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曲艺家
金牌曲艺家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二十三回: 雅与俗

次日天明

宇华公司,总经理办公室

“你说你惹了多大祸!”

赵胖子拍着桌子,凝眉瞪眼,气的浑身发抖。一说话,口水乱喷。

张潇涵像个霜打的茄子,在桌对面垂头丧气地站着。即便死胖的口水喷到自己身上,也不敢做声。

“张老板是多大的人物啊!”

赵胖子咧着嘴,点指着她,吼道:“我TM花了多少钱,喝了多少酒,托了多少关系,才勉强能给人家‘擦鞋’,现在可好,你差点把他爹弄死!”

“我……”

“你什么你!”

往日,因为垂涎她的美貌,赵胖子对她还算客气,但她不领情,让他怀恨在心。

现在她捅了篓子,正好公报私仇,可得好好整治她!

“我告诉你,这次你完了,而且……”

“谁完了?”

门突然被推开,张老板悠悠进来。

笔挺的西装,锃亮的皮鞋,大背头,一丝不苟,立正站好,不怒自威。

“张,张老板……”

赵胖子脸上立马阴转晴,腆着大肚子,扭搭起身,屁颠跑到张老板面前,点头哈腰,脸上挂起谄媚的笑。

张潇涵在一旁,轻哼一声,暗骂,这个死胖子!

“张老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

赵胖子呲着大牙,假笑说到,嘴角都咧到耳根了。

“哼……”

张老板吸了下鼻子,轻声说:“别责怪她了,我暂时不收账,看你表现!”

“太好啦!”

赵胖子一听,差点从地上蹦起来,连连鞠躬,就差管人家叫爷爷了。

张潇涵则十分疑惑,心说,张老板真是大人有大量,帅爆了!

“张老板,想不到您真给赵某面子!”

赵胖子腆着脸,故作感激道,可这话一出,张老板立马板起脸。

“怎么,我犯得着给你面子?”他皱着眉头,轻蔑道:“是郭班主恳求我,让我别为难这姑娘!”

“是是,感谢郭班主,感谢啊!”

赵胖子依旧保持笑容,假惺惺的抱拳拱手。

张潇涵一听这话,倒吸一口凉气,她万没想到,自己惹了祸,帮忙的,竟是自己瞧不起的小黑胖子。

看这意思,他跟张老板交集不浅!

“行啦,我就是通知一下,再见吧!”张老板面无表情说到。

赵胖子连忙点头,躬身把他送出去。

宇华虽然是个大公司,但跟张老板的企业比起来,差了太远,一般时候,顶多是张老板的助理来谈。

这次张老板亲自光临,可真是给足了郭大纲面子。

看着赵胖子那副“跪舔”的姿态,张潇涵偷笑。

可死胖子刚转过身,就立马对她横眉冷对。

“你……”

他皱着眉头,一时间被高兴冲昏头,不知该说什么。

“出去吧,以后注意点!”

憋了半天,他才说出这么句话,毕竟生意回来了,而且张老板放了话,他也就不能再说别的。

张潇涵悻悻离去,赵胖子坐在老板椅上,把脚搭上桌面,洋洋自得。

……

晚上六点,小剧场。

观众虽不多,演出却如火如荼。

张老板答应给郭大纲做新剧场,他心里更有了奔头。

张潇涵买了水果和礼品,就好像去看长辈似的,决定去感谢他一下。

到了门口,正听郭大纲唱曲儿,她也不拿自己当外人,直接进去,坐在小板凳上。

郭大纲一见她,十分诧异,都唱跑调了。

演出散场,天色擦黑,郭大纲这才下台,走到张潇涵身旁,还是怯怯的,因为之前见到她,都没好事发生。

“怎么个茬,怎么找到这来了!”

郭大纲离她一米远,说起话来,阴阳怪气的。

“这不是感谢你嘛,拿了点东西,还请笑纳!”

张潇涵立马起身,把礼品一股脑朝他递过去。

郭大纲笑了,又赶忙板起脸,故作矜持。

“你看看,太客气了,我哪好意思要啊!”

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一边说着,就把她手里的东西悉数接下。

“那个,礼也送了,感谢也说了,您就回去吧,我们散场!”

郭大纲说话倒是心直口快。

“我……”

张潇涵被这话噎的够呛,心说,故意的啊?人家拎东西来看你,你接过东西就轰人走,这叫什么待客之道啊!

“怎么?”郭大纲眯缝着眼睛,问:“你吃饭了吗?”

“还没!”

“哦……”郭大纲点点头,又问:“要不一起吃点?”

张潇涵笑了笑,心说,这才算句人话。

“好啊!”

她爽快答应。

“不过别吃太贵的啊,要是超过一百,就得你花钱!”

郭大纲赶忙说到。

这个鸡贼啊!张潇涵满脸黑线,甚是无语。

……

国都饭店,五星级超高标准。

一张小桌,两人对坐。

金碧辉煌之中,郭大纲全身不自在,左顾右盼,紧张流汗。

张潇涵则神态自若,作为公关总监,这种高档场合,是她的常顾之所。

“随便点菜,甭客气!”

