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之借命
阴阳师之借命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1章 色字头上一把刀

我爷是个老花鬼,听说年轻的时候就跟隔壁村寡妇滚过茅草堆,还差点让人打断了腿。

如果不是我爹还小,再加上那会儿不兴离婚,我奶指不定早就跟我爷掰了。不过自打那以后他俩还是分了房,一直都没和好。

我奶身子不行,在我十二岁那年她就去世了。谁知道没多久,我爷往家里带回来一个女人。

女人叫张清,跟我妈差不多年纪。她长得很漂亮,皮肤也白白嫩嫩的。

张清像似信佛,来的时候还自带着香炉,到家的第一天她就点上了一炷香。

奇怪的是案上也不见摆佛像,就光溜溜一只香炉,里边独香一柱。也不见张清换过香,可香火却从未灭过。

自从张清来了以后,村里就传出了风言风语,说她是小浪蹄子。

不过正应了那句老话,色字头上一把刀。我爷才把女人带回来,当天就死了。

他中午喝了些酒,上山后失足滚了下来,脑袋直接磕在石头上。等我们得到消息赶过去,我爷已经变成了一具僵硬的尸体。

当时他眼珠子瞪得老大,溅了一地红白相间的脑花……

就这样,我家当晚就挂起了白布丧幡,而在爷爷出事以后,窗台香炉里的那炷香……

灭了。

守夜那会儿我实在熬不住,想要回房睡觉,无意间却见到张清一个人呆在小屋里。

我爷的棺材就放在小屋,得放足七天才能下葬。这会儿张清站在我爷的尸体前,两只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他。

我心里认为张清应该是在伤心我爷过世,还想着要不要去安慰她几句。

只是从张清脸上的表情来看,却又不太像是在伤心。她牙根紧咬,看向我爷的眼神带着一丝埋怨,还有可惜。

我依稀听到了几句嘀咕声,她说我爷连种都没有留下。

不过很快张清就看到了我,她表情立马变化,笑着过来捏了捏我的脸,啥话没说就走了。只是她的手劲很大,把我捏的有些痛。

……

我爷去世后,村里关于张清的流言非但没有停止,反而还越演越烈,只不过其中主角却换成了我爹。

大家都说张清这么漂亮,我爹会不会爬错床。我娘为此还跟我爹大吵了一架,说我爷带回来了一个祸害。

可张清孤苦伶仃的,我家也不好意思赶她走。没办法我爹只能去村里求人,最后在我家不远处批下一块地,重新起间屋子给张清住。

我看得出张清有些不愿意,不过我娘却坚持让她搬,还说她是不是要闹到家无宁日才满意。

最终张清还是妥协了,离开的时候她双眼通红,样子很可怜,她只带了窗台上那个香炉,便之然一身的离开。

与过去不同,我发现那香炉里的香多出了一支,变成了两支,除此之外,她竟然又和我爹讨要一滴食指血。

当时我娘整个人都炸了,骂张清这个狐狸精会邪术,但我爹却像是鬼迷心窍,居然应了她,当场咬破手指就把血滴在了香炉里。

一滴血落进香炉,当即就冒起一缕黑烟,张清死死盯着那缕黑烟,眼睛里闪烁着狡诈与贪婪神采。

当天晚上我爹和我娘在房里又吵了,我隔着门听到我爹怪我娘说话太重,我娘则是骂我爹是不是被狐狸精迷了心窍。

狐狸精是指张清,就连我这么小都能看得出来我娘是在防着张清,生怕她勾引我爹哩。

谁知才过了一晚上,第二天张清又回来了。她说家里连米都没有,让我爹有空帮忙搬袋米过去。

我爹应了一声,张清谢完就走了。不过我娘却直接把手上的活计一摔,骂我爹是不是一门心思就想往张清那边凑。

两人又大吵起来,最后的结果就是可怜了我,抱着一大袋米哼哧哼哧的搬去给张清。

我到了堂屋之后没有见着她人,原本打算把米放下就走的,可回头一想,觉得还是得知会她一声。

于是我找到张清房里,却见到她居然敞着门在抹身子。

张清背对着门,屁股被我看了一个正着。就跟天上的月亮似得,她的屁股又白又圆。

当下我羞得连忙把门关上,紧接着却听到张清在房里叫唤了一声。

“来啦?”

没一会儿,房门再次被打开。我见着张清就披着一件外套,透过衣襟缝隙还能见着里边的风光。

还是一片丰满的白色,隐约有两点殷红。

我这时候已经对男女之事有了懵懂的认知,哪里还敢再看,连忙就低下脑袋。

随后,我听到张清的质问声。“王磊,怎么是你,你爹呢?”

