他是最初是寿王妃,‘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岭南的荔枝---妃子笑是因杨玉环而得名,那男人要怎么看你。”

“我不知道男人怎么看你,我现在是对你崇拜得五体投地。”

红姐淡淡笑,“这就是姐姐要教你的第一点,要多读书,文史地会比数理化适合现在的你。文化底蕴,文雅气质是内修,外修更容易一些。你那么聪明,一点就透。”

“外修要修什么?”应雪虔诚地问。

“修认知。事业线再性感,也要锁骨、脖子锦上添花;手腕轻挥加上装饰,会比只能看不能摸的长腿更吸引人;红色衣裙永远比其他颜色更吸男人眼光;当然,香水、化妆品要用天然花香的,不要庸脂俗粉。回去好好研究研究,后天上岗。”

应雪拉住红姐的手,“姐我怕!”

“怕什么,就是陪你的上帝喝几杯酒,唱几首歌而已。记住,你就是天山的雪莲,要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吊足男人的胃口,才能激起他们的征服欲,才能把手里的千金一掷给你。上岗前姐和你细讲禁忌。”

两天后,应雪被红姐打扮成“白雪公主”和睡美人、灰姑娘、冰雪女王一起等着童话中的南瓜车拉她们出场。

红姐又把应雪拉到旁边说道,“妹子,记住姐的规矩。啤酒不喝胖人毁身材,洋酒不喝真假参半醉人快,红酒多多益善美容、抗衰老、又价格不凡;烟不吸伤脏器损皮肤,药不碰沾了必死无疑。无关风月的情,不上风尘的床。有感情、有想法可多接触莫动情,床不轻易为钱上,喜欢的可以,保护措施一定要到位。”

红姐这番话,应雪真觉得眼前的只是份工作,可以延续杨翠华生命的工作。

日子七荤八素地过了一个月,这日岳小峰来给红姐送东西,红姐轻描淡写说出应雪近况,本想让表弟对应雪彻底死心。

岳小峰却完全会错意,他捏着钱包心道,白雪公主现在真做起生意来,他必须去照顾她生意!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