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录
异闻录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一百三十章 秦淮祟影(十一)

我一下子明白了,几步绕过那棵树,地上有一串脚印,树杈里架着一个人偶娃娃,血红的嘴开合着“咿呀咿呀”含糊不清。我心里懊恼,先入为主地认为李文杰就在树后,却没想到“借物传形”这一层,就这么白白放他跑了!

“借物传形”属于幻术的一种,源自于“玉女喜神术”,施术者利用自己的血远程控制人偶做出完全相同的事情。简单来说,血涂在木偶哪个部位,就能做出施术者正在做的事,最远距离是四十九丈。古代心术不正的术士,利用这种法术坑骗百姓,借此招摇撞骗获取私利。两晋时期被明令禁止,通晓此种法术的术士要么被杀,要么隐姓埋名,渐渐演变成了魔术戏耍,现今国内只有三个著名魔术师会使用。

按照“借物传形”的法门,李文杰肯定是边走边说,此时已经远在一百五十米以外。夫子庙格局错综复杂,找是找不到了。

我憋了口气跳进河里,按照第一次落水的记忆游过去,果然看到隐隐亮光。包裹月饼的发蛹架在人骨堆上面,魃被一根竖起的骨茬穿透,眼眶兀自流着絮状物,早已死了多时。

骨架里还有一个开了盖的小箱子,里面放着一把古玉钥匙,正是这玩意儿放着光,看来就是李文杰所说的任务目标了。

这个场面多少有些恐怖,我肺里气不多了,扳着骨架拿到钥匙,拖月饼上岸,用军刀割开发蛹。

月饼闭目沉睡,伤口居然痊愈了,脉搏正常,心跳平稳。我摸不清门路没敢乱弄,正要翻开月饼眼皮看看瞳孔,月饼忽然说道:“不许人工呼吸。”

月饼冷不丁这么一下子,差点没把我吓得直接跳进河里:“你丫诈尸前能不能先打个招呼?”

“南少侠,你的脑子有时候真是让我无语。”月饼摸着脖子从发蛹里坐起来,“李文杰明明用了借物传形,你居然没反应过来。”

我这下子奇怪了:“你怎么知道的?”

月饼扬扬眉毛:“我在发蛹里恢复得很快,耳力比平时灵敏很多,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就是没法动弹干着急。”

“也就是说,你早就醒了?”

“嗯。”月饼老老实实点着头,“大战一场累了,多歇会儿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这才觉得全身酸痛,累得肌肉直哆嗦,索性坐在地上:“他说的话你有什么看法?”

“懒得分析,只有两种选择,”月饼把那堆头发卷起来扔进河里,抱起李念念扭头就走,“一是放弃任务,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二是继续任务,百折不挠,水落石出。”

我掏出古玉钥匙摩挲着,摇头苦笑。

有些路,开始走了,无法回头。

“月饼,咱把李念念送医院?”

“当然是宾馆!两个大男人,抱着一个昏迷的美貌少女进医院,估计会有热心群众报警吧?”

“咱们抱着她回宾馆就没热心群众了?”

“总不能扔这儿吧,”月饼挺了挺脊梁,“我一定把她治好。”

为了不太扎眼引起麻烦,进宾馆前我和月饼一左一右架着李念念,偷偷摸摸往电梯溜。好在服务员后半夜也是困了,趴着打盹儿压根没注意。我们做贼一样把李念念带进屋,往床上一放才算是松了口大气。

“她要是一直醒不了,咱不能守一辈子吧?”我还是第一次和女人共处一屋,尤其是躺着的女人,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南瓜,君子色而不淫。”月饼拿着根烟却不点着,估计是怕熏着李念念。

“你哪只眼看见我色了?”我拿干净衣服去洗手间换着,“要不是我,你十有八九还在发蛹里追忆过往。”

“李文杰说的找到魃可以长生那个事儿,估计是说发蛹的这种功能,而不是真的长生。”

我换好衣服出了洗手间:“裹在头发里就算活一万年,还不如死了算了。”

正说着话,李念念直挺挺坐了起来,眼神呆滞地左右张望,目光停留在我和月饼身上,突然眼睛一亮,双手在衣服上胡乱摸着,面色越来越惊恐,嘴巴微微张开,憋了几秒钟,才发出声嘶力竭的叫声:“救命啊!臭流氓!”

这玩笑开大了!

月饼脸红得像快猪肝,两只手摸着裤子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满脸堆着笑结结巴巴道:“我……我们……”

“滚开!别碰我!”李念念往床角一缩,甩起枕头砸了过来,“快来人啊!”

我被枕头砸了个正着,耳膜几乎被李念念的声音刺破,心里叫苦不迭,也不知道宾馆隔音效果怎么样?这要是招来了警察,跳进秦淮河也洗不清。

人慌无智,我抱着枕头,想一把闷住李念念让她别出声的心都有,至于会不会失手闷死就不在考虑范围内了。

还是月饼反应快,运足气咬牙瞪眼:“闭嘴!”

李念念惊住了,半天才回过神:“你……你们要什么我都给,包里有钱、银行卡、手机,密码是我的生日。求求你们放我走,我不会报警!”

“这是你的么?”月饼从背包里摸出那双绣花鞋。

“是……”李念念抓着被子把自己裹得严实,“下午在夫子庙买的。”

“谁卖给你的?”

“天下文枢牌坊底下的照相摊。”

我隐约捕捉到一条线索:难怪能从相片墙里找到线索,或许那个老板就是李文杰。

月饼摆出一副“如果这个世界还有一个人值得相信,那就是我”的认真表情:“我们真的没有恶意,请相信!请把下午买鞋的经历说一下,这很关键。”

也许是月饼特真诚的帅脸起了作用,李念念居然点了点头,讲了买鞋的经过——

李念念是无锡人,考到南京财经大学,今年刚上大一。下午约了闺蜜到夫子庙刷小吃,结果闺蜜临时有社团活动,她本想改天再来,想想团购搞活动不吃可惜,就自己去了夫子庙。

路过那个照相摊,她偶然看了几眼,老板忙不迭地推荐拍张照留念。李念念没什么兴趣刚准备走,老板拿出鞋子,说了句“绣花鞋真好看”。她心头一阵模糊,有种特别熟悉的感觉,糊里糊涂穿鞋试着大小正合适,就掏钱买了。

剩下的事情,李念念什么都不记得,再清醒过来就躺在宾馆里了。

当着李念念的面不方便说,我和月饼根据这番话暗自分析,估计是表情挺凝重,李念念又害怕起来:“你……你们到底是谁?”

我想到一件事,拿起手机点开微信,给李念念发了个红包:“看微信。”

李念念警惕地瞪着我,从包里摸出手机紧紧攥着,偷偷瞄了一眼。

我又发了一个红包:“第一个红包8.88,第二个红包88.88,我发的。”

李念念的嘴巴又张成“O”型,惊诧中不忘收了红包,随即满脸兴奋:“你是羊叔?你是活的?真有南晓楼?那你一定是月无华了。我的天啊!”

我和月饼尴尬地点了点头。

“啊!”李念念从床上跳了起来,惊叫声再次刺入我的耳膜,“月饼……月饼,好帅!你的头发怎么这么短?你不是斜刘海么?你真会蛊术?哇,果然一米八多……送我一枚桃木钉作纪念好不好?我要和你合照发朋友圈!”

李念念语无伦次地激动着,月饼手足无措地傻站着,我满心失落地郁闷着……

难不成我是隐形的?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眼瞅着李念念都要冲月饼怀里了,我干咳一声:“小李啊,跟你说个事儿。”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