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雄
枭雄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二十章 醉探花

“老弟?”王默心想,“你要是早生儿子,年纪怕是比我都大。叫我老弟,是觉得我很老吗?”

中年男人见他不出声,嘻嘻笑道:“老弟,我记得你以前很胖来着,怎么不到一个月,你就变苗条了,跟个大姑娘似的。”

“你才大姑娘,你全家都大姑娘。”王默暗骂。

“老弟,别说我多嘴,男人志在四方,何必为了女人折磨自己?不就是两个女人吗?天涯何处无芳草,以你之貌,还愁没有女人送上门来?千万不要为了两棵小树,放弃整片森林。”

王默一愣:“这家伙的声音好像在哪听过……啊,我想起来了,他不就是那个陈芳姐姐要追上去揍他的人吗?这家伙是什么来头?”

中年男人见他还是不出声,不由说道:“你老弟什么时候变哑巴了?莫非你被人毒哑了?可恶!谁这么狠毒,居然敢将我们这位小帅哥弄成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你是谁?”王默陡然问道。

“原来你没哑啊。那太好了。我有事找你。”

“有事找我?”王默心想。

“你老弟到这里来,是不是想见你那两位未过门的大媳妇?我有她们的消息。”

“她们才不是我媳妇。”王默暗道。

“老弟你又哑了?”中年男人摇摇头,喝口酒压压惊,不等王默开口问,突然转身就跑。

王默原本不想追,可是他听中年男人似乎知道洪英和陈芳的下落,念头一转,便追了上去。

中年男人一口气跑了三里地,来到一座城隍庙外,就跟回家一样,直接进去了。

王默追到城隍庙外,犹豫了一下,跟着也入内。

“嘻嘻,你老弟脚力不错哇,居然能跟上。”中年男人转身笑道。

“你当真知道她们的下落?”王默目光迅速一扫,发觉没有可疑之处,略微放松。

“她们是花狐堂的弟子,我当然知道她们的下落。”

“花狐堂弟子?她们现在何处?”

“回家了。”

“回哪个家?”

“当然是花狐堂的家,难道还能回你家吗?”

王默听后,总算有所安心。

不过这个中年男人知道那么多事,肯定不是寻常之辈,他为什么要告诉自己?

莫非也是个对自己有所企图之人?

“老弟,你觉得我像好人还是像坏人?”中年男人忽然问道。

“看不出。”

“那你认为坏人会告诉你这么多事吗?”

“不一定。”

“你……”中年男人说到这里,目光移向庙外,笑道,“阁下既然来了,何必在外偷听?进来聊聊。”

下一刻,有人走了进来,正是王岷。

王默见他没有跟丢,暗暗佩服他的追踪之术。

只听王岷说道:“敢问尊驾高姓大名?”

“我就是个酒鬼,有啥大名。”

中年男人说完,又喝了一口酒。

王岷盯着他看了小会,猛然想起一人,神色微变:“莫非尊驾就是二十年前就已名震江湖的‘醉探花’无一用无前辈?”

醉探花?

无一用?

王默压根儿没听说过。

“让我喝口酒压压惊。”中年男人说道,提起酒壶又喝,就跟喝水一样,“我是叫无一用,百无一用是书生的无一用,不过我不是什么‘探花郎’,我是个酸秀才。”

王岷拱手说道:“原来真是无前辈,晚辈武当派俗家弟子,名叫……”

无一用挥挥手,或者说是挥挥手中折扇,笑道:“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谁,虽然你的武功很不错。你只需要告诉我,他是什么人就可以了。”

“这……”

“怎么?他身份神秘,你不敢说?”

“这倒不是,而是晚辈确实不知。晚辈只是奉命行事,暗中护送他离开襄阳。”

闻言,无一用用诧异之眼瞧了一下王默,心想:“这小子何德何能,居然能让武当精英子弟屈身护送,莫非是王孙贵胄?”

王默一言不发,就看他们两个说来说去,自有盘算。

“这么说,那倒是我多疑了。”无一用话锋一转,“我想借用他一会,你可答应?”

“无前辈乃正道顶尖高手,晚辈自当从命。”

话罢,王岷退出城隍庙,把王默单独留下。

“老弟,你叫什么名字?”

“王默。”

“你与花狐堂是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这怎么可能?”

