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个海盗来织布
拐个海盗来织布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二十四章 祝愿合作愉快

半晌过去,谁也没有再说话,饶是一旁干着急的张小囡也只是瞪着眼睛来回地转,丝毫不敢开口插一句话。隐隐的,她觉出其中的一些厉害地方出来。

“好,我出钱作担保。”男子沉吟一阵,复又严肃起来,“不过你得向我作出一个保证,如果布庄建成开业了没任何收入进账,那么一切后果将由你一人承担。”

江云倾点头:“这是自然的。”

然后,男子将手伸了出来:“既然是这样,那么我们之间就算是合作关系了,不介意握个手吧?”

“祝愿我们合作愉快。”闻言,江云倾展露出一些笑容,且是大大方方伸出了手去。

之后男子也不多作停留,直接坐船回去了草市那边。

“这就完了?”张小囡有些发愣,俩眼睛一眨一眨的,江云倾一看她那样子,忽然忍不住逗她一逗:“不然呢?你还想看什么后续发展呢?”个小丫头在旁边什么话也不说,光是用想的都能知道是给吓得说不出话。赶上就她们俩了,说的话倒是非常的不经过头脑了。

知道满肚子的疑惑急于求解,但好歹的问一点有价值的问题吧?

‘这就完了’?这算怎么回事?

“不是……我就是……我……”

“好了,该回去了,家里的俩孩子该着急了。”

“可是……那……”

“走啦!”

对于已经变得结结巴巴的张小囡,江云倾在觉得好笑之余也有一点莫名的欣慰,她虽是背叛乃至是陷害过原主,但经历过一系列的事之后颇有些改编,这些日子的卖布也好,现在的找寻也好,无一不体现出她的尽心尽力。

眼下已经没什么事可作了。

唯一要作的,便是耐心等待。

“这么早回来,是谈拢了吗?”一进门,秀兰就急急忙忙凑了过来。江云倾瞧她这火急火燎的样子,嘴角不经意地微微扬起,她辍条板凳坐下,拿了碗里一个冷透了的馒头吃一口,一边吃一边答:“是,也不是。”

闻言,秀兰有些蹙眉,原想再问具体详细些,但一见江云倾拿的冷馒头就有些生气,不由得一把夺过来:“这都冷了还怎么吃?你怎么也不等我去热一热呢?”

……冷的怎么了?这不是还能吃吗?

“我觉得挺好的,关键是我饿了。”

“可是……”

“好啦,给我。”江云倾趁着秀兰不注意,一把将冷馒头夺回来,几口吃下去。

然后,一时无话。

除了晚上的秀兰一直对自己拉着个长脸。

……

天似乎亮得特别的早,一个没留神儿,东方就已露出了鱼肚白,公鸡的啼叫也是异常清脆响亮。一层乳白色薄雾缓缓漂浮,吸一口空气,整个的一直凉到肺部。

江云倾就是在这么个清爽的早上一觉睡到自然醒的。

她先是支起了窗,再是大敞开了门,然后便生柴火作早饭,淡淡的炊烟一缕缕地飘,从个烟囱口出去,与薄雾混合在一块儿。

预备好了饭,她也不着急喊醒其他的三个,而是拿上一个冒热乎气的馒头,一边吃一边出门往霖田镇去了。

她倒是要看看,这先说了合作的究竟效率打几分。

结果……真个是让她大吃了一惊。

昨儿个站着与对方软磨硬泡了半天的地方如今已是凭空多出一座架构子,什么木工、匠工、漆工、瓦工……一应俱全。且一看便知道是一等一的好手,作出的活计一点儿也不含糊。

果然,钱是确确实实的万能,甭管在什么地方。

唉,没钱惹的祸。

“哟!您来啦?”

“您不是……”江云倾正四处的走走看看呢,忽然的一个人着急忙慌往她这赶过来,听声音觉得挺耳熟,走近了一看才知道是谁:这不就是昨天那个怎么也不肯将地方卖给她的人吗?这都用上敬语了,十之八九是上赶着巴结她的。

那她……是躲呢?躲呢?还是躲呢?

“昨天不好意思,我这是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有大量,别计较昨天的事了吧?”

有意思了,她这还什么都没说呢,怎么就是大人有大量了?还什么别计较昨天的事了。

“您言重了。”虽然心里好气,但是面上还是要保持住微笑。江云倾也就是这时候觉出来了什么是皮笑肉不笑和有钱能使鬼推磨。

抛去这些个有的没的不说,她倒是打心底里佩服那富贵商人,多亏了是提早与小妾说上了话,要不怎么能牵上这么一条线呢?

效率不需要担心了,就是赶在建成之前多多的攒钱,好买些织布所必需的东西。

因此,生活好似回归了过去一般:养蚕吐丝、织布染色、乘船去卖……循环单调却也十分的充实。

就是因为多出一个希望。

不知不觉过去了一月有余,江云倾攒下了钱,布庄也建成了江云倾亲自为其起名——云出布庄,意为守得云开见月明。

在个布庄里,江云倾兼管了算账与织布,精明的头脑加上精湛的技艺,使得她很快的赚上了第一桶金。

这点成就让她自豪也让富商满意,他乘船过来巡视过一两回,回回都是满意而归,有时带走几匹成品布去卖,赚回的钱按一定比例带回给江云倾,有时带一两个人过来给江云倾,当作给她打下手的帮忙活计。

这些帮助对于江云倾而言无疑是雪中送炭的。

这么一来自己轻松不少,秀兰与梅兰也能够轻松不少。

各自有了富余的空闲,倒是显得不习惯了起来。梅兰实在没事还能找兔子去,秀兰既是不爱这个,也是不愿意闲着,索性的主动请江云倾教她如何的识字与算数。江云倾当然一口答应下来,其实秀兰不说,她也是打算教她如何识字与算数的,最好是拉上梅兰一起,但她的年纪还小,还有些爱玩的天性,算数这么细致的活儿不适合她,她只要是识得一些字便好了,将来托她办事也能更加方便一些。

秀兰则是应当识字与算数一起学的,不为怎么帮她的忙,至少也能添一项技能,不至于多惹笑话。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