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录
异闻录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自动购买下一章
打赏

第三十七章 烟鬼(七)

“敢情这是有去无回啊!”我心里一哆嗦,后悔这个决定。只要那个受伤的哥们儿没什么事情,我也就能活得好好的,何必要去什么白骨温泉?不过想想万一那哥们儿将来再有个溺水、火灾之类的三长两短,我岂不也跟着一命呜呼。生命掌握在别人手里的感觉确实不好受,说什么也要进去看看。

这么想着,心里多少踏实了些,才发现一个走神的工夫,白雾已经越来越浓,稠厚的雾气几乎静止不动,每走出一步,都能感觉到雾气像是凝固的牛奶,我如同掉进了一个巨大的牛奶缸里。

除了雾气什么都看不见,踏在草丛里,“咯吱咯吱”的碎裂声从脚底响起,这种感觉既像是瓷片被踏碎,又像是满地都是人的骨头被我踩成碎屑。

我蹲下身,摸索着捡起一块被踩碎的东西,圆圆长长的,稍微用力一捏,就变成了一团碎渣,略带石灰味道的粉末钻入鼻腔,刺得痒痒的,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刚才捡起来的东西,应该是一截骨头。想到这里,透过浓雾,我仿佛看到了遍地都是白森森的人骨,乱七八糟地堆放着,掉了一半脑壳的骷髅头敞着空洞的颅腔,黑漆漆的眼眶里“窸窸窣窣”爬出一只猩红色蜈蚣,又从鼻洞里钻了进去。

可怕的联想让我犹豫了,我停住脚步,正琢磨着是不是要原路返回,忽然听到了急匆匆的脚步声。

“南君。”白雾深处闪出一道模糊的身影,月野跑了过来。我松了口气,又向她身后看去,月饼不在。

“凡到来者,赤身入泉,心恶者亡,心善者生。”

我仔细琢磨着这句话,很明显,如果心中有恶念,自然就变成了亡魂,反之才能洗掉烟鬼怨咒,活着走出去。

可是恶念和善念的定义是什么?

正犹豫间,随着“窸窸窣窣”的脱衣声,我看到月野居然从容地脱下了衣服,赤裸着丰满性感的身体,一步步走进温泉。

“既然是到来者都要洗,我也不能例外啊。”月野踮着脚尖轻轻试了试水温,又快速缩回,终于躺进去,“水有些烫呢。”

修长的小腿,美丽的大腿,浑圆的臀部,腰间完美的曲线,慢慢蹲下,长发在水面上浮起,从水中探出手对我招了招,水花中偶尔露出胸前一抹圆翘的白。

“南君,下来吧。”

活色生香的画面让我喉咙发干,我使劲咽了口吐沫,喉间发出“咯咯”的声音,全身燥热难耐。

“你们中国人是不是不习惯在别人面前脱衣服?那我转过身好了。”月野像条美人鱼,划开泉水,游到对面背过身。

我还在犹豫着,胸口却又感觉到那种被紧攥后的疼痛,有个什么东西似乎要从肺里脱离,冲进泉水中。我疼得捂着胸口,摸到奇怪的凸起。连忙解开衣服一看,我的胸口竟然长出了一张模糊的人脸,抬头看着我,咧嘴一笑,又缩了回去。

身体异变的恐惧让我忘记了羞耻,手忙脚乱地脱了衣服。虽然月野看不到我,但我还是捂着该遮住的地方,扭扭捏捏走进温泉,离她远远地坐下。月野轻轻捧起泉水,微扬着头,泉水顺着额头滑过脸庞,沿着细长的脖子流回泉中,洁白的皮肤腾起盈盈蒸汽,晕出一团团柔软的粉红色。

月野全身没入水中,又忽然跳起,赤裸的上身颤动着致命的诱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我实在不敢看下去了,老老实实坐在温泉里,眼睛不知道往哪里搁,只好低头看泉水。黑色的温泉水一点没有阻挡住我的视线,我清晰地看到了泉底的景象!

这无比恐怖的一幕让我终于明白了白骨温泉名字的由来!

在泉底,满满的都是白森森的完整骷髅,每一个骷髅都大张着嘴,颌骨和上颚的角度几乎突破了人类肉体的极限,显示着死前忍受着多么大的痛苦!

我立刻想到,这些骷髅上的血肉,一定是融化在温泉里。也就是说,我正在一锅人肉汤里面泡着!

正当我手忙脚乱往岸上爬的时候,泉水产生了奇怪的变化,从泉底的骷髅缝隙中,大片的水泡涌出,在水面聚集,“啵”地爆裂,水温骤然升高,烫得我几乎无法忍受。我抓住岸边的石头,正要挣身跃上,忽然想起月野还在泉中!

静静的泉水飞快地升起人形烟雾,又带着凄厉的惨叫被吸入骷髅中,我根本看不到月野在哪里!

“月野!”我着急地吼着。而此时泉水急速沸腾,高温带来的痛感让我全身麻痛,血肉都要被烫掉,融化在泉水里。我心中大骇,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忽然腿被抓住,把我拖进了水里。

泉水带来的浮力让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向上漂着,可是脚下拉扯我的力道偏偏越来越大,直接坠到泉底。身下全是触目惊心的骷髅,我呛了几口水,勉强睁开眼睛,泉水的温度已经达到了我所能承受的极限,我拼命向上挣扎。

而此时我也看清楚了,拽着我的腿的,是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全身已经被泉水烫烂,根本看不清楚模样,但是那头长发,还有脖颈处仅存的一块完整皮肤上的那颗小痣,让我立刻想到这是谁了!

我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用力蹬着湖底,踩碎了几具骷髅,脚底好像还被碎骨渣子扎破,一缕鲜血漂在水里。不过我倒是借助这蹬力重新跃出水面,大口喘着气,抓住岸沿拼命地爬上岸,全身已经被泉水烫得红肿。我瘫坐在地上,看着湖底那个血人,脑子如同刀割般疼痛。

月野被烫烂了?

“月野!”我几乎疯了般吼道,爬到温泉边上,向泉底望着。

“哗啦!”伴随着巨大的浪花,月野从泉底站起,皮肤完全被烫掉,爆裂的血管不停地涌着暗红色鲜血,一条条青筋像蚯蚓紧紧扒住肌肉,而她的脸,已经被烫得只剩下残留着几块碎肉的骷髅。

“你爱我吗?”她慢慢向我走来,眼眶中淌出一汪浑浊的黄色液体,眼仁缩成了花生大小。

“如果爱我,可以陪我一起留在这里吗?”她又走近了一步,肌肉一块块地掉落,“我们可以摆脱生命的限制,就像他们一样,永远在一起,这不是很好吗?”

这个恐怖的场景让我胃部抽搐,忍不住想吐。可是月野的声音中偏偏透着让我无法抵抗的诱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