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妻撩人:总裁的心尖宠儿
媚妻撩人:总裁的心尖宠儿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8章 送你一份大礼

叶星感觉到他强烈的欲望,这是她一直渴望的,只是,想起昨天的事——

她毫不犹豫地推开他,“夜辰,我不需要你这样。”

他这是在施舍吗?像打发一个饥肠辘辘的乞丐。

夜辰没想到她会拒绝,诧异地看着她,“你不想?”

叶星笑了笑,口气凉凉,“奔波于两个女人的床上,你不累么?”

夜辰脸色一沉,眼神一下子暗下去,黑眸凝着她,一字一顿地道:“你是这样看我的?”

叶星迎上他的目光,平静道:“难道不是吗?”

夜辰显然是生气了,胸口剧烈地起伏,眼睛像是要吃人一般,冷冷地盯着她。

过了半晌,他眸中的兴味已经荡然无存,只是嗤笑道:“不累,我体力好,你会不知道?”

他这等于承认了和白彤之间的事情,叶星虽然早已猜到他们之间不可能清白,但现在得到他的承认,心脏还是狠狠地刺痛了。

两人愤怒地对视了几秒,夜辰挥手摔碎了旁边的花瓶,穿了衣服,愤然离开。

看着怦然关上的大门,叶星泪流满面,不禁怀疑:她和夜辰之间的感情,要一个孩子真的能变好吗?

此后一连两个礼拜,夜辰都没有回家,两人形同陌路。

某天晚上,叶星还接到白彤的一个消息,里面是一段小视频。

夜辰躺在床上,半身赤裸,看上去醉醺醺的。

白彤穿着性感的吊带,伏在他耳边问他:“辰,你不回家吗?叶星会生气的。”

“家?”夜辰咕哝着,笑了起来,“那里不是我家。”

叶星心如刀绞,嘴角泛起一抹苦涩。

夜辰,我们的缘分真的这么浅吗?我是不是应该选择放过你?

这天,叶星接到夜辰父亲的电话,让她去疗养院看看夜辰的奶奶,说老人家想小辈了。

叶星一向敬重老人家,立刻收拾了一番,驱车前往郊区的疗养院。

奶奶见到叶星,格外高兴,苍老的面庞开心得像个孩子。

“辰辰呢?没和你一起?”

叶星嘴角的笑变得有些僵硬,“他……工作忙。”

奶奶的嘴角垂了垂,有些生气的样子,“你别替他找借口,我的孙子我还不了解?”

叶星沮丧地低下头,掩藏住泛红的眼圈。

奶奶拉过她的手,一下一下的拍着,慈祥地说:“他啊就是个傻小子,还没有意识到你的好,今天奶奶就送你一份大礼。”

“大礼?”叶星好奇地看着奶奶。

奶奶却只是神秘地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除却夜辰的事,叶星是个十分开朗的女孩,十分讨疗养院一帮老人的欢心。

夜辰赶来的时候,看见一群老人围成一个圈,笑呵呵地冲着站在中间的叶星鼓掌。

叶星刚唱完一支歌,她眉眼本就属于浓丽那一挂的,虽不施粉脂,但一笑起来,眼角眉梢俱是摄人心魄的风情。

夜辰很少看到她笑得这么开心,竟一时有些呆住,直到夜奶奶发现他。

“辰辰,到这边来,瞧你媳妇儿的一把好嗓子!”

其他老人家也跟着附和:“小伙子真是好福气,取到这么漂亮的媳妇儿!”

叶星见到他,想到刚才唱歌的样子被他看到,一时有些窘迫,脸颊微微发热。

夜辰与叶星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有些尴尬。

他一时进退两难,竟像初恋的小儿女般的姿态。

“瞧瞧这俩娃,害羞了哈哈哈!”

饱经人生沧桑的老人戏弄起年轻人毫不含糊,夜辰不得不硬着头皮走过去,搂住了叶星的腰。

叶星下意识想躲,夜辰胳膊猛地一收,在她耳边低声道:“配合我演个戏,不难吧?”

叶星抿了抿唇,怒道:“你先放手!”

夜辰非但没听她的,反而把手收的更紧,她的身子几乎都要嵌进他的身上。

“不要用你刚碰了别的女人的手碰我,恶心!”

叶星气得想踹她,刚抬脚就被他躲开,他捏住她尖尖的下巴,勾着唇道:“老子乐意。”

“你——”叶星气得面色通红,众人面前,她又无法发作,憋屈的很。

这时,夜辰忽地在她的眉心吻了一下,故意大声地说道:“宝贝儿,不要不好意思。”

夜奶奶看的老怀欣慰,笑道:“哎呀,孙媳妇儿羞得脸都红了,辰辰,你别逗她了!”

其他人也笑着,“小两口郎才女貌,感情真好!”

夜辰内敛一笑,得意地挑着眉看了叶星一眼,叶星那个恨啊,强颜欢笑得比哭还难看。

夜奶奶在疗养院有单独的一栋套房,在她的威逼利诱下,夜辰和叶星勉为其难地答应住一晚。

一下午,他们都陪着老人家聊天,奶奶说了很多夜辰小时候的糗事,叶星虽然心情十分不爽,还是有好几次被逗得忍不住笑出来。

夜辰那张一向云淡风轻的淡漠面庞,一次次裂开缝隙,时而害羞,时而无奈,脸上罕见地蔓延丝丝红晕。

晚饭是叶星做的饭,看着她在厨房里忙活,夜辰倚在门框上,黑眸中既好奇,又透着想极力掩藏的惊喜。

“没想到叶大小姐还会下厨。”他口吻揶揄。

叶星则反唇相讥,“我经常在家里下厨。”

话外之音,他从不回家,怎么会知道她会做饭。

巧舌如簧的夜辰,被她狠狠地噎了一下,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终究没说出来。

他深深地看了她围着围裙的背影一眼,悻悻地转身走了。

晚饭后,奶奶把他们两人叫过来,递给他们两碗黑乎乎的东西。

奶奶一脸真诚地说:“这里的护士每天都给我灌一大堆补药,我可真受不了,今天的你们替我喝了吧。”

夜辰和叶星都有些懵逼,这样……也行?

反观奶奶,一脸坦率,看出他俩脸上的犹豫,顿时眼圈一红,“哎……奶奶我一个人在这儿过的苦啊,儿不疼孙不爱的,现在这点小小的要求,你们都不答应,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一头……”

夜辰和叶星同时抓住奶奶的手,异口同声道:“奶奶,您别说了,我们喝!”

说完,两人便在奶奶期待而猥琐的目光中,一口气干了“补药”。

然后,奶奶亲自送他们回了房。

“加油!”她说道,然后笑眯眯地关了门。

叶星虽然感觉到有点不太对,也没放在心上,看着房间里唯一的一张床,说道:“你睡沙发,还是我睡沙发?”

过了许久,他却没有回应,扭头一看,夜辰的神色有些古怪,有点想笑,又有点无奈。

“怎么了?”她皱着眉问。

夜辰悠哉地在沙发上坐下,笑着看她,“你知不知道刚才奶奶给我们喝的是什么?”

叶星没有多想,一脸懵懵的,干脆道:“补药啊。”

夜辰嗤的一声笑出来,“叶星啊叶星,你是蠢啊还是猪啊!”

叶星想了一下,蠢和猪不是一个东西吗?

“你少骂我!”她气呼呼地道。

谁知话刚说完,她忽地感到浑身一热,身体里不知哪个地方,像是被羽毛挠了一下,痒得不得了。

她愣了愣,看向夜辰,然后恍然大悟,“是……是那种药?”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