鸾凤鸣之凤凰泣血
鸾凤鸣之凤凰泣血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182章 鸳鸯织就又迟疑(五)

我轻哼了声,假意恼怒道:“难道陪伴沅陵县主也是军务?”

他微怔了一瞬,吃吃笑起来,“今夜,我原本是要去军营值夜的,就是怕你生出了误会,才想着先来与你解释清楚,我与沅陵县主真的没什么,她来找我讨教武艺,我总不好闭门不见吧。”

我微微侧过头去看他,“你就没看出沅陵县主讨教武艺是假,对你有意是真么?”

侯承远目光柔和地回视着我,恳然道:“别人是何用意我不去管,也管不了,我只想告诉你,我心里从来就只有你一个,从前是,现在是,将来还是。”

他几步转到我身前,执起我的手紧紧贴在他心口,嘴角含着温暖的笑意,道:“你看,你这么大,而我的心就这么小,你早已将它填满了,岂能再容得下别人?”

他眼眸中盈满了深深的爱意,我心头一暖,握拳在他心口轻轻一锤,微嗔道:“听你这话,是在嫌弃我不够娇小么?”

侯承远以手刮一刮我的脸,宠溺地笑,“你贤惠聪颖,最难得还有一颗如月善心,得你是我三生之幸,岂敢嫌弃?你不嫌我浑人一个已是谢天谢地了。”

他的语气是这样的诚挚,生生将我心底对他仅存的一丝怨气吹拂得烟消云散,亦吹化了我并不坚硬的心,我盈盈一笑,身子依向他,他的双臂有力而温暖,紧紧将我拥在了怀中。

相拥良久,我想起方才思虑之事,犹疑了片刻,将心中所想向他娓娓道出。

“你让我娶沅陵县主?”侯承远一下扶正我,双目大睁,似是不敢相信亲耳所闻。

我回望着他,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道:“你也知道潞国公的脾气,跟你一样的倔,我实在不想看到你们父子因我反目。你若能娶了李忻颜,自己轻松不说,我也能少受些指谪。”

侯承远剑眉一蹙,举手轻抚着我的脸颊,道:“我答应过你,今生今世只娶你一个,我岂能让你受此委屈?”

我轻叹道:“可你也答应过我,绝不会因我而累及自身的功名前程,以我的出身,又是许过人的女子,你若娶为正室,非但不能为你带来荣耀,只会让你沦为别人的笑柄。”

侯承远道:“在民间,女子改嫁乃是平常事,就连皇上的姐妹中也多有改嫁者,也并未见有何不妥呀。”

我无奈道:“你若只是一介蝼蚁草民,旁人自然不屑对你评头论足;我若是公主之尊,自然也无人敢出非议之言,说来说去,终归还是那句话,尊卑有别。”

侯承远亦显得有些无奈,口中却道:“头先我还在喜你为我吃闷醋,可刚才听了你一席话,我又不知该喜还是该忧了。”他挑起我的下巴,深望向我的眼睛,“你如此的大度,倒是能赶上当今长孙皇后了。”

“皇后娘娘福泽深厚,母仪天下,我怎敢相提并论。”我轻挡开他的手,别过了头,幽幽一叹,“说实话,哪有女子心甘情愿与别的女子分享自己丈夫的?不过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罢了。”

侯承远静静看了会我,牵着我坐到榻边,道:“你呀,就爱瞎操心,你知道沅陵县主一定愿意?世间男女无不追求两情相悦的情爱,你让我娶沅陵县主,不是害了她么?”

我轻轻颔首,侯承远言之有理,我只考虑了自己,并未想及李忻颜的感受,况且,她是金枝玉叶,不见得就愿意与我当这个姐妹,现在想来也是我一厢情愿了。

侯承远搂一搂我的肩,道:“好了,别多想了。听紫彤说,你晚膳没用多少,饿了么?”

我摇摇头,“不饿呢。”转过头去望了眼窗外,见夜色已深沉,道:“你不是还要去军营值夜么?天色不早了,快些去吧。”

感觉他搭在我肩头的手加了一把力,低头亲一亲我的脸颊,轻声在我耳边道:“我今夜不想走了。”

我身子几乎是一僵,呼吸一下变得急促,脸颊烫得像火烧一般,脑袋木木,茫然地侧头看他。他含笑凝注着我,眼中点点泛出桃花,如水轻漫,层层将我包裹在其中。

两人对望了半晌,见他眉峰渐渐隆起,“你不愿意吗?”

我深呼吸口气,定了定心神,轻声道:“名不正,言不顺,我不想这么随便就把自己的……”说到此处,只觉羞涩难当,再说不下去。

侯承远眼中有失落之色如流星一闪而过,唇边仍凝着笑意,语声微有了沉意,“不打紧,我们来日方长。”

看着他略显失落的眼神,我想起这么多年他的等待,他的付出,心中一暖,凑上去在他脸颊上轻轻一吻,含着丝笑道:“我早晚都是你的人,我也相信你绝不会负我。”说着,扭头指了指敞开的窗户,羞涩道:“去把窗户关了。”一面伸手去解自己的腰带。

他忽然握住我的手,恳然道:“你说得对,名不正,则言不顺,我知道府中已有人在背后妄议你的是非,刚才我已命人重责了他们,我不能因我的一时私欲再让你受人非议,我要你名正言顺地做我的女人。”

他如此顾念我的感受,我不由得满心感动,伸手环抱住了他,两人静静相拥而坐。偶尔,有风从窗户吹进来,带着淡淡的幽香,细碎的轻语在风中回荡。

尚在半梦半醒之间,恍恍惚惚中似乎有急促的敲门声传来,我从被窝中半探出脑袋,揉了揉惺忪睡眼,随口问道:“谁呀?”

只听屋外一个声音应道:“是我,紫彤。芸儿姐姐,你起了吗?”

冬季的晨间最是难起,我躺着没有动弹,懒洋洋道:“还没起呢,有事吗?”

紫彤道:“刚才负责照看星璇的下人来报,说星璇有些不妥,请姐姐前去看看。”

我一听是星璇有事,睡意立时全消,忙翻身坐起,“妹妹稍待,我马上起来。”急忙扯过衣裳快速穿好,草草收拾了仪容,携了紫彤匆匆去看星璇。

不知是何缘故,一向雍容娴静的星璇,今日分外的焦躁,尖利的双爪紧扣着鹰架,伸展着双翅,仰头向天鸣叫不停,声声凄厉幽怨,出现如此情况还是头一回。

作者有话说 :新文《华夏之此夜永寂待月明》正龟速更新中,题材是首次涉猎的仙侠奇缘,有不足之处还请多多见谅。谢谢大家~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