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宠萌妻:总裁良心不会痛
毒宠萌妻:总裁良心不会痛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十三章 他归来

言商商不知道,原来偌大海瑞集团,所有工作人员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果然高新之下是变态压榨,资本主义家都是吸血鬼!

言商商上午耽误时间没来,下午又要写报告,又要补落下的工作,纵然埋头苦干,等完成手头工作时,已经天黑下来。

她饿得肚子咕咕响,反应过来时,公司人员下班已经走了大半,言商原本就有些怕黑,之前又作死悄悄听了鬼故事,此刻反应过来,觉得哪里都有人,又哪里都没有人。

公司寂静的连呼吸都可以听见,灯光也只剩下基础照明,言商商抱着还没写完的报告在胸前,眼睛一直盯着周围,生怕窜出个什么东西来。

“还有人吗?”

她试探喊了几声,奈何没有丝毫回应,巡视周围一圈,也只剩下经理办公室的灯还亮着,但一想若是和古板经理一起下班出公司,言商商犹豫片刻,觉得还是跟鬼一起更好。

蹑手蹑脚走了几步,发现高跟鞋有些卡脚,正好周围没人看,干脆顺手脱下来,光脚走在地板上。

冰凉的地面触觉从脚下传来,渐渐精神也随之冷静。

已经快晚上九点,担心家里着急,言商商主动给母亲打了电话,电话一接通就听见妈妈嚷嚷成汤的声音,回头对言商商又是一顿训。

“翅膀硬了是不是?这都几点了还不回来!”

“我刚下班。”

言母虽然疾声厉色的,但埋怨两声最终话锋一转:“那你公司在哪呢?我让你爸去接你。”

言商商心中有些感动,正要煽情两句,又听母亲好像自言自语:“再不回来汤都凉了,小灿不喜欢喝凉汤的,鱼腥很重。”

言商商啧啧两声:“好啦,我知道啦,就你的儿子宝贝,我真怀疑当初计划生育那么严重,他是怎么出生的。”

她不过玩笑一句,不料母亲却严肃没有做声,最后像是惩罚一样让她早点回家,直接挂了电话。

言商商捏着手机愣愣出神:“这真是我妈?”真想去做个亲自鉴定。

无奈摇头下楼,却听身后传来一阵沉闷的脚步声,极有韵律的,一点点靠近。

刚刚打电话没听见,此刻听见了却觉得为时已晚。

言商商瞬间汗毛竖起来,加快步伐,奈何身后的声音反而更加逼近,她不敢回头,好在眼前就快到电梯,连忙一个箭步冲过去,正要按到电梯键时,身后脚步声倏然消失了。

“冤有头债有主,你该找谁找谁去,我也要走了,你别跟着我……嘿,脏东西退散!”

言商商双手合十念叨两声,好在电梯也上来了,门开,电梯里灯光照射出来,言商商心中踏实不少,走近电梯一转身,正看见一道黑影站在自己面前。

言商商眼睛一翻,险些昏过去。

“你……”

“啰嗦什么!”

那黑影终于不耐烦开口,声音莫名的熟悉,言商商琢磨了半晌,定眼一看,那黑影也上了电梯,高大冷峻的身影走向光明,显现出轮廓,不正是谭厉那个变态?

言商商恨不得直接劈了他:“大晚上的你干嘛跟着我!”

“附近电梯只有这一个,你脑子确定没事?”

言商商语塞,撇了撇嘴:“那你怎么也留下来加班?还是说你早有预谋,是不是想跟我回家,乘机去看小灿?”

谭厉没有说话,冰凉的目光将言商商从上到下打量一遍,最后锁定在她一双没穿鞋的白嫩小脚上。

“那你晚上不穿鞋,又是想装惨骗谁?”

“我鞋子不舒服,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我只是想告诉你,想象力丰富是好事,但过度联想生活却是神经病。”

谭厉话不多,但每次都言简意赅的,和留行云完全是两个概念,言商商的性格显然更倾向于后者,偏偏遇到的是个这倒霉家伙。

“叮——”

电梯门开,谭厉迈开长腿率先出门,剩下言商商在他背后挥拳头,却不知怎的,谭厉默然回头,正见言商商发力挥拳模样,他扬起半边眉梢。

“原本看在言灿的份上,想送你回去,但现在看来你体力似乎不错,那么,再见。”

说完头也不会离开,冷漠的背影让言商商不禁怀疑,他刚刚那番话就是故意气自己的,如果真有心帮忙,怎么会用那么傲慢的态度!

这个败类!

言灿怎么会瞎了眼看上他?之前自己还贸然向他表白,原本担心两个人相遇会尴尬,谁成想这家伙完全没放在心上,不,反而更变本加厉了!

言商商恨恨跺脚,低咒两声转身去打车。

“毛团……”

背后响起一道温软的声音,夜色迷醉,霓虹闪烁,那声音乘风飘来,钻进耳朵的时候如梦似幻,让言商商整个人都为之僵硬。

“毛团,你果然在这啊。”

见她没动,那声音又再度传来,并且比之前距离更近,言商商清晰感受到自己心跳加速,判断出身后人时,她脑海闪过无数念头,最后却是自己衣着如何,发型如何……糟了,她没有穿鞋子!

这不修边幅的模样,为什么偏偏被他看见?

言商商恨的要死,偏偏不能动。

其实对于前男友这存在,言商商以为自己已经刀枪不入了,对方如何看自己,也不应该有什么多余感受的,但自尊心作祟,总是幻想两人有一天重新见面,彼时自己光鲜亮丽,让对方无限后悔。

这样好像人生都赢了一样。

但偏偏,偏偏……

天不随人愿。

言商商深呼吸缓缓转身,正见陆以河向自己含笑走来,从前在学校时他总是一身休闲的装扮,如今不如社会换上西装衬衫,整个人英姿勃发,嘴角勾着笑的时候,好像要人魂魄一样。

他比以前更自信更有魅力,而自己……

言商商不敢想想自己此刻的模样,她只想落荒而逃,奈何转身之时,陆以河已经上前一步将她拦住。

“怎么不理我呢?”

好像情侣吵架撒娇一样的语气,像多年前一样,他对她真挚热情从没有改变,但实际呢?

她清楚记得他劈腿亲吻别人时的模样,阳光下他衣服的颜色,低垂的眉梢,细腻动人的神态……

那一树的阳光斑驳撒下来,多美好的景致,只可惜他怀中另有其人。

分手画面一闪而过,言商商冷静下忽然笑了起来,先是苦涩后是嘲讽。

也没说话,转身要走,但陆以河长手长脚的,瞬间来到她面前。

“还生气呢?我刚从国外回来,倒了时差就来看你。”

“哦,还要先倒个时差。”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