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女王
推理女王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二百二十二章:剑鱼行动(2)

“你为什么不接?”

“是啊,是啊,人家可是大美女,”李韵两眼放光,“你这样太没礼貌了。”

曹裙裙看着我们,一摊手,“你们好像忘了,我也是大美女。我对女人没有兴趣。她是不是美女与我接不接活无关。我的原则是,千金难买姐高兴,姐想接就接不想接就不接。”

“可是,这明显让你赚快钱啊,”我说,“事情明了,孙健和洪堡是认识的,为了得到她,策划了整起事件。”

“他们认不认识,还有待商榷,”曹裙裙说,“其次,你漏掉了一个人,马力,洪堡杀孙健有理由,带上马力,显然不合逻辑。再者,他很有钱,需要耍这些手段吗?孙健和肖宸虽然订婚,但这种关系并不牢固,结婚还能反悔呢。他没有理由冒险。”

“你怎知他不是个狂热分子,有些人为了爱情可以什么都不顾。”

“显然他不是,没听肖宸提吗,他在外面有好几个女人。他并不是个痴情种。突破口还是在马力和孙健的关系上,身为情敌的二人为何会同时成为劫案抢匪。”

我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们会不会早就认识。像这种故事也有很多。男方因为岳母瞧不上,假意分手,找人假扮女友的新男友,做尽岳母讨厌的事,岳母一看,还不如上一个,于是就接受了上一个。”

连李韵都摇头。“如果是那样,他们三个肯定认识。肖宸没有理由不说出来。”

“不过,也是条思路。”

“这年头,老婆不好找,耍点手段很正常。”

曹裙裙见我们都有兴趣,也开心起来。“这件事,我会稍微查一查。到时候看看,谁的推测比较接近。”

我和李韵面面相觑。

“老狐狸。”

我本以为接下来她会十分忙碌,但和李韵的对接发现,不要太悠闲。整整三天,就待在地下商城锻炼她的肌肉,一点出门的意思都没有。

“她是不是已经把事情忘了。毕竟,她认为不重要的事从来记不住。”

“我想起来了,她忘了发我上个月的薪水。”

“你才想起来?!”

“我和她正相反,重要的事反而容易忘。”李韵摸摸头。

“她有往外打电话吗?”

“绝对没有。她的手机一直放在书房,但这几天都没去过。最近,她着迷于现代搏击,已经在考虑请老师了。再这样下去,她都可以去参加WWE。”

“如果有情况,记得跟我汇报。”

第四天,我接到李韵的电话,她说肖宸一会儿就来,我赶紧梳洗打扮好,匆匆忙忙地赶到地下商城。一进门,她和曹裙裙正在喝茶。

今天的肖宸意志更加消沉。

“她这又是怎么了?”

“妈妈好像不行了,她回来就是来照顾生病的母亲。现在还在医院里,主治医师说,时间不多了,让家属做好准备。”

“她今天来做什么?”

“我刚才听见她说,事情不需要再调查,她只是来说一下。等妈妈归天,办完丧事,就回上海。看来,咱们用不着再管了。”

我一摊手。“无所谓,反正我们也赢不了。”

“她妈妈真不容易,独自抚养女儿长大,是一个伟大的母亲,”李韵说道,“哪像我,父母双全,可命运跟樊胜美一样,被全家坑。”

“父母永远是孩子通往幸福的最大障碍。”

当进行这段谈话时,曹裙裙和肖宸已经起身要走。

“下次,如果有事来安庆,可以来看我。”

肖宸莞尔一笑。“承蒙不弃。办丧礼,也要花时间。这两个月我还是在的。”

曹裙裙点点头,或许双方都了解,她们不可能再见面。二人尴尬地对视了半天。肖宸走出门,渐渐远离。

“许嵩,你来啦。很不凑巧,我要出门。你在这儿等到七点,晚上我们一起去吃牛排。”

“好的。

听到牛排,我已经走不动路了。

“她干什么去?”李韵纳闷了。

我望着她的背影,心领神会。“别追问了。”

不到六点,她就一脸茫然地回来。我和李韵都在揣测她怎么了,可不一会儿她就换好衣服,催促我们去餐厅,她已经预约了。

“现在,你可以说说,今天的调查结果吧?”我咬着牛排,喝着红酒,“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一定是去跟踪她了。”

李韵不解。“她有什么问题?”

“她没有问题。其实,这两天我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判断,但苦于没有证据。说调查也不算,我只不过打了几个电话。今天,我终于得到了准确答案。”

“哦?”

“肖宸没说谎,那么,洪堡和孙健以前到底认不认识?马力和孙健以前到底认不认识?”

“我先回答你们这两个问题。他们都不认识。但,他们又都同时认识一个人。这个人今天在医院里过世了,把秘密永远地带进了棺材。”

“她妈妈?”我和李韵大呼。

“这起案件完全是因为母爱。今天,我跟踪肖宸去了医院,用了点手段让她离开了一个多小时,我和在病床上的老太太聊了半天,她证实了我的判断。五年前,她被查出胃癌,为了不让女儿前男友纠缠,为了让她离开不成器的未婚夫,为了女儿的幸福,她做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选择,除掉他们,而且是一劳永逸。她替女儿物色了一个上好的女婿,洪堡,那是她通过婚介找到的,而洪堡对肖宸也十分满意。现在,你明白为什么洪堡要每年去孙健的坟墓吧?他感到愧疚。”

“你还是没有解释,他为什么不去马力的坟墓?”

“这就要说到马力的为人。他脾气暴躁,几次三番还动手殴打肖宸,致使肖宸堕过胎,洪堡应该对他生气更多,而没有愧疚。相反,孙健则好一点。本来,他以为只是把他们抓进去,没想到他们却买假枪,最后把命搭上。”

“马力和孙健为什么会合伙?”

“对于这点,我也一直想不通。直到今天,肖宸的妈妈说了出来,是她对二人说,如果敢抢运钞车,就把女儿嫁给他。这二人都是莽夫,居然上当了。”

李韵捂着嘴,“竟有这种事?”

“又是一个自以为能给女儿幸福的妈。”

“她很伟大,也很愚蠢。”

“你真的不打算告诉肖小姐?”

“有些事,还是不知道为好。快乐就是要知道的少,所以,思想单纯的人一定是最快乐的,”曹裙裙举起酒杯,“来,为天下父母干一杯!”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