“你把我打死我也只会这么说。”

无一用哈了一声,喝口酒压惊,然后笑道:“你老弟以前不是很活泼可爱吗?怎么不但变瘦了,连性格也变了。你要是还这样,那就一点都不好玩了。”

“我可不是让你好玩的。”王默忖道。

“你别怕,我无一用是个心地善良,连只蚂蚁都怕踩死的人,不会对你动粗。我只是觉得你这个人身上有股独有的气息,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人。”

“什么故人?”

“他是我见过的人里面,最有天赋的才俊。他乃名门之后,父亲曾官至吏部尚书、殿阁大学士,堪称百官之首。他虽然武功盖世,武道修为高达‘坐照’段位,但他不求名闻天下,甚至连许多人都不知道他这个人的存在。他是我最佩服的人,没有之一。”

“你说了半天,却不提他的姓名,谁知道你是不是在吹牛?”王默暗想。

“他……”无一用眼见王默一脸不耐烦兼不相信的样子,喝口酒让自己定定神,“反正他很牛气,没有人比他更牛。可惜他英年早逝,我连他最后一面都没有见着,唉……”

“原来你说的人早就死了,我还以为此人仍然健在。俗话说,死无对证,你再怎么吹牛,我也不太相信。”王默思忖。

“喂,老弟,你别不说话啊。过了今天,你以后见了我,我都未必能理你。”无一用发现自己在这个少年面前有点不像个武林顶尖高手,但又发作不起来,真是前所未有之事。

王默问道:“你想让我说什么?”

无一用道:“随便什么都行,只要你不要不出声就成。”

王默故意说道:“那我倒想请教一下,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武当派的弟子见了你,都不敢对你无礼。”

无一用笑道:“你这话有毛病。武当派是名门正派,绝不会随便对人无礼,除非有人无礼在先。至于我是什么人,我只能这么说,就算是武当派的三大长老见了我,也只能与我称兄道弟。”

王默只知道武当派大长老是岳师古,至于无一用所说的三大长老是谁,他根本不清楚。

“武当三大长老是谁?”

“冲德、冲玄、冲静。”

“冲静?我好想听说过。”

“冲静乃武当派‘丹药房‘房主,地位非同小可。”

“那冲德和冲玄呢?”

“冲德年纪最大,身份最重,已有将近十年不理武当事务。冲玄办事能力很强,相当于副掌门。”

王默想了想,陡然问道:“普明是谁?”

“普明?”无一用先是一怔,接着便神色吃惊,“你说的是雷普明?他乃武当派第一医道,曾奉旨入京为万贵妃看过病。我虽然没有见过他,但我知道他不但医术高明,还精通武功。”

“原来如此。那岳师古呢?”

“岳师古!老弟,你认识此老?”

“我不但认识他,我还和他聊过天。”

“放屁!”无一用险些爆粗口,神色惊奇,问道,“老弟,你什么时候见过岳师古?”

“反正我就是见过他,你爱信不信。”

“想不到此老还活着,我还以为他……你老弟能见到这位武当宿老,那也算是一种福气。他辈分奇高,就连武当掌门张太岳见了他,也得尊他一声师叔。”

“这么说,武当派就数他最大了?”

“理论上是这样。”

王默听后,不禁心想:“此老既然这么厉害,那我去刀剑山庄拜师学艺,肯定能成功,说不定还能成为刀剑山庄的精英弟子。”

其实,他修炼的《九阴诀》源自于《玄阴典》,乃天下四大奇功之一,高深莫测。

只要他肯坚持修炼下去,不出意外,数年之后,当可从毫无段位的普通人,晋升为“通明”段位高手,甚至有可能踏入“具相”,毕竟他体内具有一股相当于数十年内力的真气。

可是他尚未意识到这一点,加上觉得这门内功太邪门,是梅逴龙强行让他修炼的,在没有弄清楚梅逴龙的意图之前,他是不会继续专研的。

他这么做,当然是为了保险起见,免得修炼到一半,中了梅逴龙的诡计,到时候想后悔都来不及。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晚辈方才有所冒犯,还望无前辈莫要见怪。”王默抱拳朝无一用拜了拜。

无一用听他文绉绉说话,与之前判若两人,不觉笑道:“你与武当派的大长老都能聊上天,可见辈分很高,我可当不起你的前辈。你要是瞧得起我,叫我一声‘一用大哥’就行。”

“可以吗?”

“当然可以。”

“那好,一用大哥,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们再见。告辞”

说完,王默转身离开。

无一用没想到他说走就走,顿时有种被戏弄的感觉。

他本来想把王默叫住,可是话到嘴边,念头迅速转了数转,并未喊出声来,而是任由王默离去。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