她把华丽的大菜谱朝郭大纲转过去,局气说到。

“好!”

郭大纲一笑,可他一看菜谱脸色立马变了。

我的天啊,上边的菜名大多没听过,有几个家常菜,到这都被冠上了华贵的“艺名”。

再看价码,没有低于三位数的。

他倒吸一口凉气,心说,奶奶的,一道菜够自己演三天的了!

“点吧,甭跟我客气!”张潇涵风轻云淡道。

“好!”

郭大纲后脊梁都出汗了,菜价太吓人了!

虽说不用自己买单,但他平日里节俭惯了,深知每分钱都来之不易,所以不愿浪费。

翻来翻去,总算找到一个便宜的,“鱼翅炒饭”,58一份。

就这个吧!炒饭,省的点菜了,而且五十八在这算便宜的!

“我吃这个!”

他把菜谱递过去,用手指了指。

张潇涵却笑了,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问:“你,确定?”

“确定,鱼翅炒饭,很不错啊,我还没吃过鱼翅呢!”郭大纲笑呵呵说到。

“好!”

张潇涵点头,叫来服务员。

不多时,服务员用大托盘端来一个青瓷小碗,碗很小,还不如拳头大,里边是金灿灿的炒饭。

“先生,您的鱼翅炒饭!”

服务员恭敬地把托盘放在郭大纲面前,脸上挂着甜美的微笑。

“好!”

郭大纲也笑了笑,接过碗,仔细观瞧。

“哟呵!”

他拿筷子在里边拨弄半天,愣是没找到一块鱼翅!

嘿,这下他可生气了,鱼翅炒饭,里边一丁点鱼翅都没有,这不是骗人嘛!

“服务员!”

气的他狠狠拍桌子,对坐的张潇涵都吓着了。

“你干嘛呀!”她皱着眉头问到。

在这吃饭的都是富商巨贾,如果失礼,太让人笑话了。

“鱼翅炒饭……”郭大纲咬牙切齿道:“一点鱼翅都没有!”

“呃……”

张潇涵捂嘴笑了笑,无奈地说:“他们这主厨叫姓鱼,外号叫鱼翅,所以……”

“你怎么不早说!”

郭大纲皱起眉头,心里惋惜,五十块钱,就买了一小碗蛋炒饭!

这时候,服务员过来了,微笑着问:“先生,您有什么需要?”

郭大纲看看张潇涵,压下火气,无奈地说:“来两瓶可乐!”

“好嘞!”

……

三两口吃完炒饭,郭大纲仔细回味,没觉得主厨做的蛋炒饭有什么与众不同。

他用可乐漱漱口,然后一股脑咽下去,抄起牙签剔牙。

那么一小碗炒饭,哪能吃得饱啊!

张潇涵却还在看菜单,犹豫不决,因为她吃过太多好吃的,腻歪了。

“啧……哎,我说!”

“嗯?”

她抬起头,嘟嘴看向郭大纲,样子有几分萌意。

“要不,我带你去个地方,那无从选择!”郭大纲微笑着说到。

“咦……”

张潇涵一脸嫌弃,不屑道:“五星级酒店我都吃腻了,你能有什么好地方!”

“你看!”

郭大纲拍了下桌子,咂舌道:“你这人啊,最讨人厌的一点就是自以为是,五星级酒店怎么了,马路边小馆又怎么了?各有千秋!”

“切!”

张潇涵咧嘴,放下菜单,思索一会,说:“好吧,那我就屈尊跟你去看看!”

说着,她起身就走,郭大纲跟在身后,路过前台的时候,她潇洒地丢下两个字:“挂账!”

二人开车,从二环里“杀”到郊县边。

按着郭大纲的指引,左拐右拐。

终于,前面有一条小河,桥边上,有一处低矮的门房,亮着灯,打着幌子。

“桥头面馆”

四个字用油漆写在一块方正的木板上,工工整整,戳在门口。

“就这里!”

郭大纲抬手一指,张潇涵这才踩下刹车。

车子停稳,她脸色很难看。

周围低矮的民房,陈旧的路灯,跟市中心的繁华大相径庭,她有些无法接受。

“走啊!”

郭大纲呵呵一笑,下了车,蹦蹦跳跳就到了面馆里,张潇涵环顾四周,十分嫌弃,不禁撇嘴。

可是郭大纲进去了,她又不得不跟着。

里边空间不大,只能摆下四张桌子。却窗明几净,裂纹的白地砖擦的锃亮,桌上也都整整齐齐。

一见来人,穿着白净跨梁背心,肩上搭着白手巾的老大爷立马往外迎。

“哟,有日子没来了!”

“可不是嘛!”

郭大纲呵呵一笑,伸出两根手指,说:“两碗炸酱面,菜码要全套啊!”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