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江山:蛇蝎蛊妃
谋江山:蛇蝎蛊妃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三十九章 万俟凛的解释

“王爷?”司璃音小声试探性地唤道。

“怎么?”万俟凛很快答道。他的声音低哑却中气十足,俨然是清醒着的。

“难道您不罚我了吗?”司璃音极诚恳地问着。

万俟凛神色定了定,下一秒的动作却令司璃音更是捉摸不透了。

他居然直接欺身上来,伏在她的身上!

这……又是哪天新编的家法?

“要罚。”万俟凛才慢慢回答着,一双大手却已经悄然在解着司璃音的衣服。

“而且本王绝不会轻饶,是要重重地罚!”

“王爷。”司璃音假笑着,急忙抓住万俟凛为非作歹的那只手,“臣妾刚受了家法,背上有血污,怕是污了王爷的眼。”

万俟凛只一施巧力,便将他自己的手挣脱了出来。而这时,他一直捏着的那根藤条也有了大好的用处。

万俟凛用着藤条,毫不费力地就将司璃音的双手牢牢的绑在了一起,使其挣脱不得。

“哼。”他这时才轻哼了一声,颇有些得意地说着:“你这个时候知道在乎了?本王以为你是轻狂得不会在乎的。”

司璃音简直想哭了。这一码是一码好吗?

藤条粗糙,万俟凛手劲又大,不多时便将司璃音的手腕磨出几圈血色的勒痕来。

手腕一片火辣辣的感觉,司璃音却只做不察,仍满心想让万俟凛“放弃”。

“不是臣妾在乎不在乎的问题,是臣妾担心脏了王爷您的眼睛。”司璃音辩解着。

“你担心本王?担心脏的是本王的眼睛?”万俟凛动作却忽的一顿,停下来,看着司璃音的眼睛追问着。

“是啊……”

司璃音刚想说,万俟凛停下的动作却又开始了。

司璃音只听见万俟凛的语气又回到了最常见的冰冷。

“脏了本王的眼睛,本王不看你后背即可。”万俟凛无愧乃房中术圣手,不多时,司璃音身上的衣服便全被万俟凛悉数剥除,再轻飘飘地扔到了地上。

“再说,你身上再脏,本王又哪里没看过?”万俟凛轻蔑地说一句,再急切地吻了下去。

司璃音气结。万俟凛这个用强的,居然搞得一副好像是她占了便宜的模样。

司璃音面无表情地看着床顶的罗帐,碧绿的底纹上绣着精美的花纹。

是蝴蝶。五彩斑斓的蝴蝶,在绣娘的针下像是活起来了似的,司璃音看着它们在罗帐上翩翩飞着。

一只蝴蝶。

两只蝴蝶。

三只蝴蝶。

不对,方才看跳了。应该还是第二只蝴蝶。

司璃音被万俟凛粗暴的动作弄得呼吸一滞,只得又重新数起来。

司璃音数到第五十九只蝴蝶的时候,万俟凛终于向翻过她的身子,向床的另一旁倒去。

六十只蝴蝶。

司璃音慢慢闭上眼睛。她现在什么也没想,什么也不想想。

许是觉得司璃音这次太过沉默,万俟凛直起身子来,由上俯视着司璃音。

“伤口疼?”

熟悉的声音,带着情,欲过后魇足的磁性低沉。

司璃音睁开眼,看见万俟凛难得一见的关切目光。

奇了?万俟凛还会对自己这种目光了?

多半是这几天对着锦瑟抛媚眼抛的习惯了,随时在女人面前便都是一副情圣的模样的了。

但事已至此,为避免万俟凛问得更多,自己又要回答更多,司璃音便慢慢点了头。

“嗯。”

“待会儿会让丛竹送些金疮药过来。”万俟凛淡淡说着。

司璃音下意识笑了笑,直接拒绝:“不用王爷费心了。笼花已经在准备,差不多齐全了。待会儿就可以直接上药了。”

万俟凛的眉头便一皱。

“不过……王爷的好意,臣妾哪敢不识好歹地拒绝呢?臣妾多谢王爷。”司璃音便立即改了说辞。

万俟凛的眉头这才稍微舒展了一点。他躺回到司璃音身边,闭上眼,手无意识地抚着额角。

“丛竹事情也多。待会儿直接自己去书房去吧。”

“是。”司璃音急忙应着。

这句话过后,司璃音和万俟凛都没有再说话。

一时无言。

司璃音其实对这个时候的情况很了解。所以她也不打算主动开口,找什么所谓的话题。

她闭上眼睛。打算舒舒服服补个觉。

正是快要睡着的时候,万俟凛的声音却悠悠在她耳边响起。

“……锦瑟,很像我的一个故人。”

锦瑟?新晋的锦夫人?万俟凛对自己说这个干嘛?

司璃音下意识警觉,急忙睁了眼睛去看身旁的万俟凛。却发现对方依旧是闭着眼睛,手放在额上。

知道万俟凛太多事情不好,所以司璃音才会这么紧张;可是让万俟凛生了气更不好,搞不好又把方才的经历重新运作一遍。

司璃音知道万俟凛那方面能力有多强。所以一般事后,她都不会主动触怒万俟凛。

“和王爷的故人很像,想必都是沉鱼落雁,聪慧敏捷的可人儿。”司璃音便极认真地说着这番客套话。

“锦瑟也救了本王……”

万俟凛似没听到司璃音的客套,仍然自顾自悠悠说着。

一个“也”字,便让司璃音的心潮澎湃了。看来,万俟凛前些时候遇刺了,被锦瑟所救,然后万俟凛将锦瑟纳进了王府;

而且似乎若干年之前,也有一个美人救过万俟凛。

而万俟凛没将那个美人如同锦瑟一般纳进王府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那时候万俟凛还是少年。

根基尚浅,也未有建功立业,是以楚帝还没有分给万俟凛他自己的府邸。没有府邸,也就没有条件来安置心仪的美人。

而且看万俟凛此时这般悠悠怀念的模样,有可能是把锦瑟当成了那个美人,而那个美人,多半不得善终,红颜薄命。

这下司璃音不知道该说什么客套的话了。总不能还叫她说“啊真是好相似的经历啊”或者说“节哀。别想已经离开的美人,想想现在被你娶回家的锦夫人锦瑟大美人吧”诸如此类,找抽的话吧?

司璃音只能沉沉地应着“是。”

万俟凛却蓦地睁开眼,眼中精光直直看着司璃音,问:“那你觉得,本王为什么要把锦瑟接进府?”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