张清的语气有些冷,不过我也没多想,径直说我娘不让我爹来,所以是我搬的米。

结果张清嘭一声就将门关上,差点还撞到我的鼻子。我觉得她脾气发的有些莫名其妙,我辛辛苦苦搬米,反倒连谢字都没听到。

没过几天,张清又来找我爹,她说家里的厨门坏了,让我爹帮忙去修一修。

这次肯定得我爹去,我也修不了厨门啊。不过我娘却把我拉到一边,嘱咐我跟着我爹,看好他的裤腰带。

“这女人就是只狐狸精,专程来祸害我们家的!”我娘十分厌恶的说到。

我不明白为啥我娘会这么讨厌张清,不过我还是按她说的追上了我爹。

我爹到的时候张清笑着迎了出来,不过在见着我之后,她脸色却突然变了,一声不吭的回了房。

厨门修起来很快,临走前我爹让我去跟张清知会一声。我过去找她,却见到她阴着脸,独自坐在房里。

“你说这臭娘们怎么老是坏我的大事!”

“都怪老头子短命,害得我的计划也跟着泡汤了!现在想要找他儿子顶替,却总有人碍事……”

“你说我要不要解决了那个臭娘们?!”

张清好像是在跟人说话,可她面前却除了一堵墙之外,啥都没有。

眼下的画面实在太诡异了,我有些害怕,于是颤声叫了她一声。

张清听到声音,突然转过头死死盯着我。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条毒蛇盯着一般,这个时候她的眼神,就跟要杀人似的。

“你在这里干什么?!”张清语气冰冷的问我。

我吓得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支支吾吾的回答,“厨,厨门修好了。”

张清打量了我半天,半响后才说了一句知道了。之后她就没有再开口,我见状不敢多留,连忙撒腿就往外跑。

回家后我娘不免又要问一大堆,在听到没事发生后她才放心,笑着去准备晚饭了。可结果老半天,我和我爹肚子都饿了,我娘却没见人影。

最后没办法,我只能跟着我爹出门找人,结果却见到我娘就在后山的菜地里呢。

“娘,你干啥呢,还不开饭?”

我大叫着跑过去,可等走近后见到我娘的模样,却当场被吓了一大跳。

我娘跪在地上,身子就像是被对折一样,头朝下,整个脑袋居然被埋在了地里!

她的手就跟鸡爪似的,刨在泥里。仿佛之前有过剧烈的挣扎,地上被抓出一道道土痕,就连我娘的指甲也翻盖了,血水混着泥土。

“娘!”

我见到我娘这幅模样,立马就飞扑了过去。就在我碰到她的时候,她身子噗通一下倒在了地上。

我娘被我们从地里拽起来的时候,她嘴里、鼻孔里满是泥巴。

我爹手忙脚乱的将泥巴抠出来,叫唤我娘的名字,可是我娘啥反应都没有。

最后我爹探了探我娘的鼻息,发现她已经没了呼吸。

我爹直接就晕了过去,我也一屁股跌在地上,感觉就连喘气都十分困难。

我娘死了?

我盯着我娘因为痛苦而扭曲了的表情,再也忍不住内心苦楚,大叫着扑在她身上哭喊。

“娘啊!!!”

我娘最后也没有救回来,送去医院的时候她就已经断气了。之后警察也来了,他们调查后发现菜地里并没有其他人的痕迹。

而且验尸报告很诡异,上面说我娘脸上有很多组织挫伤,从纹理上看就好像是……

我娘自个儿硬生生把脑袋钻进泥里的。

最后警察只能说我娘也许是得了癔症,或者是其他类似的病,她的死并非他杀。

我娘死的古怪,我家里也因此被蒙上了一层阴影。

我实在无法想象,个把月内家里居然接连出事。先是我爷走了,如今就连我娘也抛下我去了底下。

没过几天,张清却来了我家。她说我们两个都是老爷们,家里也没个人照顾,要不她搬回来给我俩做饭。

我爹不知怎么的,居然就应了下来。就这样,张清再次跟我们住在了一块儿,同时她把香炉也抱了回来。

她将香炉放在案上,就在我爷和我娘的遗像下边。当天晚上,我无意间见到她摸着小腹,对着我娘的遗像轻声嘀咕着。

“没有人能够阻止我……”

我没有听清楚张清具体说了什么,不过看着她诡异的笑容,我总觉得慎人。

而且奇怪的是,香炉里始终只有两柱细香,一燃一灭。

我从未见过有人这样供奉的,香火不都应该是逢三而供吗?更别提已经灭了香头的,谁家会一直留着。

莫名的我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接下来还会有坏事发生……

作者有话说 :…… 新书上传,求收藏。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